te
览潮网> 热点> 牟善波:坚守在“蚊虫王国”的通信守护者

牟善波:坚守在“蚊虫王国”的通信守护者

“我们虽身处在祖国最西北的最后一块土地,但因为有电信所长牟善波的坚守,我们现在这里网络信号特别好,谁家遇到通信问题他有求必应,有了网络现在我们用手机购物也特别方便!”新疆哈巴河县185团村民刘国庆说道。村民刘国庆提到的牟善波是中国电信新疆阿勒泰公司的一名普通电信员工。2010年,他来到中国电信新疆哈巴河县185团电信所工作,是这个电信所里唯一的所长,也是唯一的员工,在近900平方公里的维护区域内,牟善波秉承兵团人不怕吃苦的精神,服务着11个连队、3000多户人的用网需求,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团场的网络维护任务,一直奋战在这条阿尔泰山下的通信之路上。

(哈巴河县夏季周边芦苇荡蚊虫遍布)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185团位于中国最西北的哈巴河县境内,与哈萨克斯坦接壤,这里也是额尔齐斯河流入北冰洋的出境口,河岸两边芦苇成片、沼泽密布,常年蚊虫肆虐,这里也被誉为世界四大“蚊虫王国”之一。据相关数据显示,每年的6月到8月底这段时间内,这里蚊虫密度高达每立方米1700只,蠓虫3500只,一巴掌就能拍死100多只蚊虫,最要命的是这里蚊虫剧毒、剧凶、剧狠。土生土长的军垦第二代牟善波,每天与成群结队的蚊子、厚厚的防蚊服和防蚊面罩为伴,已成为了他工作的常态,十三年来,他一直是“蚊虫王国”的网络守护者,从未停歇。

(一巴掌下去能拍死上百只蚊虫)

“每年夏天是我们这蚊子最多的地方,有时候高空作业或者抢修,不方便或者来不及的时候,就会被咬一胳膊的包,那感觉无法形容,火辣辣的。”牟善波撸起袖子,胳膊上一片片被蚊子叮咬的红肿大大的疙瘩,有的疙瘩已感染流脓。“苦是真苦的,但是这里的网络必须有人来维护,这么多年来我也习惯了这里,这就是我的使命了,只要用户满意,我就满足。”牟善波笑着说道。

185团呈“一”字型沿阿拉克别克河分布在86公里的边境线上,每个夏天,牟善波都要在这条线上来回穿梭。“三个蚊子一盘菜,十个蚊子咬死牛”,按每平方米1.7万只蚊子计算,牟善波一天,就要经历近150万只蚊子。维护面积大、维护距离远、巡检业务多,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已是常态。

(牟善波日常在边境线上巡检)

千里团场、师徒父子。儿子大学毕业后,牟善波鼓励他回到185团,在电信岗位父子并肩作战,从此蚊虫王国的路上多了一抹年轻的“电信蓝”。然而事与愿违,2020年牟善波年仅23岁的儿子突然因病去世,巨大的人生变故并没有压垮牟善波身上的责任。第二年,牟善波又在团长招聘了一位员工,带着新的员工,牟善波依旧扎根在这里,为185团的电信网络奋斗着。

(牟善波与他的徒弟在蚊虫最密布的地方进行信号维护)

他说:“在工作岗位上坚守13年,能为这里的人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我无怨无悔、无比光荣!” 

(牟善波日常在边境线上巡检)

“我们这里的通信网络越来越好,现在去医院看病也能像大城市一样实现手机缴费、线上挂号及医保结算了,电费、话费、燃气费手机一点就能交,真是少跑了不少路。”185团当地居民杨玉婷说道。在牟善波的努力下,185团的数字生活之花遍地落成,智慧医疗、数字服务,逐渐走入西北之北。现在,185团家家有宽带,户户可网购。在西北第一连生活的团场职工,也因“蚊虫王国”“北湾边防连”等旅游名号带来了文旅收益,通过网络直播线上销售无皮瓜子、黑蜂蜜、干蘑菇等特色农产品。

岁月不改人生滚烫,蚊虫王国里的巡检之路很枯燥、网络工作很平凡,这里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但牟善波这一份不曾被看见的坚持,成就了185团职工的幸福。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