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蔚来驶向“危险区”

蔚来驶向“危险区”

8月19日,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已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蔚来正计划在美退市,并回国登陆科创板。同时,该消息还表示,蔚来已经关闭了其硅谷办公室,并持续进行大幅裁员。

当天下午,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回应称,硅谷办公室一直处于正常的运营状态,目前仍有500多人的团队。“硅谷办公室是蔚来全球战略布局的重要一环,该公司目前把体系化效率提升作为工作重点,员工优化也会有序地进行。”同时,他还表态,公司近期没有登陆科创板的计划。

不管是裁员,高管离职、质量问题等消息,都让蔚来面临着不小的压力。相比较同行,这家新造车行业的头部企业在被盛赞过后,开始承受更多的质疑。

曾经的“绚丽花火”

虽然李斌已经亲自否认相关传闻,但业内对蔚来的忧虑并未因这次否认而改变。目前,蔚来正在不断进行“员工优化”,甚至该公司北美负责人伍丝丽、软件负责人庄莉、联合创始人郑显聪等公司关键角色都已经主动选择离职。

当然,对外发布离职原因各不相同,但蔚来今年以来的业绩低迷,无疑是外界认为最可能的原因之一。截止8月19日收盘,蔚来股价竟已不足发行价的二分之一。与此同时,蔚来的交付量和财务数据也十分难看。

时间回溯到1年前,蔚来正处于意气风发的时候,全世界似乎都在看好这家即将成为“首个登陆二级市场”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

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估值约为64亿美元,从此,蔚来汽车成为了中国电动汽车第一股,也是赴美上市的中国汽车第一股。虽然最终6.26美元/股的发行价以及近18亿美元的募资,相比当初目标有了大幅缩水,但成立仅3年就成功运作上市,让蔚来一时风光无二。

随后的2018年第三季度与第四季度,蔚来看起来势头大好。2018Q3总收入为2.140亿美元(约14.696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了3095.3%。产品方面,由于首款产品ES8的产量实现大幅度增长至4206辆,交付量也随之攀升。

同年12月,蔚来旗下第二款产品ES6上市,价格为35.8万元起售。虽然该车的尺寸较ES8稍小一些,且只提供5坐版,换来的则是更长的续航里程、更低的价格。正是由于新车的这些优势,部分业内人士对于蔚来今后的发展态势有了更加积极的预期。

整个2018年,蔚来的股价虽有波动,基本都在发行价以上。截止到2019年2月末,蔚来股价一度高达10.64美元,总市值高达约110亿美元。此后便一路狂跌,截止6月27日收盘,其累计跌幅近80%,总市值暴跌逾85亿美元。

从蔚来近期发布的财报数据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Q1),蔚来的总收入为16.31亿元,比上个季度减少54.6%;净亏损约26.5亿元,环比减少25.1%,同比增长71.4%。营收状况以及亏损问题已成心头患。

在汽车产能与交付方面,该公司在2018财年年第四季度达到历史最高交付7980辆,此后,在2019年1月、2月分别交付1808辆和881辆,交付数量大幅度下降。而2019年第一季度(Q1)的实际交付量较18年四季度(Q4)也有大幅度缩减。 

进入黑暗时刻

2019年1月~2月,蔚来交付量惨遭腰斩,远不如之前。数据显示一月交付1373辆,二月为811辆,之后的交付量也都未达到外界的预期。

根据蔚来4月2日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第一季度总交付量为3989辆,2018年净亏损高达96.39亿元人民币,此时的蔚来已然进入惨淡的境地。蔚来汽车在这种巨亏的状况下赴美上市,也表明了其对融资的迫切需求。但由于美股做空机制成熟,蔚来汽车难逃做空,股价一路呈过山车式涨跌。

此后,风光一时的蔚来开始传出各种负面消息,越来越多diss蔚来的内容相继被传出。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本身就处在补贴退坡新政压力中的蔚来,因先后发生多起汽车自燃事件,最终召回了4800余辆ES8车型。此时蔚来的资金已严重不足,状况更加窘迫。

蔚来裁员风波始于今年四月初,原计划裁员3%,将人员缩减至9500人左右。此后又有消息传出该公司新一轮裁员将从8000人减至5500人。此外,该公司曾在美国硅谷设立两个办公室,约640人。今年5月,有数据显示,蔚来在硅谷共计裁员70人。与此同时,一批高管的相继离职也使蔚来内部较为动荡。据外媒报导,截至美国时间8月16日,其硅谷分公司已裁减100名员工。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与此同时,资本市场开始进入“寒冬期”,一级市场融资困难,而二级市场的表现也相对冷淡。作为价格较高的消费品,汽车销售市场受经济下行的影响较大。不仅仅在中国市场,全球汽车销量也都处于下滑态势。

虽然蔚来接连遇困和大环境密不可分,但蔚来汽车自身也存在花钱“大手大脚”的问题。2014年成立的蔚来汽车无疑是手握资本的大咖,截止到2019年,短短四年里就进行了5次融资,总金额超过22亿美元。

可融资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蔚来“烧钱”的速度。

该公司此前已投入巨额资金用于产品研发、供应链维护和企业运营。2018年,蔚来汽车仅用于产品研发的资金就高达39.979亿人民币。此外,蔚来还在充换电服务网络、蔚来中心等项目中投入高昂费用。而员工数量庞大且薪资相对较高,也是其成本高企的重要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蔚来所销售的产品定价较高,受众本来就相对较少,其产品规划的利润率也低于燃油车对手们,这导致其面临的资金问题更加严重。

特斯拉“踩过的坑”

自入美股后,蔚来就被称为“中国来的特斯拉”。它曾表示:目前全球有能力进行独立正向研发智能电动汽车核心技术的,“只有特斯拉和蔚来。”

可作为“外来车企”,蔚来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的处境艰难。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最新数据,目前特斯拉的市值为393.97亿美元,而蔚来则仅有31.1亿美元。从市值上看,美国人对于这家“特斯拉跟随者”并不看好。

现在,蔚来正趟着特斯拉曾“踩过的坑”,只是这家中国公司道路上的坑更深了。特斯拉作为电动汽车行业第一家上市的美国企业,曾经也经历过和蔚来汽车相似的黑暗时刻。对于在某些方面追求极致的新势力造车而言,资金投入大、生产周期长是共性,因此短期盈利难、成本超支、交付压力大、资金危机等似乎成为发展的必然过程。

但现在,外部环境似乎很难支持这样的模式走下去。在车市寒冬期,压力不仅存在于蔚来汽车,所有车企都面临销量、利润大幅度下跌的问题。如今,蔚来也在寻求新的路径和机会以应对危机。

7月24日,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落地北京,新公司注册资本达70亿元,业务包括新能源汽车、汽车销售,以及相关零件的开发、货物进出口等。此前,蔚来曾表示,亦庄国投将以100亿现金入股的方式获得蔚来的非控股股东地位,并协助其建设北京制造基地。从目前来看,双方的合作进展似乎还未有明显进展。

当寒冬来临,作为头部企业,蔚来显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而目前来看,在困境中找到出路也并不容易。

文|亿欧网(微信号:i-yiou)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