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科技>智享+> 可穿戴医疗设备已死?苹果健康团队内乱,行业前景不明!

可穿戴医疗设备已死?苹果健康团队内乱,行业前景不明!

大约在 5 年前,以谷歌眼镜为代表的可穿戴设备市场快速爆发,智能手表、智能手环、智能健身设备大量出现,并吸引全球厂商趋之若鹜。然而产品卖不多,并没有爆款走进大众消费者手中。整个行业进入衰退和迷茫阶段。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般的炒作周期后,如今可穿戴设备趋于平缓发展,众多厂商黯然离场,只剩为数不多的厂商在坚持。

尽管前景不明,但苹果智能手表依旧需求旺盛,去年新发布的 Apple Watch Series 4 聚焦医疗健康,成为行业催化剂,用户可以通过 Apple Watch Series 4 来纪录自己的心电图,并且将数据分享给专业的医疗机构。库克还为这项功能讨到了资质证明,Apple Watch 已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DA 的认证,使 Apple Watch 转身升级为具备了为医疗机构提供监控数据的功能。

整个行业由此再次掀起了争议浪潮,新版 Apple Watch 的健康属性是否意味着智能可穿戴设备未来几年的走向?可穿戴医疗设备是否真的是可穿戴设备的下一片蓝海?前两天,苹果健康部门发生“人事地震”,不少元老级人物的离职,进一步加剧了争议,甚至有人发出可穿戴医疗设备已死的论调。

内部分歧严重

据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最近几个月,苹果的医疗保健团队紧张氛围愈加严重,这种氛围据内部人士称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本月早些时候,在苹果公司任职将近八年的老员工 Christine Eun 离职,研究员 Andrew Trister 也被盖茨基金会挖走;健康商业发展总监 Warris Bokhari 前段时间去了 Anthem;负责管理 AC Wellness 的 Brian Ellis 也在 6 月份离职。

至于离职原因,聚焦于苹果健康团队内部分歧。健康团队的一些成员认为,苹果公司应该追求更加雄心勃勃的针对少数人的医疗项目,比如医疗设备、远程医疗,或者医疗支付之类的。然而,到目前为止,苹果健康仍只将焦点聚在面向广大用户的健康和预防等功能。正因如此,健康团队分成不同的派系,大家有着不同的观点。

从结构上看,苹果健康业务已经形成了一个由数据平台、医疗产业服务、可穿戴设备组成的铁三角,三者互相依托、彼此促进。苹果健康团队两派在数据平台上没有分歧,双方争议的焦点聚焦于医疗产业服务与可穿戴设备的优先性。

可穿戴设备与医疗产业服务两者区别不小,可穿戴设备更注重于大众健康领域,就是说帮助那些本来健康的人改善健康,例如帮助他们锻炼身体、练习冥想、提高睡眠质量。即使新版 Apple Watch 拥有的心电图记录功能,主要也是监测用户的日常健康,使得身体保持更好的状态。医疗产业服务则不同,它需要为患有特定疾病的人提供服务,这些项目并不是医疗保健系统中最有价值的部分。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数据显示,特定疾病患者贡献了 10% 的医疗支出。苹果公司出于公司经营角度考虑,倾向于风险更小可穿戴设备无可厚非。加上苹果公司慎重、挑剔的作风,除非产品已经调试到最好的状态,否则绝不会轻易发布一款新产品。如此一来,支持医疗产业一派的员工希望几近破碎,选择离开也在情理之中。

互联网医疗困境

事实上,瞄准医疗蛋糕的科技巨头不止苹果一家,IBM 也曾花费巨资,结果却陷入互联网医疗困境中。与其他技术领域相比,医疗领域是出了名的复杂和缓慢,一款新药的研发往往花费数年甚至十几二十年,期间经历无数次临床实验与修改试验,直到确认新药效果且没有副作用。

2016 年,IBM 推出一款肿瘤咨询工具(Watson for Oncology),该工具使用自然语言处理系统(NLP)总结患者的电子健康记录,并通过搜索其背后强大的数据库为医生提供治疗建议。可惜的是,肿瘤产专家们并不买账。一些肿瘤学家说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不是 Watson 根据所谓的大数据来告诉他们需要做什么。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苹果公司身上,去年苹果为 Apple Watch Series 4 推出心电图产品时,不少医生及苹果之外医疗行业从业人士都对这一消息做出了负面反应。心电图监控的心脏还属于慢性病,医疗界人士就已经有人持反对意见。若是苹果像 IBM 那样,针对肿瘤、艾滋病等特有疾病提供治疗建议,恐怕很难有医疗专家会接受。

此外,苹果一直以来的工作模式也与医疗界不协调。苹果一向以高保密性著称,在产品发布之前苹果会一直对其项目保密。可是这种保密模式在医疗领域不使用,医疗领域的发展通常基于各种临床研究,需要与行业精英不断保持对话沟通。科技产品注重产品迭代更新,医疗行业注重谨慎与产品疗效,想要实现两者兼容发展,注定是条艰难的旅程。

下一步走向何处?

随着支持医疗产业观点的员工相继离开,苹果可穿戴医疗设备方向已然确立。元老员工的流失,并不会成为苹果健康团队发展的阻力。其实,苹果健康团队的人员更替一直很频繁。

罗宾·戈尔斯坦 2017 年末离职之前负责健康团队的监管工作,截至离职,他在苹果工作了二十多年;阿尼尔·塞西是前苹果健康总监,2017 年底离职后,他成立了一家健康科技初创公司;约基·马苏卡也曾领导健康团队,现在是谷歌的副总裁。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员工流动相当正常,虽然最近苹果健康团队人才流失严重,但有关健康部门“内乱”的言论可能过于夸张。

接下来,苹果将全力以赴投入消费端可穿戴医疗设备,在 Apple Watch 中加入更多健康监控内容。去年,苹果收购了睡眠追踪公司 Beddit;今年 5 月,苹果公司还收购了 Tueo Health,这家小型初创企业正在开发一套帮助父母监测睡眠儿童哮喘症状的系统,哮喘监测或将应用到 Apple Watch。

不要小看 Apple Watch 健康监控功能,这可能比特殊疾病大数据治疗建议更加靠谱。春秋时期的名医扁鹊就曾说过,他们家兄弟三个,大哥医术最好,二哥其次,他最差。因为大哥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二哥治病于病情初起时,他自己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扁鹊的故事虽然流传久远,但其中的道理并不陈旧。可穿戴医疗设备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自己的身体,消除亚健康状态,锻炼强壮的体魄远离疾病。

无论如何,健康业务都将是苹果未来的战略核心,特别是现在人们对 iPhone 的需求愈加疲软,苹果就更需要 Apple Watch 这些带有医疗健康功能的可穿戴设备来拉动增长。可穿戴医疗设备不会死去,它会在争议声中前进,迈向光明的未来。

文|我的极刻(微信号:MyGeekTimes)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