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万象>教育> “双一流”: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进入新时代

“双一流”: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进入新时代

近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公布“双一流”建设方案,三所名校都计划在2020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教育强则国家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性工程。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如何科学把握“双一流”建设的重大意义、目标方向、具体路径?本期思享者邀请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杜玉波、厦门大学教授潘懋元、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石中英来为我们答疑释惑。

d.jpg

杜玉波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教育部原副部长

c.jpg

潘懋元

著名教育家,现任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

b.jpg

石中英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思享者:我国一直高度重视高等教育,从1995年启动的“211工程”到后来实施的“985工程”,20多年来,我国一直在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不懈努力,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应如何理解加快推进“双一流”建设的重大意义?

潘懋元: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双一流”建设作为“优先发展教育事业”的重要内容,意味着我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进入了新时代。

杜玉波:当前,站在新的历史方位加快推进“双一流”建设,恰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意义尤为重大。“双一流”建设将为提高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水平、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奠定坚实基础,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提供人才保障。

石中英:加快推进“双一流”建设,意味着高等教育改革将主动适应新的历史方位,主动反映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努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促进更加平衡和充分的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思享者:“双一流”建设的目标方向是什么?

杜玉波:“双一流”的建设目标,既要顶天,也要立地。“双一流”是顶天的,要引领世界科技进步、推动人类社会前行;要认识未知世界、探求客观真理;要推动民族优秀文化与世界文明成果交流互鉴;要把教育目的聚焦在服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上。“双一流”又是立地的,要把人民对优质高等教育的期盼作为奋斗目标,培养高素质创新型人才;要引领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要回应社会关切、关注民生,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双一流”建设高校作为我国科技和优质人力资源的第一提供者,责无旁贷地要成为扎根中国大地,办出中国特色、世界水平高等教育的代表;责无旁贷地要成为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培养造就一大批投身国家经济建设栋梁之材的榜样。

潘懋元:一流大学不仅体现一个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水平,而且象征一个国家科学与文化实力。一流大学既可以是具有卓越科研实力的研究型大学,也可以是特色鲜明的行业型院校;既可以是学科齐全的综合性大学,也可以是“小而精”的学院;既可以是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老牌大学,也可以是锐意变革、勇于创新的后起之秀;既可以致力于培养世界领袖,也可以专注于锻造工程巨匠。一流大学的精髓在于拥有一流的办学理念,而一流大学的个性则体现在使命担当、战略选择和发展目标的差异上。无疑,一流大学既有共性又各有特色,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结合。

思享者:“双一流”建设的推进过程中,要注意什么问题?

潘懋元:一个时期以来,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主要是以西方国家的大学排行榜为标杆,自从这类排行榜盛行以后,一流大学就基本被固化于若干所精英化的研究型大学,这是值得商榷的。

石中英:长期以来,由于各种原因,我国高等教育界的一些人一直缺乏高等教育自信,其主要表现就是在学习借鉴西方高等教育发展经验的过程中,以西方的某些理念、制度、模式、经验来衡量我国高等教育,一定程度上存在“言必称希腊”现象:以西方高等教育为标准,西方大学里有的我们不能没有,西方大学里没有的我们也不应该有。高等教育自信不足,使得一些人对于扎根中国大地办高等教育的理念认识不深,导致对何为一流大学、何为一流学科、如何建设“双一流”等问题的认识存在偏差,一些人习惯于用一些世界大学排行榜来理解和判断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其实,这些排行榜过滤掉的恰恰是大学及其各个学科对本国经济社会发展所作出的独特贡献。因此,我国高等教育界要推进“双一流”建设、使我国实现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的历史性跨越,首先必须解决这种长期以来形成的自信心不足、自主性不强问题。

思享者:“双一流”建设有哪些具体路径?

杜玉波:加快推进“双一流”建设,需要在内涵、品位和精神气质上下功夫,需要在“世界一流”和“中国特色”的结合上下功夫。

建设“双一流”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高校的领导。我国大学应牢牢抓住立德树人这个核心使命,真正解决好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以及为谁培养人这个根本问题,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大学精神的思想基石,把思想政治工作作为大学育人的独特优势,把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作为大学领导体制的核心坚守,把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作为大学治理的基本依托。

建设“双一流”要注重大学和学科两个一流协调并进、内涵式发展。要加强总体规划,鼓励和支持不同类型高校根据自己的办学基础和办学实力差别化发展。一流大学未必都是学科门类齐全的综合性大学,精而专、有特色的大学同样可以办成一流大学。

建设“双一流”要注重以贡献求发展,积极发挥“双一流”在国家发展、社会进步中的重要作用。要考虑大学和学科对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的实际贡献,要重视培养的学生是否真正适应社会需要,产出的科研成果是否确实具有社会价值、能否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潘懋元:“双一流”建设需要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发展生态,而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发展生态必须辅之以多样化的发展标准。一个合理的高等教育系统犹如一支乐队,既要有钢琴的演奏,也需要大、小提琴等的参与,如此才能奏出完美的乐曲。每一种类型的院校和学科都各有所长,都可能成为世界一流。从大学演进史看,几乎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是依照固定的模式发展起来的,无一不是在漫长的探索中实现个性与共性的统一。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应积极引导有实力的地方院校根据自身特色和区位优势,设定差异化战略目标,激发地方政府、行业参与“双一流”建设的积极性,实现大学、政府与社会的动态联合,促进高等教育形成多元发展态势。

竞争是高校实力提升的基础。“双一流”建设应打破身份固化,打破一劳永逸的“标签化”思维。一流的身份并非终身享有,而是可进可退、动态调整的。“双一流”建设应辐射全国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高校,所有有实力、有特色的高校和学科,不论出身都应有机会跻身“双一流”。只有这样竞争,才能通过“双一流”建设促进我国高等教育质量普遍提升,为我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注入强大动力。

石中英: 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提升高等教育自信是关键。从内涵上讲,高等教育自信包含相互关联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我国近现代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高等教育的办学理念、办学传统、培养目标、发展道路、体制机制、学科专业建设、课程教学改革、教师队伍建设等所拥有的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另一方面,是对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在发展高等教育事业方面所具有的政治优势、制度优势和文化优势等的高度认同和充分自信。

当然,强调高等教育自信,并不是说我国高等教育发展不需要向世界上高等教育发达国家学习、不再借鉴高水平大学的建设经验,而是强调我国高等教育发展要明确自己的价值和使命,要在以我为主的前提下博采众长,以更加自信的姿态为世界高等教育新发展积累中国经验、贡献中国智慧。(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享者工作室  刘学、张垚)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