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从新冠病毒到火星样品,我们该注意什么

从新冠病毒到火星样品,我们该注意什么

北京时间2月27日消息,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造成的肺炎(COVID-19)疫情仍在蔓延。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各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等公共卫生组织,以及众多大学和研究机构都在研究这种病毒,监测其引发的疾病并研究可能的防治方法。

但是,让我们放松一下,暂时把目光投向我们的星球以外。在科幻小说中,一个常见的场景是探险者将太空任务中采集的样品带回地球,而这些样品中携带的生物可能对地球脆弱的生物圈构成危险。这种危险可能是偶然的意外,也可能是蓄意为之。

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预算要求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对采集火星样品返回地球任务的支持。这将是一个主要由机器人完成的计划。如果这些样品被证明是危险的,并且具有传染性,那将会有什么后果?从COVID-19和其他主要传染性疾病中,我们是否可以学到一些教训,指导未来对待火星样品的方式。

1973年,卡尔·萨根(Carl Sagan)发表了《宇宙的联系——外太空的视角》(The Cosmic Connection - An Extraterrestrial Perspective)一书,对火星可能具有的病原体提出了如下观点:

“正因为火星是一个对生物有着巨大潜在利益的环境,因此如果火星上存在的病原体,或生物,被运到地球环境,就可能造成巨大的生物学损害——一场火星瘟疫,类似于威尔斯(H。G。Wells)的《世界大战》(War of the Worlds)中的情节,只不过反了过来。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一方面,我们可以说火星生物不会对地球生物造成任何严重的问题,因为火星生物和地球生物之间在45亿年里没有任何生物学接触。另一方面,正是因为45亿年以来没有这样的接触,我们可以说,地球生物没有进化出对抗火星潜在病原体的防御能力。这种感染的几率可能很小,但一旦发生,风险肯定很高。”

一无所知的情况

如果这种感染真的发生了,会发生什么?约翰·鲁梅尔(John Rummel)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搜寻地外智慧生物”(SETI)研究所的资深科学家,在1986年至1993年和1997年至2006年间担任过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行星防卫官”。他认为,在思考这一问题时,目前与冠状病毒有关的担忧气氛或许能带来启发。

例如,目前可用的新型冠状病毒诊断测试并不完全准确,而且感染者可能在感染一周之后才会出现症状。在地球上,病原体的感染可能会受到季节变化的限制,但这对外星来源的疾病载体不一定适用。

“我认为,火星样品采集工作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采取预防措施,” 鲁梅尔说:“这同时也是我们讨论火星生命时所面临的挑战。”

多种观点

对于如何将火星样本带回地球,科学家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观点。但是,这种计划中基于对生命和生物危害严格控制和检测的预防措施,与通过其他方式在样本或火星其他地方发现生命的可能性是相容的,因为仍然允许样品返回地球。

“如果有人在样品中发现了生命,那他就很有可能在封闭的环境中研究它,”鲁梅尔说,“这么做的缺点是,相比对火星上的生命视而不见,(预先建造封隔设施)要昂贵得多。”

正如“行星保护独立审查委员会”(PPIRB)最近提交给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报告所述,这种方法需要预先开发一个专门用于分析和测试火星样品的处理设施。鲁梅尔表示,如果出现某种类似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那其他任何防范设施可能都无法及时可供使用,也无法满足清洁度要求,确保任何来自火星的生物样品来到地球后不致造成损害。

预防措施

地球上出现了一种新型流行病,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应该采取行星间的预防措施?凯瑟琳·康利(Catharine Conley)从2006年到2017年11月担任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行星防卫官”。她说:“与历史上的传染病流行一样,目前正在传播的冠状病毒是又一个例子。人类与很少接触的环境相互作用,并将携带的东西广泛传播之后,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新冠病毒的例子说明了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

“就火星探索而言,如果地球生物被运送到火星,则很可能会给未来的居民带来麻烦,”凯瑟琳·康利补充道,“如果火星上有生命存在并被带到地球上,那它更可能对环境造成影响,而不是成为一种致命的人类病原体,比如最近发现的使格陵兰岛的冰变暖的藻类。”

然而,如果火星上的生命与地球生命存在联系,“那就很难把它们与地球上的污染区分开来——而且,就像跨物种传播的疾病一样,它们也更有可能影响我们,”康利说道。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