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滴滴最难熬的一年:分歧、试探、罚款

滴滴最难熬的一年:分歧、试探、罚款

“我们有可能在做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顺风车不顺风,我们还要不要做它?”这是柳青抛出的滴滴内部关于滴滴顺风车的争议点。

这个问题在过去的一年里在滴滴的内部被反复的讨论,过程很激烈,结果很清晰:过去的一年里,滴滴顺风车一直在进行安全整改。   滴滴顺风车现在能上线了吗?   过去的这11个月里,滴滴顺风车迭代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包括保证顺路、要求设置常用路线,限制接单次数等。   7月18日,滴滴顺风车在下线325天之后,首次举办了媒体开放日,但依然没有确切的上线时间表。   7月30日,滴滴公众评议会推出第九期话题:#男性开顺风车是否需要异性亲友做“担保”?#   毫无疑问,又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有人赞同,有人认为人的心理是无法保证的,还有人说:“如果太过麻烦,不做就行了。何必那么为难大家呢?”   滴滴顺风车能不做吗?   答案还是不能,这一年里,滴滴遭遇了巨大的挑战,在顺风车上无法妥协。 

01

不断试探   整个7月份,滴滴出行的官方微博提及顺风车与安全的频率变高了。   从安全主题媒体开放日,到连续两期关于顺风车的滴滴公众评议会,再到滴滴顺风车下线以来的首个媒体开放日。   这被看成是顺风车即将上线的信号。   不仅如此,李米发现,滴滴顺风车的官方微信号在7月份更新了两篇文章,在此之前,还是4月15日的《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   7月21日,柳青在微博上晒出了网友发给他的一段话,里面说道:“如果你能研发出改变行业和社会现状的技术,100%的顺风车就对安全,那就去做。保证不了,趁早拉倒。” 

在此三天前的滴滴顺风车媒体开放日上,柳青提出了团队关于顺风车还做不做的争议, “尽管你把他做成了一个最难用的产品,也不一定能解决100%的问题,不一定能让它100%的安全。”   滴滴顺风车迟迟没有上线,柳青说:“就是怕。”   然而,滴滴还是在不断地试探。   据第一财经的报道,在顺风车不参与2019年春运之后,滴滴内部一度曾计划今年三四月份恢复顺风车业务。为此,滴滴“顺风车”团队举办了一个小范围媒体闭门会,流程也是包括了汇报、反思。   然而,10天后,计划被打乱了:常德的滴滴网约车司机被害身亡。   此后的4月15日,有了《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4月29日,有人发现滴滴有了“优惠拼车”功能。   对此,滴滴表示,这项功能还在测试之中,在APP中出现特惠拼车入口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早晚高峰或特定时段;行程起终点符合线路要求;预估行程长度超过10公里。   沉寂了三个月后,滴滴顺风车在7月份发出了又一次试探。 

02

四面楚歌

“顺风车的日订单是200万-300万单,而整个滴滴出行的日订单是2000万-3000万单。顺风车只占5%到10%,为了这个业务我们要不要承担这么大的风险?”这是柳青在滴滴顺风车媒体开放日上算的一笔账。   最终的答案,还是得做。   从当年的补贴大战开始回头看,滴滴会发现,过去一年是滴滴最难熬的一年。   过去一年,滴滴出行的危机看上去是只占滴滴出行日订单5%到10%的顺风车业务的安全难题,实际上滴滴面临的,是政策、舆论、竞争、运力的四重压力。   舆论上,对滴滴顺风车的回归始终有着巨大的争议,而滴滴过去一年正在受到监管的考验。   根据规定,网约车合法上路必须具备"三证", 即网约车平台要有经营许可证,车辆需具备运输证,驾驶员要取得从业资格证。   “8·24”乐清案后,交通部等多部门对全国范围内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2018年12月,滴滴在《安全整改方案》中提到: 加快清退不符要求司机车辆。   实际上,这是一场整体趋向严格的监管。7月2日,因未在2019年6月底前清退不合规车辆,滴滴出行上海分公司收到了《责令改正通知书》,限期于7月7日前完成整改。此前,滴滴出行在北京也因未按照要求报备的情况下强行投放车辆被北京市交通委约谈。   8月初,李米从深圳的滴滴司机处了解到,深圳暂时没有给出清退时间表,而这位滴滴司机也并不具备“三证”。   2018年底,一份关于滴滴出行2018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的财务数据出现。   据AI财经社的报道,亏损主要集中在对司机端的补贴,除了冲单奖、调度费、空驶费外,为非合规司机报销罚款也是滴滴补贴司机的一项重要支出。   这一年来,滴滴正顶着巨大的合规压力与合规成本。截至4月29日,滴滴已在全国128个城市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   除了政策的严格,滴滴遇到了比2015年前后更多的敌人。   2018年4月24日,滴滴和31家汽车产业链企业共同发起成立 “洪流联盟”。滴滴为整车厂提供运营、用户数据,采购车企车辆,车企可分担滴滴车辆等重资产投入。   然而,这个联盟并不牢靠。 “洪流联盟”内的车企成员为了避免成为代工厂,也在各个环节布局,成立了自己的出行平台。 

在顺风车这一领域,比滴滴顺风车更早宣布下线的高德地图,正在回归,6月6日有消息称,高德地图APP刊出了招募顺风车车主的活动页面,并强调对车主“0抽佣”。李米看了下高德地图app,显示高德顺风车目前在22个城市可以使用。哈罗则在春运中已强式打入顺风车市场。

再加上过去一段时间并未缺席顺风车市场的嘀嗒,以及早已虎视眈眈的的美团、神州、首约等,滴滴出行的后背冷风阵阵。 

03

 运力承压

过去一年,滴滴频繁地在提及的是什么事情?   合规、出海、开放。   像极了过去的几年里,面对监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样子。而摆在滴滴面前的最大的问题,是运力。   在目前监管趋严的情况下,滴滴司机的准入门槛越来越高,但滴滴必须供给足够多的车。   所以,顶着交通部门的压力,滴滴依然在给非合规车辆派单。   据报道,7月24日,市网约车监管平台黑名单预警系统共预警当日黑名单车辆15340辆,其中,“滴滴出行”平台被预警不合规车辆数为1.28万辆,占当日被预警车辆数的83.66%,   而顺风车,一定程度上可以为滴滴提供更多的车辆。同时,在当前的竞争环境下,顺风车也是一个不能放弃的市场。   2015年,滴滴顺风车闯入顺风车江湖,增长迅猛。被免职的原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滴滴顺风车仅用了三个月就做到了出租车几乎两年才能完成的成绩。   不过,在设置常用路线、限制每天接单次数的情况下,顺风车的空间也有限,滴滴出行依然面临着运力压力。   一个很现实的情况就是,以顺风车业务作为主业的嘀嗒出行,在2017年9月就用户突破7000万、车主突破1500万,然而此后官网中显示的数据为:嘀嗒出行平台拥有超过9000万用户、1250万车主。   实际上,其他平台也面临着运力不足的问题。暂时占领顺风车空缺市场的嘀嗒出行和哈罗出行,就有司机响应速度慢、接单率低的问题。   李米曾在哈罗出行上发布跨区域的行程,仅有少数两三个车主的行程匹配度在65%以上,四小时后才有人接单,而在约定时间到达后,顺风车车主取消了订单。   在运力紧张之下,滴滴的目光的做法是开放平台。   7月15日,滴滴出行正式推出网约车开放平台,向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开放,这也被滴滴称为洪流联盟的进一步落地。   面对洪流联盟里不断冒出的如祺出行、东风出行、T3出行等出行平台,这是滴滴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此前,美团、高德都采用了聚合模式,为出行平台提供流量入口。2018年12月份,滴滴宣布升级调整组织架构时,也曾提及 “将成立开放平台部,致力于探索开放平台的模式”。   2016年年初,在并购了快的之后,程维在年会演讲上说到了自己的担忧:“除了市场上最激烈的竞争,除了要处理最复杂的资本和巨头的局面,我们还要面对最严厉的政策监管。”   那一年,滴滴耗费了巨大的精力在于优步的合并上。   2018年,程维两年前提到的监管以及他没提到的安全,让滴滴进入了紧张的恶补中。  

补贴大战的结束,仅仅是滴滴的开始。

文|猜想国(微信号:nicai501)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