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33年来首次停办,MWC不展出的才是5G“真面目”

33年来首次停办,MWC不展出的才是5G“真面目”

5G最大的价值不在技术和产品的较量上,而是在对各行各业的改造上,在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上。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今年的MWC(Mobile World Congress,全球移动通信大会)取消了。

这是MWC举办33年来首次停办。

回顾MWC 2019,小米在MWC上发布了首款5G手机;华为除了展出5G手机,还推出了首款折叠屏手机;OPPO在“拍照更清晰”上大下功夫,推出十倍混合光学变焦技术;vivo推出全屏指纹识别技术;诺基亚展出“五摄”手机……

各厂商纷纷选择在MWC上“放大招”,是因为MWC被誉为“全球移动通信界的风向标”,也被看作是科技界的盛会。MWC在2月举办,5G手机是主角。

随后,3月韩国和美国就相继宣布5G商用,中国工信部也在6月正式宣布5G商用。此外,不少消费者通过MWC了解到折叠屏、VR头显、云游戏等新鲜的产品,而这些产品也无一不成为2019科技界的焦点。

但眼花缭乱的新品,并不是MWC的全部,“部长级会议”(Ministerial Programme)也是MWC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部长级会议是为来自世界各地的部长、监管机构、国际组织和首席执行官组织的论坛,主要讨论移动通信的发展趋势以及政策走向。

虽然部长级会议不如展会“炫目”,也容易被普通消费者忽略,但却更能从更深层次上反映移动通信技术发展给社会带来的改变。虽然我们在讨论5G时总不免关注新鲜的产品,但从这两年的部长级会议中可以看出,“数字经济”才是5G时代的重头戏。

5G的精彩在“后头”

实际上,“数字经济”并不是伴随5G而生的新概念,但5G一定能够成为数字经济最有力的增长点。

过去,数字经济的高速发展得益于4G带来的移动互联网。

根据麦肯锡的研究报告——《中国数字经济如何引领全球新趋势》,中国数字化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量之一,是中国有体量庞大的市场,且拥有数量可观的年轻网民,这为数字商业模式迅速投入商用创造了条件。

换言之,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得益于人口红利。但现在,线上和线下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渐褪去,数字经济发展需要一个新的增长点。这个新的增长,需要由“物联网”带来。

而“连接物”,正是5G技术与前几代通信技术最大的不同。

5G技术有三大应用场景: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可以理解为“大带宽”)、uRLLC(超高可靠与低延迟的通信,可以理解为“低延迟”)和mMTC(大规模机器类通信,可以理解为“万物速联”)。

MWC中展出的那些让我们眼花缭乱的产品,比如5G手机、VR头显、云游戏等,实际上都属于eMBB(“大带宽”)这一场景。这一场景只是4G技术的延伸,能够进一步改善我们的生活。但5G真正的价值,体现在uRLLC(“低延迟”)和mMTC(“万物速联”),这两个“连接物”的场景上。

能够连接上网的“物”有哪些?摄像头、音箱、传感器、汽车、机械设备……这些都是未来能够连接上网的“物”。这些“物”的背后,是一个个崭新的行业——智慧城市、智慧家庭、自动驾驶、工业互联网……这些新行业带来的经济价值,将成倍于过去“连接人”所带来的价值。

根据IHS的预测,到2035年,5G将在全球驱动12.3万亿美元的经济活动。制造业将占据5G创造的全部经济活动中的最大份额——实现约3.4万亿美元产出,占5G总产出的28%,超过了信息和通信行业的经济产出(1.4万亿美元)。现在由5G带动的最“火”的产业——娱乐,在15年后产出仅6.5亿美元,是这16个行业中产出最低的。

插图1:2035年各行业5G经济活动产出

标准进程影响商用进度

既然5G的价值主要体现在uRLLC和mMTC上,为什么这两大场景的商用进程却不如eMBB快呢?

这主要与行业标准制定的进程有关。

目前,R15标准已经冻结,R16标准预计今年3月完成。R15的研究重点是高频技术的选取,比如5G NR(New Radio)、组网模式的系统架构等。而R16的主要研究方向,除了包括eMBB增强外,还包括垂直行业应用,比如物联网、定位、车联网等。

简单来说,R15主要基于NSA(非独立组网)模式展开研究和探讨,而R16则兼顾了SA(独立组网)模式。在标准制定的进程上,NSA标准比SA标准早大约半年冻结。

虽然SA模式才能发挥出5G技术全部的“实力”,但SA模式建成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因此目前大部分的厂商都采用NSA模式,并逐渐向SA过渡演进。

NSA能够支持大多数eMBB场景的终端和应用,比如5G手机、VR设备等。但mMTC和uRLLC场景的终端和应用,需要在SA模式下才能完美实现。因此,eMBB的商用进程会比另外两个场景更快。

达闼科技副总裁、原GSMA大中华区战略合作总经理葛颀告诉亿欧,相信随着今年R16标准的制定完成,mMTC和uRLLC的商用进程也会加快。5G对各行各业的影响力,也能进一步体现出来。

当然,现在我们只能从基站的数量、5G用户数量、5G流量这些指标来评价5G的商用情况。但葛颀认为,这些指标只能评价用于5G建设初期的商用情况,“真正能够反映5G商用水平的指标,是5G在各行业渗透的深度和广度。

但“深度”和“广度”也极难用数量去衡量,葛颀举例说道:早期,电的商用就是照明,因此灯泡数量可以成为衡量电商用情况的指标。但当电从一项“个人消费品”,升级成为“生产资料”后,电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了改变,衡量电商用的指标就变得不再重要,因为人们更多地会关注各行各业生产力、生产效率和经济增加值的提升。

上海联通智能制造研究院院长黄璿也持有相似的观点。在2019年全球新经济年会峰会上,黄璿在演讲时曾提到:网络是一种基础设施,就像高速公路一样,当高速公路建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为人感知了。

5G也是同理,现在5G的影响力还只体现在个人消费领域。但在未来,5G必定会成为一项新的生产要素,成为数字经济的关键推动力。

技术较量到经济比拼

提起5G,我们总是容易被酷炫的产品吸引,也常常只将目光放在了技术的比拼上。

技术和产品固然重要,但5G最大的价值不在技术和产品的较量上,而是在对各行各业的改造上,在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上。

根据中国信通院的归纳,数字经济包括: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和数字治理三大部分。数字产业化即信息通信产业;产业数字化即传统一、二、三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的提升;数字治理包括治理模式创新等。

在5G商用前,数字经济主要由数字产业化产生;但由于5G的“物联”属性,产业数字化将为数字经济带来强大的推动力。这是各国大力发展5G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各国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是因为数字经济是打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钥匙。

第一次工业革命,让英国成为了世界的中心;第二次工业革命,让欧美各国得以崛起;第三次工业革命,让美国成为世界强国。第四次工业革命又将成就谁?“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一个必然的赢家,各国都有参与竞争的机会。”葛颀说。

5G是各国发展数字经济的一个重要抓手。关于5G,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各国在技术上的比拼;但如果从长期来看,各国“赛场”是数字经济。

图2:全球数字经济国家竞争力

根据上海社科院主编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力发展报告(2019)》,美国数字经济的综合竞争优势依旧遥遥领先。

但还值得注意的是,各国数字竞争力排名并不是相对固定的,有40%的国家排名处于波动状态中,这侧面反映出了各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竞争十分激烈。换言之,这条赛道上,还充满机遇。

再以中美数字经济竞争力近三年的差距变化来看,作为“追赶者”,中国的实力不容小觑:2016年,中美差距为23.82分;2017年,差距为21.19分;2018年差距缩小至18.57分。可以发现,虽然美国目前依然凭借深厚的基础“一马当前”,但其第一的“宝座”并不是那么稳固,未来完全有可能被其他国家赶超。

可以预测的是,数字经济的格局很难在短期内稳固下来,因为各行各业的改造,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从引入新的硬件设备、软件系统,到新产品与系统与各行各业的融合,再到后期的运营维护。这其中需要付出许多的努力,而且这些努力大多难以被描绘成动听的故事,也难以从一个行业简单复制到另一个行业。

以工业数字化为例,上海联通智能制造研究院院长黄璿在新经济年会上演讲时曾举例说道:工业有许多形态,基础网络平台要适配多达五千多种的工业终端协议;即便我们可以适配所有协议,在具体设备对接的时候,也需要设备供应商来解决协议开放的问题。

总结

总的来说,5G的概念很火,但现在还处于初级的阶段。5G真正的精彩,还在“后头”。而矛盾的是,“后头”的这些“精彩”,又难以被描绘成酷炫的产品。

正如钢铁、电力一样,新的技术或新的发明之所以伟大,不是因为它多有噱头,而是因为它能在未来成为普通群众的生活必需品,成为其他行业发展的基础设施。

对5G的期待也是如此,5G最理想的“归宿”,就是成为传统行业数字化的基石,成为推动数字经济的“隐形”力量。

来源:亿欧网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