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顺风车复活,滴滴尚能饭否?

顺风车复活,滴滴尚能饭否?

560天后,滴滴又是一条好汉!滴滴顺风车(简称“滴滴”)回来了,如小财女的7年老粉们正奔走相告……

11月6日,滴滴顺风车宣布了试运营计划,将于11月20日起,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沈阳、北京、南通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对此,不少网友送上支持。

幸福来得太突然!即便滴滴顺风车归来的消息已经几度流传,小财女依然感到突然,如同当时“火速下线”的突然,一种害怕与恐惧的突然。

560天后,滴滴顺风车归来,互联网一贯健忘,逝去的年轻生命的控诉或许已经远去,但是嘀嗒们的困顿近在眼前,安全与监管的难题依然未解,出行的江湖早已生变,滴滴还能饭否?

草莽江湖滴滴王

2013年以来,共享出行蔚然成风,“滴滴”、快的”、“摇摇招车”、“打车小秘”、“微打车”、“易打车”等纷纷上线,网约车市场群雄鏖战。而滴滴通过精准的营销与资本流入,逐渐称王。

2014年的夏天,搬砖的小财女悠闲地享受“专车接送,脚不沾地”的共享出行。相比而言,后面的堆满垃圾场的小黄车,摩拜单车简直弱爆了。

彼时,背靠腾讯、金沙江创投等资本,滴滴与快的展开肉搏战,营销、招募、补贴,司机们轻松几万拿到手软,如小财女的乘客们几乎不花钱云游四方,潇洒如仙。

巨头斡旋下,2015年二者合并,独角兽滴滴称王。后来,滴滴与优步(Uber)又一场“烧钱大战”,百度也加入争锋,轰轰烈烈的巨头大战一直打到2016年8月,以滴滴收了优步中国告终。

一统江湖的滴滴从此成为网约车武林的盟主,几乎垄断了网约车市场绝大份额,风头无两。

然而,两场持续历久的大战,“暧昧”的社交地推、招揽司机、大肆补贴降低了市场准入、破坏了竞争机制,这为以后的安全风暴埋下了隐患。

顺风车终究还是偏离了顺风车的轨迹……

始于“快”,终于“安全”隐患

一直全速前进、以效率为优先的滴滴,创下了“成立6年估值成长至800亿美元”的最快成长纪录。这一切在连续顺风车乘客遇害案后戛然而止。

2017年底,接受《财经》专访时程维表示,滴滴的日单量在2500万单以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他信心满满地说:“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出行领域对手林立,程维的滴滴正是凭借“快”杀出一片天地。

与慢吞吞的“拼车”比,滴滴顺风车一直在快速奔跑。“产品做到70%就可以上线”成为滴滴的格言,新品上线,两个月内1000个司机在线,快速扩张,占领市场。

烧钱提速,融资要更快!创业公司6个月融资一次的速度,在滴滴这里仅仅3个月。2012年成立以来,滴滴从天使轮到F轮融资,7轮融资仅仅用了3年时间。

在顺风车上线后,滴滴融资+烧钱更是到了极致,仅2016年完成7次融资,累计超过60亿美元,估值则飙升到330亿美元以上;2017年2次战略融资,累计超过95亿,估值达到560亿美元。

与外界所知不同,一位滴滴内部员工透露,2017年起,滴滴内部已经开始修炼内功,区别快车、优享、专车、拼车和出租车各品类差距,进行精细化运营,管理人员也曾去海底捞等公司,探讨学习用户创造等问题。

然而,一路狂飚的滴滴还是被“忽视的安全”拖住了脚步。

2018年8月,“傲慢”的滴滴终于道歉了,程维表示,在短短几年里,滴滴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

难再造滴滴

鱼有7秒钟的记忆,互联网的记忆大概7个月吧!

接连不断的安全事件,两个年轻女孩甚至先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即便滴滴顺风车下线了,依然难阻用户们的痛恨与谴责。我们痛恨滴滴对安全的忽视与责任感的缺失,不过这种痛恨终将在漫长的出行中变得焦灼,我们渴望再造“滴滴”,哪怕它是哈罗或者曹操呢!

一片呼声中,哈罗们来了!

年初,PK掉曾经的老大老二(摩拜、小黄车),乘着共享单车春风的哈罗,雄心勃勃地进军顺风车。然而,半年过去了,头顶安全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哈罗引以为傲的精细化运营,并未掀起太大的浪花。

“20公里的路程到手车费还不到21元,按照哈罗顺风车的收费标准计算,基本上有14元都给了平台,这个佣金比例已经超过了40%!”车主反映,哈罗上线只收取10元信息费的承诺并未兑现。

“西安机场等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做机场大巴了。叫了两单都是要求换车,其实就是把几个单集合到一辆车上拉,然后还要加钱(高速过路费),客服一点儿作用都没有,”乘客乔飞(化名)说,

“哈啰还是太不专业了,完全没学到滴滴的精髓,反而再往嘀嗒那边靠。对哈啰和嘀嗒最不满意的就是单子太少以及价格太低,而且这两个绝对是互为因果效应的,”顺风车司机王刚(化名)说。

顺风车怎么做,滴滴就差手把手教了,貌似哈罗、嘀嗒的用户体验依然不佳。滴滴“作了一下”,市场大蛋糕拱手谦让小弟们,可是不会吃怎么整?小财女只能说开卷考试都考了不及格,这种差劲确实对不起大众的期待呀!

低定价与低成单率的恶性循环,让顺风的拥趸们分外想念“滴滴”的归来。健忘或者说出行焦虑的人们,恍然发现再造的“滴滴”们或许未踏入滴滴的河流,却流向了一条小溪。小弟们依然担不起大哥的使命与期望,这时曾经人人喊打的滴滴迎来了回归的“政治正确”。

滴滴:不是我要继续顺风车业务,是小弟们衬托的好!

“害怕”的滴滴,难舍顺风车“现金牛”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中,滴滴左右为难,难以割舍的“现金牛”与“害怕”同在。

“怕,就是害怕。7月18日,顺风车下线后首次举办的公开沟通会上,滴滴总裁柳青谈到顺风车业务迟迟不上线的原因。柳青提到,滴滴有可能在做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做不到100%安全,就是失败。

程维曾经说,“滴滴是一家容错率很低的公司,一个错误就可能前功尽弃”,二者一度在宣布顺风车无限期下线后抱头痛哭。

但是,滴滴顺风车下线的560天里,滴滴始终没有放弃顺风车业务。

6年的老员工张瑞临危受命担任顺风车总经理,推动内部的业务与项目的整改。“谁那么笃定就能推出一个100%安全的产品?再出一次事故怎么办?”关于安全的手术蔓延在滴滴内部。

张瑞透露,在顺风车下线的300多天,滴滴顺风车整合了上百个安全功能和策略,迭代了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顺风车团队从最初的300多人到200多的规模,人员优化、核心人员稳定的基础上,增加许多安全与算法人员。

害怕却无法割舍,核心在于内忧外患、饱受盈利之困的滴滴很需要顺风车业务的现金牛与成长想象力。

据界面新闻报道显示: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2017年,顺风车的GMV接近200亿左右,收入是20亿人民币,净利润接近9亿。2018年顺风车GMV的目标是400亿人民币,净利润20亿。

贵为全球独角兽,估值几经缩水仍高达3600亿元的滴滴,看似风光无限,背后却是如程维所说“6年来滴滴还没有实现盈利”。2018年全年,滴滴亏损超过了109亿,司机补贴超过113亿。

最终“身体很诚实”,滴滴顺风车在纠结中“低调”上线了。

滴滴顺风车还有春天吗?

“不负众望”,顺风车终于接近上线了。然而,挑战才刚刚开始。

顺风车试运营方案显示,试运营期间,滴滴将在(上文中)7个城市提供5:00-23:00(女性5:00-20:00)、市内中短途(50公里以内)的顺风车平台服务。

不少网友认为,为了确保安全,女性用户晚8点后不能乘坐,遭到了性别歧视的“安全保护”。

滴滴方面表示,平台将引入失信人筛查机制,并积极探索与第三方信用产品企业合作方式,以便进一步提升用户准入门槛。

然而,这并不能解除用户对于安全的疑虑,服务时间与范围限制或许是同样忧虑,不能保证100%不出问题的滴滴的权宜之计。

平心而论,此次低调回归的滴滴,其运营制度体现出了对于安全的重视,特别是乘客的安全问题。这却不可避免的降低了司机、顺风车供应方的积极性。

一位司机表示:

乘客:花顺风车的钱享受专车的服务

司机:明明就是要兜路接送,还收着顺风车的钱。

这正反映了顺风车新的运力风险。如同哈罗、嘀嗒们的“不作为”,导向乘客安全与利益,运力的缺失导致恶性循环,最终破坏整个生态。

事实上,滴滴本身耗资数百亿,疯狂双向补贴下,打造出的顺风车其实质近似于快车模式,确实达到了用户体验与接单成交的平衡。补贴下,司机的收入预期偏高,乘客的消费预期下降,心理价格认知的差距,决定了顺风车供需两端的错位,这是以平台成本大增为代价的。

而真正的顺风车,价格低廉、共享出行的特点天然决定司机乃至平台不以盈利为目的,这正是滴滴顺风车模式之困,不盈利下,融资能否继续,补贴不止。

7月18日的公开会上,程维表示,顺风车如果上线,一定不会把规模和盈利当成主要目标。

相比安全保护的技术与应用场景的限制,顺风车回归本质或许是解决完全问题的途径,然而,这并不是滴滴顺风车最擅长的方式,成本问题、用户体验与匹配的权衡依然是难题。

不止如此,在滴滴顺风车下线的时间里,顺风车群雄纷争的格局开启。

越来越多巨头入局网约车市场,长安汽车与一汽集团、东风汽车携手阿里、腾讯、苏宁成立T3出行欲搅动共享出行市场。

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率先上市,高德也加入顺风车的行列,哈罗与曹操出行业已入局。9月,“小弟”嘀嗒出行的用户突破1.3亿,车主数量突破了1500万。

出行江湖依旧在,顺风车还是曾经的模样吗?面对竞争对手的壮大,巨头入局,滴滴顺风车能否重现辉煌呢?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