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热点> 想要工作吗?996那种……

想要工作吗?996那种……

岁末年终,是各种总结满天飞的时候。最近,前有新东方员工用《沙漠骆驼》填词,吐槽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与俞敏洪掀起的管理层大整顿遥相呼应;后有有赞白鸦宣布将要推出“996工作制”——9点上班9点下班工作6天,甚至为了平衡工作家庭“鼓励离婚”。由此引来员工一片哀嚎,白鸦的意思是:这是好事,宣传企业文化,可以找到更匹配的员工。

都说互联网迎来寒冬,无论是俞敏洪的整顿,还是白鸦的有赞式狼性文化,都体现了企业在经济下行过程中的“难”。只是,组织如大船,转舵不易。员工难以与创业者同心同力,制度之下只能力求最大公约数。备受诟病的有赞白鸦到底哪“错”了?

当996从隐性变成一种制度……

1月19日,自称有赞员工在“脉脉”上发帖称有赞在年会上宣布要执行“996工作制”。

所谓的“996上班制”,即正常工作时间为早上9:30到晚上21:00,周三为家庭日,遇到紧急项目时,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

此后,据网友爆料,有赞还在员工工作群中发布相关通知:从年会后的一周开始,实行新的作息制度;并且除了周三之外,晚上9点前走需要请年假,否则算旷工。

在互联网界,有赞并不是唯一一家奉行996工作制的公司,包括巨头公司在内,加班,尤其是技术部门的加班,几乎都是常态。

所以,当有赞员工在社交网络上贴出话题表达抗议的同时,不少阿里、美团、滴滴等其他互联网公司员工也纷纷在留言区响应。有人留言说,“杭州的码农该行动起来了,这不是资本家压榨我们的借口”,也有人表示,“将这个话题炒起来,不光是对有赞,对整个互联网行业都是有利的”。

实际上,996工作制背后,真正激发管理者和从业者矛盾的关键点是,加班的酬劳问题。 

知乎上一个注册名为“沈世钧”的软件开发师算了一笔账,“按照国家规定节假日的酬劳,比如周末加班双倍工资,法定假日加班3倍工资等。按照996,员工必须拿到平时2.3倍的工资,才对得起加班时间。”

但在诸多互联网公司中,很少有公司真正执行劳动法中“每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的标准工时制度,对996工作制给出加班费的公司也是极少数。

“可以说,996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我们不管是否喜欢,只是被动接受。但不管怎么说,直接在年会上提出来就很不对,马上要过年了,给人找不痛快。”上述有赞员工表示。

“996事件”后,有人向杭州有关部门举报了有赞。据《工人日报》1月30日报道,杭州市西湖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表示,已展开调查,如发现该企业有违法加班行为将依法查处。

当福利被定义为失去战斗力……

此外,还有年会参与者称,不仅是“996工作制”,白鸦在年会上回复员工“吐槽”时还称:有赞不会建食堂,因为员工可以拿着饭补去吃自己想吃的,而有了食堂至少一半的人会吐槽食堂不好吃,公司不应该把精力花在解决吃饭问题上;应该取消打扫阿姨,一个有战斗力的军队不应该后面跟着一群保姆,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零食不是解决你烦闷的“零嘴”,而是让你用来垫巴肚子的。

对此,有赞CEO白鸦在朋友圈回应道:

一些管理者认为,白鸦的观点几乎句句在理。专栏作家连岳认为,员工应该再皮实一些,不应该因为一点福利就斤斤计较, 一次演讲或是批评就过度激动。他同时认为,在高速发展的互联网公司中,老板和员工的矛盾几乎不能调和。

也有观点认为,白鸦和员工都没有绝对的对和错,关键看站在谁的角度上看问题。

对大多数员工来说,团建、保洁、零食等福利体现的是公司对员工的态度和关怀,甚至一些细节可以影响员工的去留。

人力资源服务机构Fesco发布的2017年互联网行业人才报告显示,当年职场人员平均离职率为22.59%,互联网企业为25%,同比2016年高出近10个百分点。同时,平均36.69%的员工在半年内打算跳槽,且员工年龄越小,跳槽意愿越强,25岁以下员工半年内打算跳槽的比例接近半数(46.75%)。在离职的因素中,除了个人发展、薪资,福利待遇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同时在996的工作强度下,员工更加渴求获得好的福利待遇 。一位有赞员工就提到,“已经被迫加班到半夜,为什么连充饥的零食都不能买贵一点的?”

TMT观察者、在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魏武辉看来,所谓的福利,也是一场利益的博弈。他提到,在一些互联网公司,坚持用饭补而非食堂,实际是为了让员工在晚上“多留一会”。“用一盒盒饭,也吸引到了很多白班员工在下班后仍不离去,哪怕就是在网站bbs上和用户交流交流,或者随手修补一个程序上的bug,这种贡献,都可能值回票价。”

彼得明奇资产管理创始人、证券专家谭昊认为,这些关于年会的讨论,是经济寒冬中,创业精神和职业精神矛盾的体现,也是基于人性的矛盾,和基于兽性的矛盾一种撕扯。“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老板和员工都需要在这个坐标中寻找平衡点。”

组织如大船,转舵不易,且行且珍惜

有赞白鸦的一些观点在很多人看来没毛病,但同时也引发了很多人的“不适”。

管理心理学认为,通过激励可以激发人的心理动机,调动积极性。而激励也分为正向和反向两种——通过奖励、期望、目标等动因实现激励是偏正面的做法,也是很多老板在年会中灌鸡汤、不断重申公司目标的原因。而负面的激励包括危机、责任等激励,它通过为员工营造危机氛围,申明员工的责任,为员工下一年的工作提升士气。但反向激励的做法有时会也许会适得其反。

由此来看的话,有赞CEO白鸦的演讲,更多的是通过反向激励,要求员工如何做到更充实、快乐。然而在资本寒冬中,已经比较“丧气”员工们,可能已经很难接受更多吐槽和压力。

魏武辉对有赞白鸦的印象是“这个人相当聪明,说话也比较直率”。“但我不得不说的是,可能在内部发言上,白鸦还是有些欠考虑:他有点失于直接”。

不知下一次,耿直boy白鸦在熬夜准备发言稿时,是否会考虑换一种激励方式。

不管怎样还是那句话:组织如大船,转舵不易。员工难以与创业者同心同力,制度之下只能力求最大公约数。( 咿咿呀呀 )

—   The End    —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