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人民日报发声,有百万房产也能发起水滴筹?别让好人寒心!

人民日报发声,有百万房产也能发起水滴筹?别让好人寒心!

说起“扫楼、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这些……

黑马第一反应就是某销售公司的激励策略

本来稀松平常的一件事, 没有什么大惊小怪, 但把这些关键词套用在 “水滴筹” 上, 就十分值得一说。   水滴筹我们都不陌生了, 朋友圈时不时的也能看到水滴筹的转发, 其属于水滴公司旗下的筹款平台, 在2018年成了中国慈善联合会会员单位, 可以说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公益平台。 

但是最近这个平台却因为 ”扫楼推销“ 上了热门话题。   扫楼推销健身卡、商品的见多了, 一个公益平台也玩起了”推销“, 倒是很稀奇,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曝光这起事件的是一名拍客, 其公布了自己随着水滴筹工作人员扫楼的视频。   据这名拍客所言, 水滴筹在医院派驻了 ”众筹顾问“。   他们自称志愿者, 有专属于自己的推销话语和工作流程:   1. “地毯式”扫楼,向住院患者逐个推荐水滴筹 2. 询问患者病情、经济状况、治疗费用等信息 3. 协助撰写“求助人故事”,并发起金额筹款 4. 要求患者群发、转发朋友圈

整个工作流程看起来也没多大问题, 但视频中爆出的内容, 让黑马对每一条内容都充满了怀疑。   1、工作人员的扫楼是 有提成 , 每单最高能提成150元,完成不了任务的实施末位淘汰。   2、只是口头询问患者信息, 对其经济状况不加以证实,甚至为了完成任务, 拆迁户也能完成水滴筹。   3、撰写的求助人故事都是有 固定模板 , 网上可以直接买到”故事“和”病例“。   不难想象, 当这些所谓的”志愿者“有了任务和经济利益后, 水滴筹这事也就变得不再单纯。 

不过这件事是真是假, 也不能全凭这位拍客的一家之言。 针对这件事, 水滴筹官方也进行了回应。   回应很长,挑重点来说。   一:这是部分地区的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 二: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   所以,黑马基本可以确认, 这名拍客的视频是真实的, 并且这名拍客称, 水滴筹已经在全国40座以上的城市派驻了所谓的”众筹顾问“。   在这种”末位淘汰“机制下, 是不是个别现象,还有待商讨。  

这也不是水滴筹第一次陷入丑闻, 在今年5月份, 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 21岁的妻子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 但是却被爆出 有房有车 , 刷新了贫困户的概念。 

6月份,杭州萧山的一姑娘替父亲在水滴筹发起20万元的筹款, 随后微博各种炫富。

为什么这种现象时有发生?   我们来看看水滴筹的审核机制, 求助者的各种信息的核实, 需要由患者所在地的 村(居)委会、车管所、房管局 等机构提供相关证明, 以及患者的就诊医院 进行 电话或实地核实 等。   核实过程中需要横跨各个部门, 核实工作繁杂,在这个过程中, 可想而知,核实工作是否能够真实高效的完成?   中间是否存在操作空间? 这个中间恐怕是存在着很大疑问的!!   说回扫楼现象的出现, 可能是水滴筹的商业模式之一。   在水滴筹上, 平台是不会收取任何费用, 但水滴筹之下还有一项保险业务, 根据视频中有一段线下服务者表示 当为患者提供募捐服务宣传时, 对方购买 相关癌症保险服务 的动机就会增高。

保险业务作为水滴筹平台的商业模式, 这本身也并非不可, 平台的维护、运营等都需要大量的成本, 如果自身都没有办法盈利和生存, 公益这事就是虚无缥缈。   问题就在于这线下的工作人员, 根据水滴筹的说法, 这只是为了帮助对于互联网不熟悉的贫困患者, 为他们提供一个 自救的渠道 。   初衷是好的, 但是采取 绩效排位 的方式来激励”志愿者“, 这其中真的没有推广水滴筹保险业务的意思吗?   扫楼现象的出现, 与水滴筹的商业盈利模式脱不开关系。 

不可否认, 有许多走投无路的患者 在公益众筹平台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帮助, 但频繁出现的审核和监管问题, 事件的背后, 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着 怎样做到一个公平公正透明的众筹制度?   对于公益众筹平台来说, 需要建立公益与商业平衡的发展模式, 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     相关部门也应尽快加强调查, 制定更加详细的法规法则, 与平台一起构建一个更加有效的沟通和举证渠道。 至于个人, 别再消费社会的善良, 妄想着通过众筹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 善良就这么多,消耗不起。   这些公益众筹平台, 对于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来说, 也许是黑暗里的最后一丝希望,

不要让你的自私,

把这条希望的路封死。

来源:黑马公社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