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商业>前沿商业> 唐小僧爆雷背后:年化收益曾达到40%-60%

唐小僧爆雷背后:年化收益曾达到40%-60%

“妖僧西天取经任务完成,终于归天了。”

这是唐小僧传出爆雷之后,网络上对其的调侃,但于调侃中,也不难看出旁观者对其愤懑之情,而这也是事出有因的。

据媒体爆料,端午节期间,号称交易量800亿规模的网贷平台唐小僧“爆雷”,“公司高管主动投案”、“员工被离职”等信息持续传播。目前,唐小僧母公司“资邦金服”确认已被警方查封。

而这一事件的影响可能会持续很久,波及面也会很广。根据唐小僧披露的运营数据,2017年8月,唐小僧交易额超750亿元。截至2018年5月31日,唐小僧累计借贷金额达9.32亿元,累计借贷笔数为53994笔,借贷余额亦为9.32亿元。当前累计借款人数量及当期借款人数量均为948人,其中前十大借款人待还金额占比为1.3467%,最大单一借款人待还金额占比0.1833%。

那么,唐小僧的爆雷前因后果究竟如何?数以万计的投资人为何事前毫无知觉?唐小僧以何手法蒙蔽投资人如此之久?崂山老道今天就此事件跟大家聊一聊。

说好的高收益必有高风险呢?

本次唐小僧“爆雷”影响十分之大,根据前述数据,唐小僧交易额高达750亿元,注册会员超1000万人即使按照行业1%的转化率计算,也至少拥有真实的投资用户10万人。这不,事件一爆出,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人就已经组建起维权群,据了解他们的投资金额从数万到百万元不等。

之所以唐小僧能在短短数年内拥有如此规模,与其一直以来难以置信的高返、高收益和低风险策略有莫大的关系。

就在昨天,有媒体人爆料,唐小僧还推送了一波诱人的高返广告,年化收益达到40%~60%,收益程度确实够吓人……

而根据希财网的描述,唐小僧16天期的新手标起投金额为1000元,预期年化收益率却达到了12.8%,其推出的灵活投和定期投共计13个产品中,只有两款预期年化收益率低于6.5%,最高可达10.6%。

如果只是这样,唐小僧的收益率在一众网贷平台中也并不算另类,真正恐怖的是其市场推广手段,返现之高令人咋舌:

邀请送活动:邀请的好友投资一万,两人平分现金300元;

端午节活动:平台更利用群发短信推送活动,推出一组高达2355元代金券(最低出借7000元抵扣110元,最高出借5万抵扣1200元)。

签到活动:每天签到可领取0.88元,签到红包如果用来买10天标的,其年化可以达到37%,复投还可以达到44%......

在场报案的投资者最多投入金额将近300万元,小额投资才也有几万元的投入。有一位投资者无奈地表示:她自己放了23万进去,为了能薅羊毛,得到返利,又用家人的账户做了一个新手注册10万的投资,下个月5号才到期。

因此,在网贷圈儿,唐小僧一直被喻为“高返平台中的站斗鸡”,与钱宝网、雅堂金融、联璧金融,是互金界曾经有名的”四大高返平台,只是现在其中三家已经接连“爆雷”。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陆家嘴论坛上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年化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唐小僧如此高的收益率成为其扬名立万的关键,无数拥趸也是冲着高收益的目标而来,但在理财界,高收益势必伴随着高风险的存在,只是在高收益的怂恿和侥幸心理的作用下,不少投资者选择了视而不见。

持身不正有谁知

官网显示,唐小僧是资邦金服网络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运营主体为资邦元达(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资邦金服的全资子公司。

2017年3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首次公布了会员单位名单,共408位,包括2016年入会的395位会员和今年新入会的13位会员,唐小僧赫然在列。

据中国互金协会的《会员管理办法》显示,自愿申请加入协会的会员,应当满足“近三年未发生重大违法违规事件”、“在经营期间未出现过重大经营事故或重大违约事件”。在业界看来,是否加入该协会是评估平台是否靠谱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且从唐小僧App上可见,其对接的金融机构,主要是江西赣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赣金所)和广东华侨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侨金所)合作的产品。

不少用户认为有如此权威的协会机构和金融机构站台,唐小僧必然是安全的,这也成为用户向外推介的重要依据。

而且,唐小僧之前也一直鼓吹自己的“靠山”为央企瑞宝力源,挂上央企的招牌,借助明星的造势,再加上第三方机构的背书,唐小僧还真就在网贷圈混的风生水起。

但实际上,唐小僧所依仗的央企瑞宝力源却是黑料满满的假央企。

瑞宝力源所谓的“央企背景”是其母公司“中国瑞宝国际合作有限公司”,该公司是成立于1985年经国务院批准的央企,但是瑞宝力源在经过一系列的股权变更后,已经是民营企业了,早与其母公司脱离了关系。

还有更耸人听闻的。

2017年4月24日,海口市公安局对海南跨亚欧网络竞技有限公司(跨亚欧)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夏建荣和刘琅等人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立案侦查。调查显示,跨欧亚没有任何实体产业,靠不断发展会员收取会员资金维持运营,在全国范围多个省市发展内、外盘会员47000余人,涉案金额40.6亿元。

而刘琅正是瑞宝力源集团董事长,其在2017年上半年一直极力推销亚欧币,而且,跨亚欧和刘琅自己都宣称瑞宝力源已经控股了跨亚欧,占股51%,不过工商信息中始终没有体现。

此前的1月20日,唐小僧母公司资邦金服与瑞宝力源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瑞宝力源完成对资邦金服的战略重组。瑞宝力源董事长刘琅表示,未来资邦金服将承担瑞宝力源集团“大金融”板块的战略执行……

上述事件发生后,由于瑞宝力源并不光彩的“国资背景”,资邦金服便悄然与其分手。

时至今日,回头再来看此事件,若说资邦金服确然不知瑞宝力源的根底只怕说不过去,只是两者尚未出事之前,所谓的整合与合作都显得名正言顺,瑞宝力源东窗事发反而使资邦金服成为了受害者的角色,但资邦金服事发,两者的合作就变得更像是网络传销头目的交流与整合,目的为何,一目了然。

信息披露无人理

唐小僧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都在面临着来自各方的质疑,除了奇高的收益率外,信息披露缺失与错误也是其中之一。

2017年3月曾有媒体爆料,唐小僧经营业绩造假。从官网数据来看,2016年8月、11月唐小僧交易额分别达到了250亿、380亿,增量达130亿,单从其公布的单月数字来看,2016年8-11月交易量累计金额为116亿,其中相差14亿元。

根据其统计数字,截止到2017年2月底,唐小僧累计交易额为486亿。然而,对其单月数据累计相加后发现,唐小僧的累计交易额大约为417亿,误差高达70亿。

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有不少投资者表示,购买其产品时,无法看到借款项目信息,投资者在投标前看不到,投标以后,也只能看到借款人的名字,缺乏其他有价值的信息。

因此,无论是债权类资产还是收益权类资产,都无法看到唐小僧与借款方的借款合同和理财产品购买合同,唐小僧募集的真实资金用途,以及还款来源和资产抵押情况也均未披露。

更为重要的是,唐小僧自2015年5月成立以来,发展至今也并未与银行携手进行存管。也就是说,唐小僧完全有可能把客户的资金放到资金池,挪作他用。

这么一来,唐小僧的所有问题便已跃然纸上,高收益率掩盖高风险,以央企头衔达到宣传目的,以权威第三方机构背书,然后再通过数据造假蒙骗投资人,将网络庞氏骗局做得严丝合缝。

在这期间,即便投资人有所怀疑,唐小僧也能通过以上诸多操作打消其疑虑,而投资者的贪念与侥幸心理也会自然而然地对这些预兆选择性忽略,最终,9.32亿元的借款余额只能让投资人自己承担。

那投资人的钱是否能够追回呢?

目前来看,规模较大的P2P平台一旦被曝出问题,公安机关将会立即冻结相关公司账户和资产,这部分资产一般在诉讼结束后返还投资者,涉案财物不足以全部返还的,按照集资人的集资额比例返还。所以钱原则上是可以追回的,但能追回多少就不一定了。至于本次唐小僧爆雷投资者能拿回多少本金,有业内人士预测,大概只有20%-40%。

另外,此次事件也暴露了网贷监管的不足,尽管在唐小僧发展壮大的三年间,各种信息披露、资金存管问题频出,但依然没有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直至事件发生,公安部门才不得不介入其中,但为时已晚,投资者的损失已然难以挽回。

实际上,为了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从2015年以来,国家已经多次下发严格的监管文件进行规范,但如何做到既打破刚性兑付,又不发生影响金融稳定与社会稳定的事件,这是一道摆在监管部门面前的难题。

在这道难题真正得到完美解决之前,投资者还是需要对网贷平台的投资信息透明度、收益率、企业背景等方面仔细把关斟酌。

但话又说回来,不管是现在的唐小僧,还是之前的泛亚、e租宝、钱宝网、善林金融等,他们都是靠着“借新债还旧债”的形式来维持的金融骗局,或许以后还会有更多的网贷平台被划为庞氏骗局之列,但完全否认P2P也是有失公允的,毕竟网贷机构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以及单笔金额几十万至百万元的企业借款方面,依然有着很大的潜力。

总之,除了依靠监管机构之外,作为投资人还须收起贪念与侥幸心理,谨慎投资理财。

责任编辑:陈湘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