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真人秀玩命,谁逼的?

真人秀玩命,谁逼的?

在演员高以翔付出生命的代价之后,中国的综艺节目是时候停下来,冷静思考一下。

我从哪来?

我在哪?

我将往哪里去?

21世纪的餐桌上必备的一道菜是什么?  

不是米饭也不是西红柿炒鸡蛋,是娱乐节目。

要么是电影电视剧,要么是综艺节目,在影视寒冬的当下,负责狂轰滥炸我们眼球的,就是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综艺节目。

这其中就包括了浙江卫视制作的《追我吧》,一档以逼迫艺人突破身体极限为看点的真人秀节目。

 

在节目里,明星嘉宾们要和浑身肌肉的健体冠军、篮球一级运动员、特警狙击手、手臂夹碎苹果的大力少女、获10个冠军的职业搏击运动员同场竞技。

PK内容有借助绳索爬70米高楼,快速通过持续旋转的棱锥形滚筒,穿越长达20米的摇摆竹林……

连奥运冠军邹市明、李小鹏都大呼受不了的高强度工作,最后压垮了身材高大威猛的高以翔,令他在录制过程中不幸猝死。

在网络上一片哀悼声中,有一条评论写道:

“不发生这件事,都不知道这个节目。

这一语点破了目前综艺节目的尴尬境地。  

作为一名直男,最近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总是得不到满足,也不知道是我要求高了还是节目组飘了。

常常一顿饭都吃完了,还没找到想看的节目。

唱歌选秀火了,然后就遍地开花,从拼唱功实力再到卖惨拼人设,再到选秀导师成了主角。

竞技比赛成了相声斗嘴,唉,索然无味。  

亲子户外类真人秀火了,一时间娱乐圈萌娃酷爸成了稀缺资源,明星父母们轮番上阵带着孩子们到处跑,不惜造假在摄像机面前树立完美人设。

看了几期明白套路后,索然无味。

后来是挑战类节目,明星们“通关打怪”,向观众展示自己窘迫无奈的一面来赢得好感。

 

再后来艺人们都没戏拍了,就开始搞演员之间的演技PK,看了几期刚看出门道,原来演戏这门学问还挺深,结果后边关系户们陆续上场,明明其他人更优秀,导演选人的理由是“她更有潜力”。

节目组这是侮辱我的智商啊。

套路总有用尽的时候,观众总有不买账的一天,于是只能拼花钱,拼明星阵容,拼挑战难度,你用牙开啤酒瓶盖我就表演胸口碎大石,看谁更狠更抓眼球。

所以,是谁杀死了高以翔?

悲剧的种子,其实早已埋下。

2012年6月底,一档叫《中国好声音》的音乐选秀类综艺节目在浙江卫视开播,前三期节目收视率分别为超过1.5%、2.8%、3.093%。

 

节目里的选手导师一切细节都被观众津津乐道,就连四位导师的座椅值多少钱都是热门话题。  

收视火爆广告费接到手软,连央视同年的综艺都要蹭蹭好声音的热度。

要知道,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各种晚会上,该给超女特写时,CCTV的镜头却扫向了观众。

这档节目也奠定了中国综艺未来的基本走向:

大投入、大制作、大明星。  

最重要的创意,却来自海外。

但谁让咱们见识少呢,欧美韩日首创,然后港台移植,再拿到内地总是能收视火爆,星火燎原。

抄袭模仿就能火,谁还费劲做原创呢?

随便列举一下。

《向往的生活》涉嫌抄袭tvN电视台的《三时三餐》,《中餐厅》涉嫌抄袭tvN的《尹食堂》,《花儿与少年》涉嫌抄袭tvN的《花样姐姐》,《神奇的孩子》涉嫌抄袭SBS电视台《英才发掘团》,《我想和你唱》涉嫌抄袭SBS的《Fantastic Duo》。

江苏卫视的《更好的声音》和《一唱到底》,涉嫌抄袭KBS《歌曲之争-胜负》和SBS《神的声音》。

东方卫视《极限挑战》涉嫌抄袭MBC的《无限挑战》,《四大名助》涉嫌抄袭KBS的《大国民脱口秀hello》,《天籁之战》涉嫌抄袭SBS《神的声音》。

电视台抄完,各大视频网站也开始抄袭。 

比如爆款综艺《中国有嘻哈》涉嫌抄袭韩国节目《Show me the money》。  

从节目LOGO设计、舞台背景设计、选手选拔环节设计,甚至连话筒都几乎一模一样。

我们总是嘲笑韩国人要抢我们的孔子和端午节,却偷偷在创意上占了人家这么多便宜。

因为抄得太凶,逼得韩国国会通过了《文化内容产业振兴法修订案》和《音乐产业振兴法修订案》,主要是为了阻止“外国”对韩国综艺与音乐的盲目抄袭行为。

这个“外国”是谁?就不用说明了吧。

为什么不创新? 为什么不拍一些能打动人心的综艺节目? 为什么拍综艺离不开请明星呢?

栏目组也有苦衷。

当红演员在某综艺节目中,光一季出场费就高达四五千万元; 一些知名综艺节目平均每期节目的制作成本超过350万元。

其中,仅一台摄像机的使用费就高达40万元,算上明星酬劳和制作费用,投资过亿元已是卫视综艺节目的标配。

当我们屡屡被娱乐综艺的奢侈所震惊的时候,资本的力量已经裹挟了综艺节目。  

请什么明星,制作什么剧情,栏目组说了不算,得听资本的,听广告主的。

资本进来带来了更多的预算、更好的设备、更多的明星,但资本不是来做慈善的,是来赚真金白银的。

韩国《广告法》规定,综艺节目没有冠名,也没有广告口播,广告客户除软植入外不能在明显位置露出。

而中国的综艺节目简直就是个大卖场,处处都是植入广告。  

平台压力、广告压力、收视压力等,背上了沉重的业绩压力,毫无试错的余地,天马行空的创新又从何谈起。

好不容易做个原创火了,却往往虎头蛇尾。

所以,还是抄吧。

国外抄完抄国内,唱歌选秀、喜剧PK、诗词大会,反正啥火我就拍啥,没创意不怕,我堆钱堆明星玩大制作,直到把题材拍烂,让观众看吐。   高以翔1984年出生在中国台湾。  

这座小岛上曾经诞生了无数的经典综艺节目,《龙兄虎弟》、《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名人名曲模仿大赛》等等,引领潮流人气火爆。

 

但等高以翔长到15岁时,属于台湾的好日子已经过去,先知先觉的台湾艺人陆续来到大陆,这里有钱,有人,还有14亿土了吧唧没见过外边世界的观众。  

来大陆发展,是艺人高以翔的唯一选项。  

浙江卫视全新打造的《追我吧》,以”瞬间死亡+突破游戏”为招商卖点。 其实该节目也涉嫌抄袭外国节目《百万美金追逐赛》。  

但有一点没抄,那就是外国节目是专业运动员以及退役运动员或者有运动基础的人参加的,而在国内是直接请来了有关注度的明星录制。  

这个卖点,成了高以翔殒命的盲点。  

人间尚不值得,更何况为了一档涉嫌抄袭,安全还没保障的综艺节目。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这里有钱,有人,有广阔的市场,你再怎么不喜欢这里的浮夸、粗糙、千篇一律,孩子,你还能去哪呢?

其实,我们都没得选。

来源:老斯基财经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