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双11前天猫四面受敌,“二选一”谁是始作俑者?

双11前天猫四面受敌,“二选一”谁是始作俑者?

览潮网11月8日讯 (记者 唐刚)这个“双11”充满了火药味。

11月5日,广东格兰仕集团对外宣布,该公司10月28日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天猫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相关事宜提起诉讼,已于2019年11月4日得到受理。

同一天的报道还显示,电商巨头京东对天猫的起诉,由于拼多多和唯品会加入,腾讯系“三英战吕布”,“二选一”诉讼案,变成司法层面的“三打一”。

所谓“二选一”,一般指平台要求商家与自己签订独家协议,或以其他方式使得商家客观上只能选择一个平台进行合作与经营。

也就在11月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杭州召开“规范网络经营活动行政指导座谈会”,其间明确表示,会密切关注“二选一”,对各方反应强烈、涉嫌构成垄断行为的“二选一”适时立案调查。

历时多年的纷争进入司法层面,或将对电商“二选一”行为进行最后的历清。

只是,在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退休后的第一个双11,天猫竟然四面受敌,群众不断吃瓜之余,不禁也在想,这究竟是为什么?

格兰仕单挑

“匹马立高台,单枪挑乌云!”11月5日,格兰仕官微用这样一句诗句表达对外宣布,已经收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

网友点评,小诗里藏着“单挑马云”……不知已经退休的马云心里怎么想?

当天,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方面回应媒体表示,格兰仕诉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正在立案过程中,还未向天猫送达,案件具体信息不方便透露。

天眼查显示,格兰仕成立于2011年,主要业务为销售家用电器、商用电器及其配件、电子元件及售后服务等。

今年6月17日-6月19日,正值电商618大战,期间格兰仕连发7篇声明,《关于格兰仕在天猫平台出现搜索异常的声明》《请天猫高层站出来讲话》《别玩阴的》《格兰仕消失了吗?》《请加入正义的一方》《正告水军》《请天猫高层听听真实的声音》,自诉遭遇天猫平台“技术暴力封店”。

根据格兰仕方面的描述,自2019年5月28日格兰仕拜访拼多多以来,格兰仕在天猫平台的搜索端陆续出现异常,导致正常销售遭遇严重影响。

格兰仕方面表示,今年618大促期间,格兰仕官方旗舰店销售额同比下滑41.05%,格兰仕冰洗、厨卫旗舰店以及几家核心专卖店销售额同比均下滑60%以上。

“其实不止是618出了问题,从今年年初开始,格兰仕在不‘站队’后,天猫平台就开始对我们的正常经营进行干扰。”11月6日,格兰仕宣传部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年初至今,一直未得到天猫方面的回应,问题也一直没有解决。

腾讯系围攻

不得不说,对于电商,11月5日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

当天晚上,据澎湃新闻报道,电商巨头京东起诉天猫 “二选一”诉讼出现重大变局。拼多多、唯品会两大电商已向北京高院提出申请,请求以第三人身份加入诉讼。

此前,京东起诉天猫(“东猫案”)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索赔10亿元。相关诉讼材料显示,今年9月12日,京东向北京高院提出申请,请求通知唯品会、拼多多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9月26日,唯品会及拼多多在同一日向北京高院递交申请,请求以第三人身份加入诉讼。

据悉,唯品会、拼多多申请加入诉讼的理由完全相同,语言表述基本一致。两者认为,自己也是天猫重要的竞争对手,且在同一相关市场,也受到了“二选一”影响,因而“东猫案”的处理结果对两公司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据公开资料,2014年3月10日,腾讯与京东联合宣布腾讯入股京东15%,成为其重要股东。京东的2018年年报显示,腾讯持股17.8%,为第一大股东,刘强东持股15.4%,为第二大股东。近年来,腾讯又分别入股拼多多、唯品会等电商平台。2017年12月,唯品会发布公告,称腾讯和京东以现金形式向唯品会投资总计约8.63亿美元,交易完成后,腾讯和京东分别持有唯品会7%和5.5%的股份。拼多多2018年年报显示,腾讯持股16.9%,为第二大股东。

多名专家称,此次诉讼可谓电商领域的一次“火星撞地球”,司法如何界定互联网电商平台之间的竞争行为,将对电商行业的持续良性竞争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天猫怎么啦?

不过人们也认为,三个“腾讯系”电商联手 “围攻”天猫,并不意味着进攻一方就是清白的。

11月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杭州召开“规范网络经营活动行政指导座谈会”,召集京东、快手、美团、拼多多、苏宁、阿里巴巴、云集、唯品会、1药网等20多家电商平台企业参会。

座谈会上,京东、拼多多、阿里等电商平台先后发言。京东相关负责人表示坚决抵制“二选一”,绝不限制商家在其他平台做促销活动。拼多多相关负责人称遭遇“二选一”压力。

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没有明确提及“二选一”。她表示:“因为规模效应,我们与优秀商家合作,给消费者提供最优的消费体验、最低的价格,同时平台向这些商家提供最好的流量资源,形成多方受益的格局。但总有一些竞争对手对这种独家合作模式进行恶意阐述,这是一种恶意炒作。”

企业发言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司长梁艾福、反垄断局副局长徐乐夫等讲话。“互联网领域的‘二选一’、‘独家交易’是《电子商务法》明确禁止的行为,也违反《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既破坏公平竞争秩序,又损害消费者权益。”梁艾福表示,总局将密切关注相关行为,对各方反映强烈的“二选一”依法开展反垄断调查,营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有网友表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二选一”的盖棺定论,无疑是给阿里王帅一记响亮的耳光。

10月14日,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通过今日头条认证账号表示,围绕“二选一”的各种话题炒作早已令人生厌,“如果大家没记错,‘二选一’原本其实是某些企业用来竞争的手段,此一时彼一时,变脸的速度比脱裤子还快。”

王帅认为,“二选一”本来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也是良币驱逐劣币。平台为组织大促活动必须投入大量资源和成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商家品牌在货品、价格等方面具有对等力度,以充分保障消费者利益。

次日,京东副总裁宋旸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二选一”受伤最深的根本不是京东,是那些没日没夜为生活奔波忙碌的商家。平台资源稀缺更应该鼓励商家多渠道、多平台发展,多销售一点是一点,而不是用各种手段威胁打压,涸泽而渔的结果是让天下的生意越来越难。

而在10月20日举办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就“二选一”表态,称“二选一”的确给拼多多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也给电商生态里的商家和品牌商造成了难以计量的损失。

历时多年的电商“二选一”纷争在这个双11前夕达到高潮。

从目前的舆论形势来看,所有的矛头均指向天猫。天猫究竟怎么啦?难道阿里已经初心不在,“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成戏言了?难道任何价值观在利益面前都不堪一击?

电商“二选一”何时休?

只是,腾讯系京东们能否站上道义的至高点?

在翻看过往的纪录之后,网友不禁感叹:这天下乌鸦其实都一般黑。

追溯“二选一”起源,就不能不提到发生于2010年的3Q大战。

2010年11月3日,腾讯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因“360屡屡制造‘QQ侵犯用户隐私’的谣言,对QQ的安全功能进行恶意污蔑”等原因,腾讯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重新使用QQ。

360和QQ两者之间,用户只能选择其中之一。“二选一”一词由此进入公众视线。

同是在这一年,京东和当当上演了一场“二选一”戏码。当时京东要求图书商家、出版社只能两家平台中选一个进行销售。后来,刘强东接受采访时称,是当当先要求出版社“二选一”。

时移境迁,到2015年第三季度,当当最后一次发布财报,营收仅为京东的5.5%。京东的声讨“二选一”的对象也换成了天猫。

该年“双11”前夕,京东向工商总局实名举报阿里巴巴扰乱电子商务秩序,在大促过程中胁迫商家“二选一”。之后阿里则回应称,“不能把碰瓷和炒作当作事业。我们尊重实名举报,但今天是鸡实名举报了鸭,说鸭垄断了湖面。”

此后数年间,“二选一”在电商间的舌战变为群聊,几大主要的平台纷纷进入战局。

2017年“双11”前夕,正当京东指责阿里巴巴“二选一”时,苏宁以同样罪名发文怒斥京东,“京东发明的二选一霸权行为和基于此产生挟制商家的系统化手法,在过去30年闻所未闻。”

同样在“双11”前夕,2018年拼多多开始指责天猫“二选一”。今年,一年一度“双11“电商价格战、补贴战打响之际,”二选一“的话题也被再次点燃。而京东、拼多多、唯品会联手起诉天猫的消息,意味着历经数年后,腾讯系的电商平台开启了配合作战的模式,开始从各个层面出击,力图合围天猫。

虽然京东方面一直声称天猫“二选一”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但天猫方面则坚持“二选一”的说法是炒作,实际上是天猫在与优秀的商家进行独家合作。

有媒体评论道,“二选一”并非选择题,而是是非题,至于谁是谁非,相信法律会给出公正的答案。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