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万象>社会> 【环视听】何龙,“冲出亚马逊”的蛟龙

【环视听】何龙,“冲出亚马逊”的蛟龙

何龙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期间进行了多项严格的训练。

军事影片《红海行动》将于2月16日在全国上映,影片呈现了海军陆战队“蛟龙突击队”海陆空作战的英姿。我们带您实地探访现实版“蛟龙”,揭开这支特种部队的神秘面纱。

2002年,随着电影《冲出亚马逊》走红,位于委内瑞拉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猎人学校”被国人熟知。当时,何龙还是一名中学生,看过电影后便对那所万里之外的学校充满向往。在少时热情的驱使下,何龙从军校毕业后推掉了上潜艇、做技术的机会,写了份报告一心想去蛟龙突击队。最终,他如愿以偿。

作为和外军交流的桥梁,解放军每年会选拔优秀人才,送到“猎人学校”学习。何龙听了从“猎人学校”归来的战友讲的故事,不仅没被近乎虐待的恐怖课程吓到,反而更觉兴奋。2015年,他的机会来了。当年3月,部队选派干部前往“猎人学校”的通知下来,何龙第一个交了申请。经过一年的选拔和语言学习,2016年3月,何龙到了“猎人学校”,圆了多年的梦想。

刚到校门口,严苛的教官便令何龙印象深刻:全副武装,脸上涂着迷彩,目光里透着凶狠。教官一上来就把学员带的箱子踢翻,检查一番后,行李扔了一地,限一分钟收拾好。何龙说,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经此情形心里还是“很不爽”。

入学以后,首先等待何龙的魔鬼训练是63天的“地狱周”。“先练体能,量上得很快。中国军人平时训练量就大,这倒无所谓。主要是教官想着法子折磨你。”何龙说。比如,日常项目浇凉水。每天午夜,结束了一天高强度训练的学员被拉到飞机跑道的风口,教官用冰凉的山泉水把每个学员浇透,任由午夜的冷风吹干。如果教官心情好,待水风干后学员可以回去睡一两个小时,凌晨4点起床升旗,开始第二天的课程。

学校的早饭就是一小块玉米饼,外加一杯兑了水的柠檬汁,偶尔有点卷心菜叶子。上课期间,如果教官觉得有人困了,就会把全体学员赶进一间小屋子吸瓦斯,醒醒神。何龙说:“吸瓦斯的时间是5分钟,普通人闻到那个味5秒钟就受不了了。”作为海军,平时练过长时间闭气,何龙本以为能好过些。但有一次,教官戴着防毒面具进到瓦斯室,一拳打在正闭气的何龙肚子上。“挨了这一拳,我猛吸了一口气。那一瞬间真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呼不出也吸不进气。”

“地狱周”期间,何龙经历了一场五天四夜的野外生存训练,用他的话说,“是这辈子最难受的日子”。学员7人一组,被扔在一座水库中的小岛上,岛上热带雨林密布。学员身上只有一把砍刀、几根火柴、一个鱼钩,连腰带和鞋带都被收走。何龙本以为热带雨林动物很多,可到了岛上连一只鸟的影子都看不到。“岛的周围都是水葫芦,大鱼游不过来,配发的鱼钩偏偏很大,小鱼很难钓上。实在饿得受不了,我们就抓蚂蚁吃,吃了不知道多少只,但肚子里依然空空的。一天晚上,有个战友突然大叫了一声‘有蛇’。我听到之后兴奋地冲了过去,心想终于有吃的了。只见一条红黑黄三色相间的小毒蛇,我们拿树枝按住,一刀砍了,烤着吃。因为蛇太小,一不留神就烤焦了。”何龙说道,“那几天,7个人总共吃了两条小蛇,几条小鱼,还有数不清的蚂蚁。”由于水库的水质太差,喝水也成问题,遇到下雨,何龙就用衣服接雨水。“接到衣服里的水很混,看了喝不下去。到了晚上渴得受不了,又用衣服接了雨水。眼不见为净,趁着天黑看不到,一口喝了。”

“地狱周”期间,大约有1/3的人选择了放弃。但放弃的念头从来没出现在何龙的脑子里。实在难受时,他就自己抽耳光,咬自己,心里不停地默念“冷静、坚持”。“‘猎人学校’是我多年来的梦想。入学之前,中国驻委内瑞拉大使馆的武官给我们开动员会,让每个人说说想法。我当时说:‘即使死在那里,我也绝不放弃。’”在“猎人学校”期间,何龙发现“死”字绝非嘴上说说而已。训练期间,有两名委内瑞拉学员因为饿得受不了,就去丛林找了生木薯吃,结果食物中毒身亡。还有一名委内瑞拉学员长时间睡眠不足,精神恍惚,在山间行军时径直掉下了悬崖。后来,这名学员被发现时只剩下一堆白骨,当地人说是被野兽吃了。何龙那一期学员有15名中国军人、48名委内瑞拉军人。3人死亡意味着死亡率达到了4.76%。

“地狱周”过后,学员稍微好过一点,但课程本身的压力随之而来。“潜水、狙击、反恐……各门课程按时间依次安排,学完一科就要考核。150多个科目,中途有任何一科不合格,立刻就会失去毕业的机会,没有补考。”何龙说道。2017年初,所有课程结束,只有6名中国军人和2名委内瑞拉军人顺利毕业——整个课程淘汰率高达87%。

作为中国军人里唯一的优秀学员,何龙获得了委内瑞拉军方颁发的“猎人勋章”。勋章后面是一根针,教官直接拍在毕业学员的胸口上,扎进肉里,被视为“带血的荣誉”。当被问及在“猎人学校”期间最难忘的事时,何龙想了想说道:“毕业时,原本凶狠、严苛的教官变得像学员们的兄弟一样。有个教官端着满满一杯朗姆酒说:‘你们中国军人很不错,弄得我都想去中国看看了。’那一天,我喝醉了。”

今年2月,结束了在“猎人学校”的生活,何龙回到云南老家。“父亲到火车站接站却没认出我。我走到跟前,拍了拍父亲,他才认出我来。”何龙说,“我走之前只说去国外留学,没告诉他我去的是‘猎人学校’,怕他担心。父亲知道以后表情很复杂,心疼和骄傲都有吧。”(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李静涛  吕鸿  陈昊)

责任编辑:卞晨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