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后浪”推手B站市值涨涨涨,它离Netflix还有多远?

“后浪”推手B站市值涨涨涨,它离Netflix还有多远?

览潮网 5月30日讯(实习记者  李玲)《后浪》引发的讨论热潮还在继续,5月20日,B站又悄然推出了“姊妹篇”《入海》。

成功“破圈”,频频刷屏……将一直带着小众标签的B站推向了主流视野,赚足眼球,然而,巨亏的财报和让人疑惑的盈利模式,也让B站引发极大争议。当然,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其股价的不断上涨。

随着跨年晚会热度爆表后,今年以来,B站美股股价就开启了一路高歌猛进的上涨模式,截至5月28日美股最新收盘,其累计上涨65.09%。

其实,对于视频网站,其商业模式一直不被看好,前有A股的乐视,美股的优酷、爱奇艺,上市之后并没有预期的理想,业绩以“赔”为主基调,高投入,低回报的商业模式导致资本市场对视频网站的运营能力产生质疑。但B站这种小众化的特色垂直社区,正好克服了优酷三巨头大众化的视频平台存在的弱项。那么,B站到底有何特色,它能成为中国版的Netflix吗?

一季报巨亏5亿市值反而创新高

近期,B站发布了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显示,B站第一季度总净营收为人民币23.1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9%,净亏损为人民币5.39亿元。然而,当日,B站美股股价却大涨,市值超122亿美元,创上市以来新高。这或许可以解读为B站的一季报业绩好于市场预期,同时,也说明投资者看好B站未来的发展潜力。

其实,进入2020年以来,这个小众化、并没有进入主流舆论视野的视频网站,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声名鹊起,并且一副势不可挡的架势。

年初,B站以一场与众不同的跨年晚会,被推到“热搜榜”,舆论讨论热度久久未降温。这场跨年晚会吸引了逾8200万人在线观看,豆瓣评分9.1,被网友们称为“吊打了各大卫视的直播晚会”,B站以从未有过的高光形象出现在各方资本面前。

疫情期间,线上视频发展迅速,拥有优质内容的平台热度不断攀升,B站月活跃用户数增长至1.72亿,这是B站有史以来月活跃用户数增长最快的一个季度。“五四”青年节前夕,B站的《后浪》视频再一次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虽然争议很大,褒贬不一,但不得不说,这又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营销,B站再一次成功进入主流舆论的视野。

《后浪》的余波还未散去,近期,B站又推出MV《入海》,这是一个以毕业为背景和主题的MV,一时之间引发众年轻人的共鸣。

梳理B站从今年的跨年晚会到《后浪》再到《入海》,每一次成功营销的背后,都毫不掩饰B站“破圈”的野心:立足“Z世代”,面向“老中青”。

当然,创立于2009年的B站和它的用户放在整个中文互联网上依然是年轻的。但不可回避的是,已经走过十一个年头了,初代、二代用户都相继长大成人、步入社会。十一年间,B站的知名度与用户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截至2020年一季度,其月活数据是1.72亿,在我国的9.04亿网民、8.50亿视频用户中占不小的比重。

这意味着,B站已经不是那个小众的B站了,这或许正是资本看中的原因。

视频网站不是一笔好生意

近几年,移动互联网浪潮涌动,视频行业吸引了资本的关注,群雄并起,涌现出诸如乐视网、暴风影音、优酷、土豆、爱奇艺、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百度视频等一大批头部公司。

然而,经过十三年的大浪淘沙,视频行业“群雄并起”的时代落幕,乐视网面临退市,暴风集团深陷经营困境,曾经靠引进美剧一度占据优势的搜狐视频已彻底出局……如今行业内形成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国鼎立格局,三巨头寡头垄断地位稳固。

即便如此,三巨头至今仍深陷亏损泥潭,由于其背靠“大金主”才得以维持运营。优酷是阿里大文娱的承载平台;爱奇艺的背后是百度和小米;腾讯视频则有企鹅的海量用户不断导流。

大文娱是互联网生态里不可或缺的一环,视频行业是BAT等互联网巨头作为战略棋子来布局的,宁可忍受长期亏损也要守住阵地,单纯独立的视频平台已经很难生存。

随着知识产权意识的觉醒,视频内容版权费用水涨船高,视频网站需要不断的烧钱购买内容版权,加大IP库存,丰富视频种类,致使烧钱大战愈演愈烈。

从三巨头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的烧钱预算就知道,每年都是百亿级别的,2018年优酷版权预算300亿,腾讯视频250亿,爱奇艺100亿,三家预计预算亏损190亿,搏杀极为惨烈。可以说视频领域的竞争已经升级到白热化的阶段,其他竞争者想在该领域分得一杯羹,极为困难。

视频行业的商业模式也因此不被资本看好:一方面是其护城河太浅,内容高度同质化;另一方面是,用户黏性差,迁移成本太低。单一的盈收模式和高成本买来的内容版权难以变现,烧钱依然无法改变视频行业长期亏损的局面。

因此,视频平台寡头化是必然结果,三头格局稳定之后或有转机,其转移战场发力自制内容,逐渐摆脱对版权内容的过度依赖,同时推动用户付费习惯进一步养成,视频用户增值消费潜力增长空间正在增大,视频平台开始在艰难处境中开始探索新的盈利模式。

2019年后高瓴资本大举杀入爱奇艺,成为第三大股东,应该是看好视频行业困境反转的前景。

B站的不一样

尽管视频领域厮杀激烈,“新来者”很难有生存空间,但B站却能从中脱颖而出。

纵观其“上位史”

我们发现B站的“不一样”,其商业模式克服了三巨头大众化的视频平台存在的弱项:

第一

它的用户不是面对大众,而是年轻化的特定群体,所谓“Z世代”,粉丝忠诚度相对较高,有使用黏性,而且这些年互联网世界的拓荒已经逐渐养成了网民为优质内容付费的习惯。

第二

内容是各种UP主自己创造,通过粉丝货币化收取回报,已经形成了闭环,由于UGC(用户创造内容)+UGM(用户创造营销)的模式,尽管存在头部用户与平台的利益矛盾,但平台的烧钱成本能够有效控制。

第三

平台的生态可以提供足够丰富的数据,让平台为用户量体裁衣创作优质的内容,哔哩哔哩自身也可转型成有特色的内容制造商,对标的是美国的Netflix。

Netflix一开始是家出租录像带的美国公司,后来转型流媒体成功,《纸牌屋》《黑镜》几部爆款剧瞬间就让奈飞火了。

事实上,B站的《后浪》,还有新年音乐会,商业价值和传播效果极佳,甚至得到了官方主流媒体的接受和加持。不仅有央视、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官微的转发评论,还有不少高校官微的认可。

所以,《后浪》虽引发舆情滚滚,但B站估值的想象空间一下就打开了,在海外资本市场上,这是一个“中国版Netflix”的故事。

但B站能否成长为中国版的Netflix?还要看它是否具备持续推出爆款产品的能力,持续吸引粉丝的能力,持续拓展受众圈子的能力。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