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口罩到底去哪了?

口罩到底去哪了?

  灾难面前没有小环节。   前天,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在微博呐喊:

不是告急,是没有了,我们保卫武汉,请求你们支援我们,医疗物资即将全部用尽。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是武汉第三批新型肺炎定点治疗医院。   他们需要的医疗物资包括护目镜、防护服、医用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医用帽、手术衣、防冲击眼罩等在内的医用防护物资。   其中口罩算是最基础的防护措施,同时也是最容易生产、大家捐得最多的东西。   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要问,这么多明星、这么多企业家发新闻稿捐了几十万只口罩,这些口罩到底去哪了? 湖北上方是有黑洞吗?   据统计,截至1月30日12时,湖北省红十字会、省慈善总会、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累计接收捐赠物资615.43万件,包括医用防护服2.66万套,N95口罩47.9万个,医用一次性口罩172.87万个,护目镜3.93万个等。   协和医院急需的口罩不多: 医用N95口罩5000个、医用外科口罩8000个(数字仅为急需,实际越多越好)。   大家捐了近50万只N95口罩,定点医院却连5000只都领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     有人怀疑他们故意囤货,理智想一想应该不会,口罩只有这个时间段才值钱,而这个时间段严打的就是口罩涨价。   到了如今的地步,不是德行出了问题,那就是能力出了问题。   什么能力? 工作能力。   长久以来,大家都把慈善组织的工作人员,视为公益人,即富有爱心并甘愿付出的人。   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不是每个投身慈善组织的人都怀抱着一腔热血,毕竟热血不能当饭吃。   长久以来,做慈善的到底是谁? 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思考: 钱是谁出的? 捐赠人。   而捐赠人的诉求是把物资运送到最需要它的地方。   为了帮助捐赠人达到诉求,慈善组织的工作人员从捐款中扣除一部分作为劳务所得,我们可以理解。 这也是中华儿慈会从捐款中提取6%管理费的原因。   所以慈善组织的主业是: 把物资运送到最需要它的地方,这是我们为之付费的原因。   但是恰恰是这个主业,他们做得一塌糊涂 。   吴花燕到死都没收到100万捐款,协和医院连5000只口罩都领不到。       从上表我们可以看到,协和医院从红会拿到了3000只普通口罩。   而武汉仁爱医院拿到的是1.8万只防护级别更高的KN95口罩(引用更正后信息,表中1.6万和N95是他们统计失误)。   协和医院西院作为第三批新型肺炎定点医院,有500多名医护人员奋战在抗击新型肺炎的第一线。   而仁爱医院,根本没有发热门诊。   口罩却富裕到连附近的社区居民和商超都照顾到了,每天对外发放800只口罩。   武汉仁爱医院是武汉诚嘉医疗控股集团旗下医院之一。 据《湖北日报》2017年报道,诚嘉集团董事长、湖北省民营医院联合会会长陈志松是莆田人。   仁爱医院的熊院长表示:

大家对我们有偏见,我们莆田系很规范的。

天眼查显示,武汉仁爱医院五次因违法广告受到行政处罚,违法原因包括借知名专家名义进行宣传、使用涉及医疗技术、诊疗方法的广告用语等。 医院还曾因侵犯林心如和贾乃亮的肖像权被起诉。   熊院长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表示,我们也接收普通的发热病人。   但是贴出来的公告上却清清楚楚地写道:         不知道熊院长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 

菜是原罪

对此,湖北省红十字会回应称:

武汉仁爱医院、武汉天佑医院实际获赠的KN95口罩,不能用于新冠肺炎治疗定点医院一线医护人员防护,但可用于普通防护。

问题是协和等定点医院真的不需要KN95口罩吗?   在一份协和医院接收捐赠防护用品说明上清清楚楚地写道: N95或KN95口罩 。     就差直接告诉红会,我们也需要KN95口罩。   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不合理分配现象,央视记者带着疑问去采访,抽调来的人员告诉他:

红十字会几十年没打大仗了,一打仗就有点乱。

大家跟着央视新媒体记者的直播镜头去探访红会的仓库,一名保安拦住了他,告诉他:

我有我的职责,你别为难我。

而另一位记者去采访时,红会的工作人员表示:  

我们只负责收,没有权力发。

那好,咱们再谈谈收的事情。   北京有一个小何,忧心湖北麻城疫情,主动联系麻城人民医院,想捐一批口罩,但是医院告诉她,按照规定,他们不能直接接受捐赠,必须统一发往麻城红十字会。   于是她从广东一家口罩生产厂家,订购了200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发往湖北麻城红会,为了保证送达和货物质量,快递采取到付模式。   1月31日上午,口罩抵达麻城红会,却因为工作人员拒绝支付邮费被拒收了。   上游新闻的记者去采访麻城红会,他们给出的理由是:

他取快递时,身上没带钱。

因为快递的发货方电话是口罩生产厂家的,小何不清楚快递员的联系方式,最后她辗转5个小时找到了快递员的电话,支付了179元的邮费,没想到刚过了5分钟,快递就被签收了。   嗯,他们收的效率确实是快。   然后他们开出了一张2万个口罩的接收单。     2000个口罩写成20000个口罩,KN95写成N95,1.8万写成1.6万,2020写成2019。   一边是协和医院的医生让大家快递到付,一边是红会拒付邮费。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央视记者去采访的时候,湖北负责回复的人告诉他:

红十字会只是个小环节。

从2003年的非典到现在,我们在病毒面前依旧手足无措。   17年后,我们能够更早发现病毒,知道病毒来源,甚至我们还有宝贵的非典教训,怎么就被打得这么惨?   不就是一个又一个“小环节”出了岔子吗?   就是这些小环节的处处失误让我们揪心! 全国人民的力量都在努力往一处使,使在你们身上,你们却说是小环节,对不起,灾难面前不存在小环节。   到了这个时候,任何小环节的失误都有大影响 ,全国人民误工的工资损失,春节期间不能消费的损失,工厂不能开工的损失,整个经济系统的损失,还是小环节吗?     红会的朋友们,醒一醒,这是战争,打仗呢!   既然他们这么忙,那我们就要考虑,还要不要继续增加他们的“负担”。   现在网上有人号召通过韩红基金会捐款,必须承认的是,韩红基金会的人手也有限。     除了通过基金会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快递直接向各大医院捐赠资金和物资。   这里是湖北省卫健委最新公布的23家新型肺炎定点治疗医院的病床使用情况。 其中很多医院都已经满员,空床位为0。          协和医院起了个头,昨天下午他们已经收到了校友会捐赠的物资,据说这批物资是校友会跟快递联合直接送到医院的。     有了协和医院的经验,各大定点医院也应该及时开放直接捐赠的通道。或者有实力的捐赠单位,主动联系这些满员的定点医院,他们是这次疫情压力最大的地方。   要知道,非典时期,死亡的近三分之一病患都是医护人员。   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把防弹衣留给最一线的战士,如果连他们都倒下了,我们怎么可能安全?  

重申一遍,这不是医护人员单方面的战争,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战争。

来源:老斯基财经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