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万象>娱乐> 打歌节目卷土重来,会成为音乐行业的救世主吗?

打歌节目卷土重来,会成为音乐行业的救世主吗?

那些标榜着“为音乐”的选秀类节目虎虎生风地冒头、甚至酝酿出“爆款”的时候,打歌节目却并未如市场期盼的那般,风生水起。

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正在播出

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正在播出

汪苏泷分享打歌感受

汪苏泷分享打歌感受

南音/文

《中国音乐公告牌》播至第四期,已经悄然更替了冠名商,这让前景本来就不太被外界看好的“打榜节目在中国”更添了几分不确定。与此同时,由腾讯出品的《由你音乐榜》也于近日正式与观众见面,而有消息称,优酷也有计划制作自己的打歌节目。

映衬着国内整个音乐行业大环境,当那些标榜着“为音乐”的选秀类节目虎虎生风地冒头、甚至酝酿出“爆款”的时候,打歌节目却并未如市场期盼的那般,风生水起。

这段期间,我们找到了《中国音乐公告牌》的总制片人姜滨和导演陈刚,也同时与录制过节目的歌手及其团队,包括对海外打歌节目有深入了解的海外业内人士、乐评人一一对谈,我们试图去了解和探索打歌节目一切前进的可能。

“三个最现实的问题,音乐、商业,还有你对它的耐心。”《中国音乐公告牌》导演陈刚在与我们话聊打榜节目时,把其面临的棘手问题直接摊开,他甚至表示已经做好了节目只有一季的准备;另外,业内对打榜节目的未来更多是不乐观和不确定。现实与矛盾的重叠,雷声大雨点小的背后,其实是在这片市场上开拓、立足与续航之艰难。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中国音乐公告牌》节目已经播出近两月,导演陈刚坦言几期下来像是做了几档不同的节目,因为每期都仍然在根据反馈不断调整。

“我们想要给大家呈现最精致的打歌,让每一个歌手带着自己的音乐作品来到这儿都会觉得,你们在礼遇我,在礼遇我的音乐作品。”陈刚用“礼遇”来概括他们对内容的把控。然而第一期,节目却因真人秀比例过高而惨遭观众“吐槽”,认为这是本末倒置。陈刚自己觉得是“第一次”步子迈得太大,于是第二期急急往回收,把重心放回舞台,“中国的市场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已经不知道打歌是什么了,首先歌手到一个舞台上打歌,具体到底要怎么做不是很清楚。其次,观众还没有达到用真人秀来解构打歌的认知,大家非常熟悉海外的打榜节目,认为打榜就应该像海外平台那样。”

而就在节目组保证会倾力打造舞台以“礼遇”歌手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了节目播出至第四期时已经悄然更替了冠名商。这意味着节目从最初声势浩大的官宣之时就伴随着隐隐焦虑、以及那所谓潜在的不确定、不安定因素已然在酝酿和小小爆发,其正面是前期消耗与收获价值比的关系,背后实质就是各方利益与投入产出的关系。

曾经参与《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前期制作的一名主力工作人员谈及现在的打榜节目,态度也并不乐观,她认为最根本的问题出在大环境,而节目要想做得好看光投入资本做好舞台是不够的,真正靠的其实还是“好看且好听”。但是想要有好的音乐,一方面是好的作品支持,一方面也考验节目制作单位自身的音乐审美和把控能力。

观众和歌迷想看的并不仅仅是一个美轮美奂的舞台,他们更想感受到舞台上多组旗鼓相当的歌手同台竞技,只有这样“比试”才达到了效果。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音乐内容不够优质”其实才是影响节目可看度的一大真实原因,但这又真真实实不是节目组的“锅”。

谈到这一点,《中国音乐公告牌》几期之后的陈刚也颇感现实刺骨,他数次表示“心累”,“现在音乐作品不济,匮乏。当然这个也可以回归到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件事儿。做这件事儿很艰难,也会让你去面对撕皮的问题,就是这层皮被撕下来的时候,你看到那个溃烂点和恶心度。”当然,这个问题也同样出现在了腾讯的《由你音乐榜》之上。第一期打榜现场,歌曲榜单排名前三位里,只有第三名的新人歌手陈硕子前来为新歌打榜,其他男团如坤音ONER、TGM都刚出道不久,伍嘉成、HUSH、MIKE几位歌手,也均不在大流行前列,而类型和风格不够多元是一方面,歌曲实际也未到令人观后喜出望外的质感。

被催生的新世代打歌节目

无论是爱奇艺的《中国音乐公告牌》,还是腾讯刚结束第一期录制和直播的《由你音乐榜》,两档打榜节目之所以能快速上马,其实是因为各自平台先成功做出了《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大型头部综艺,换句话讲,国内的偶像制造到了2018年,才算是真正打开了“开关”,才算是真正走进了“元年”。

打榜节目从窄视角而论,是平台方为了这些偶像的可持续和之后的偶像综艺可持续,进行更进一步的“基础工程搭建”,是力求上下游打通的目标性策略。

从乐评人到歌手一路走来的梁欢,就直率表示这样的节目完全是在各方面不成熟的条件下“强弩”。他回忆起自己此前做的一档脱口秀节目,节目中为了保留一个现场演出环节,特意拨出一笔经费为歌手辟出一隅小舞台。这个形式的灵感来自于美国脱口秀节目。然而事后他伤心地发现,每每节目进行到这个环节,观众的“拖拽率”就直线升高,是全节目时段里最高的(也就是拖动进度条跳过这个部分)。

梁欢坦言,现在,观众不仅不怎么听歌,甚至大都不会关注歌手发新歌、音乐动态,国内已然没有了供给新音乐的氛围。如此一来,一档以歌手新歌打榜为主题的节目,就更显局促。

什么样的市场培养什么样的观众形态。

单从节目形态来看,爱奇艺和腾讯的节目都各自有韩国打榜节目的影子,只是各有侧重,比如都拥有精致的舞台,而爱奇艺会请歌手录制上班下班部分,腾讯则保留了直播模式和实时投票。但,这一切看起来只是刚好“形式”到位。

在韩国服务偶像团体的小A对韩国打榜节目如数家珍,这些节目“长寿”的秘诀是电视台与大公司的“双剑合璧”——以KBS《音乐银行 (Music Bank)》、SBS《人气歌谣(Inkigayo)》、Mnet 《MCD(M! Countdown)》为代表的几档韩国最重要的打榜节目,无一不是背靠强硬的电视台,而往往处在韩国上位圈的娱乐公司,旗下艺人的舞台表演规模和时长会更被优待,这是与电视台长期牢固合作关系与博弈的结果,“他们打榜的时候可以表演两首歌,这要除去歌手发布单曲音源的情况,一般是一首主打歌+一首与主打歌风格迥异的音乐作品。”

几个榜单主要依托音源、销量、投票(实时)、放送数(电视和电台)几个主要维度,除了期播打榜,年度还设常规颁奖礼和歌谣祭。小A强调称,歌手打榜会直接影响他们的年度成绩,比如在打歌节目中拿一位多,年末可以多拿人气奖项以及音源奖项;此外,打榜节目亦最充分地体现了韩国偶像粉丝经济的成功。

在日本,除了拥有超三十年历史的纯音乐节目《Music Station》,还有《Hey!Hey!Hey!(Hey3)》《Music Japan》《Music Fair》《Comeing Soon!!》《我们的音乐》等多种形式的音乐节目,此外,年度歌谣祭,享誉国际的不同类别的大小音乐节,一年到头不同规模的现场LIVE和演唱会,与电视剧、电影、动漫、品牌广告、大型活动等相结合的联合发歌(tie up),以及至今还分类清晰、认真铺架的实体唱片店、严格执行的音乐付费下载……无论是形式还是渠道,日本是全行业打通的基础上为音乐创造非常有力的共赢空间。

姜滨当然明白海外的打榜节目是以存在于电视台的平台性节目而得以生存维继,网生的打榜节目没有如此强势保障,确实面临更大风险。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对于只看自己偶像的一些观众来说,cut版甚至可以取代节目。但对节目本身来说,这就意味着失去播放量。

现阶段艺人也没有完全做好接受打榜节目的准备。

长期在大型唱片公司工作的阿花告诉我们,以前歌手做一轮专辑或者单曲宣传大多以地面为主,有各城市专辑签售、电台、歌友会、live演出、媒体通告、节目录制等,现在,歌手发片更多依赖线上,推广也向着线上多渠道倾斜,相对保留的落地是演出,但难以在配备和质量上得到保证。

陈粒经纪人奚韬则认为,以前宣传渠道较为集中,现在互联网的多渠道、多维度虽然可以分散信息传播,也同时导致信息的碎片化,“音乐性会被大大削弱,会被打折扣,大家会被多种信息吸引,而音乐本身的吸引反而比较弱。”

因此与海外打榜节目不同的是,国内很多歌手本身已经淡化了上固定节目进行新歌推广的概念,所以当一档首先看似向着偶像的打榜节目推出之后,一些歌手选择了观望。另外,海外的打榜节目并不会给出艺人较高的出场酬劳,而国内想要邀请较有影响力的歌手,这还是必不可少的部分,一方面也直线加大了节目制作成本。而这个反差也侧面印证了——全新打榜节目的起步阶段,歌手仍然没有把其当做常规音乐宣传通告,而是一档综艺。

先是带着歌手陈粒来支持节目、而后又带“好妹妹”上场的经纪人奚韬担心的是如果节目以收视率这些指标为参考,如若达不到,可能就会失去生存可能性。而追逐收视率、点击率这些音乐性之外的指标,那以后就很难体现出节目的本质和功能。

三大平台能否携手拯救音乐行业颓势?

导演陈刚的态度很明确,“我们是在做一个行业需求的事情,也希望接下来不光是做一个简单的内容追求,而是内容能够跟行业,或者能跟某一个领域的需求产生关系。”也就是关乎音乐行业的需求。

陈刚,曾是“湘军”队伍中的一员,当年他在湖南卫视制作《音乐不断歌友会》,1998年,《音乐不断》在湖南卫视开播,次年3月,《音乐不断歌友会》作为其姊妹栏目跟着亮相屏幕,是全国第一档常规节目和歌友会并行的综合音乐节目,也是那些年华语歌坛歌手发片宣传的重要阵地之一。而因《我是歌手》名声大振的导演洪涛,当年亦是这两档节目的核心人物。2007年后,节目停播。

《音乐不断歌友会》不是唯一一档被停播的音乐节目,千禧年创立并在央视播出的《同一首歌》,光线传媒当年的王牌节目《音乐风云榜》等等,再往后,除了《我是歌手》《蒙面歌王》等以歌手竞技为主的大型音乐综艺,和《中国好声音》、“超女”“快男”这样的大型选秀节目,实际上已经没有歌手纯演唱的音乐节目在大台存活。

随着互联网和数字音乐的凶猛起势,实体唱片市场轰然坍塌,中国音乐行业在未能得到版权保护的情况下,被猖獗肆虐的盗版势力直接冲垮。音乐人无以靠音乐为生,短期内创作力严重缩水,金曲年代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人们的娱乐生活多样化,音乐在这个阶段逐渐被舍弃被“末位”。

“三个最现实的问题,音乐、商业,还有你对它的耐心。”

现状与矛盾摊开,陈刚甚至表示已经做好了节目只有一季的准备。从内容制作者的视角来看,每一次舞台都在烧钱,却还不知道这样用心去做的舞台,能够发出多少及时的光和热。但节目制片人姜滨却不这么认为,他果断表态一定会让节目续航,需要考虑的只是方式问题,“我可以肯定,我们一定要续航,至于续航的内容设计方式、设计逻辑,还有商业平衡手段到底是什么,这个我们一直在思考。”

爱奇艺和腾讯的两档打歌节目往后皆是周周见,现在已经有同时上过两档节目的歌手出现。从这点来看,平台方没有在艺人邀约这环排他。而两档节目最大的不同是非直播无实时投票和直播且实时投票,如何在规则之内更具公正与榜单效应,则是大家关心的。

关于两档节目,姜滨亦认为并不存在竞品关系,非但不是非此即彼,反而是补充和相互支持的关系,因为一旦节目得以在各自平台存活下去,几档节目就能形成比较稳固的通告路线,这个链条的顺利打通无论对于节目长期发展还是音乐行业来说都更有益处。

《中国音乐公告牌》正式启动近两月,参与录制的歌手阵容比起头两期有了较为明显的变化。最新一期录制现场,不仅有张信哲、容祖儿这样的专业唱将,还有舞台实力超群的张艺兴、欧阳靖加盟,人气团体火箭少女、人气团体NINEPERCENT成员陈立农也带着新歌前来。谈到打榜节目,歌手们更多展现出了支持的态度,并希望这样的节目能稳定走下去。

歌手汪苏泷还向我们给出了自己最为直观的舞台感受,“我的歌这次会稍微难操作一点,因为它并不是一个在真实世界的故事,有一个女孩现场画了两个小时的妆,因为她在里面扮演一个女神。这个打榜也是我觉得这一两个月以来最重要的事情。因为我终于可以唱自己的歌了,并且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呈现了。可能原来国内一直没有舞台这个概念,其实新歌除了要有MV之外还要有舞台。”

腾讯的《由你音乐榜》当晚在QQ音乐线上直播,“地理位置”直接贴近音乐平台的腹地,隔天登陆腾讯视频播放,周六还会登陆东方卫视午间时段,呈几何构建的平台声势无疑已经在行动上表明了对该节目的极大支持力度。

虽前景尚未明朗,但两大平台对打榜节目的执着可见一斑。现在,《中国音乐公告牌》在微博话题阅读量突破26亿,讨论超4400万,数字不算差。单就上节目打歌的歌手而言,节目对歌曲推广的作用也并非微弱不计。经纪人奚韬证实,“参加节目后确实拓宽了一些听众渠道,这是非常明显的作用。”

诚然,国内烂了多年的音乐行业不是靠一档打榜节目能“挽救”的,大家的忧虑亦正如梁欢所言,“在国外,纯做音乐能给他们带来足够多的收益。我们这里音乐本身不带来收益,音乐人们都靠上综艺或其他来获取收入,来反哺自己的音乐,这个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循环。在成熟的市场里,产生这样的节目是因为市场主动推进的,而我们现在市场还非常地惨淡,等于在惨淡的市场要去硬做一个成熟市场里的东西。”

只是大家也希望打榜节目能持续,并且做得更好。因为节目对于连宣传通告都不知该往哪儿跑的歌手们来说,至少是对他们音乐推广和表现的正向弥补。从这个层面出发,即使业内对节目的发展态度不算乐观,但仍然从理想的层面希望它能办下去。(南音/文)

责任编辑:林政伟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