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头条独挑BAT,张一鸣没有边界?

头条独挑BAT,张一鸣没有边界?

览潮网8月6日讯 最近,张一鸣做了两件事。

一是拿起罗永浩留下锤子,敲响智能硬件第一战;再就是打造通用搜索引擎,把战火从腾讯引向百度。

从内容、社交到游戏,“头腾”战火熊熊;搜索产品上线,“百头”烽烟再起;从教育到电商,分羹天猫京东拼多多;收购锤子,硬件布局从此起步……

张一鸣曾说自己“做事从不设边界”。起初是说他早年在职场时,在完成本职工作后也会帮助其他同事解决问题,不强调“这是谁的工作”。如今,伴随着字节跳动的步步进攻,这句话正被赋予新的意义。

“百头大战”烽烟起

此前罗永浩收购苹果梦碎。年初,张一鸣接手锤子科技,吴德周领衔的手机团队加入字节跳动,被收购的还有SmartisanOS的专利。

彼时,字节跳动官方称,收购的目的是为了“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

然而就在几天前,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正在秘密研发智能手机,负责人正是吴德周,而吴德周的汇报对象正是今日头条CEO陈林。

7月29日,字节跳动方面确认了这一消息。回应道,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前,锤子公司内部就已经在规划这款手机了,该项目更多是延续之前的产品规划,用以满足锤子老用户的需求。

难道说不是因为互联网公司都有一个硬件梦?偏不信邪张一鸣,带领头条造手机,胜算会比其他互联网公司更大吗?

此议未息,波澜又惊。

近日,字节跳动发布招聘启事,宣称将从0到1打造通用搜索引擎,“搜索团队覆盖了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火山、懂车帝等产品,正在全力打造出一个理想的搜索中台架构。”

根据招聘广告介绍,搜索部门汇聚了来自公司推荐/广告/AILab 团队的技术精英,还有来自Google、百度、Bing、360搜索团队的搜索技术骨干,并已应用大规模机器学习等方法。

8月1日,字节跳动方面就全网搜索引擎一事回应称,搜索产品已经上线,用户可以通过今日头条上面的搜索框进行试用。

这,不是向百度公然宣战么?

先前,字节跳动和百度在搜索领域已频频擦枪走火。

5月,百度以今日头条盗用其搜索结果为由发起诉讼,向其索赔9000万,道歉30天。而抖音也立即向百度发起诉讼,称其窃取抖音短视频,不约而同也索赔9000万元。

如今,字节跳动和百度之间的业务竞争更趋激烈。一方面,字节系产品不断拓展边界,正式上线搜索频道直指百度搜索核心;另一方面,百度在信息流和短视频业务上也频频发力,对字节跳动旗下核心产品构成威胁。

自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以后,百度一直是搜索领域的老大哥,牢牢把握着市场的大多数份额。凭借着百家号、百度贴吧等产品,搜索业务一直是百度稳定的现金奶牛。

年初,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份,国内搜索引擎公司主要包括百度、360搜索(好搜)、神马搜索、搜狗搜索等。此外,还有在国内运营的国外搜索引擎公司,主要有谷歌(香港)、微软必应,其它可忽略不计。

以PC+手机综合搜索引擎市场份额为例,截至2019年1月份,中国搜索引擎排名大致如下:

百度:70.3%;神马:15.62%;搜狗:4.74%;360搜索:4.45%;谷歌:2.57%;必应:2.01%;其它:0.31%

在中国市场,百度搜索引擎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不过,其在全球搜索引擎份额中却仅占有1.01%。

2019全球搜索引擎市场排名(截至2019年1月份):

谷歌搜索全球搜索引擎份额占有率达到92%(去年3月份为91.25%),是全球市场的绝对老大。但中国搜索市场占有率仅2.57%,中国市场份额很低;

百度虽然是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绝对第一,但全球搜索引擎份额占有率仅1.01%(去年3月份为1.5%),全球搜索引擎市场份额极低;

作为新兴的互联网巨头,搜索方面是字节跳动目前所欠缺的。出于对生态链的补充,字节跳动不能不进军搜索领域。

移动端的信息检索,不仅是一个带来广告收入的利器,在很大程度上,它也是一个流量的入口,对于企业的战略布局不可或缺。

所以,进军搜索领域,不仅关乎字节跳动当下的发展,更能在未来风云莫测的商海中争一线先机。

对于两家的异同,有人作过比较。同样是卖关键词竞价广告,与百度不同的是,今日头条的售卖逻辑更加效果导向。百度的竞价逻辑是,价格越高,你的广告出现的位置越靠前。而在头条,价格越高,你的广告会得到更高的用户匹配度,也就是说被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用户刷到的概率更大。

当然,短期内,字节跳动不太可能动摇到百度在搜索领域的统治地位,而且字节跳动也无意动摇其地位。

此前,网上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一度将百度推到风口浪尖。5月20日,百度发布今年一季度财报,其首次出现亏损,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也随即离职。

众口皆说天下苦百度搜索久矣,但其初心何人能唤醒?字节跳动进军全网搜索会对其有所刺激吗?

搜索领域,总有一战。这一战或决定,百度(Baidu)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究竟谁才是BAT中的那个B!

“头腾大战”火未熄

在与百度开战之前,中国互联网界延续时间最长的一场纷争应是“头疼(腾)大战”了,这一场战事至今没有结束的迹象。

2016年,张一鸣接受商业杂志《财经》的采访。当被问及如何比较字节跳动与中国现有科技巨头的策略时,他把字节跳动比作是腾讯和华为的结合体。

“百度的商业策略是比较看中三年内的盈利,他们是广告变现导向,”他说,“而腾讯是用户时长导向,他们更在意用户是不是在腾讯盘子里玩。”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

他表示,字节跳动的导向“是偏腾讯,加一点华为”。“华为很重视底层和基础设施。我发现公司越强大就越往底层走。”张一鸣称。

至今还有腾讯员工清楚记得两年前,张一鸣去腾讯内部做分享的场景。

那是在腾讯媒体团队集聚的西格玛大厦,一两百人规模的小礼堂人满为患。张一鸣身材瘦小,气场并不强大,但言语中,透露着对自己观点的极其自信。

2016年上半年,腾讯和今日头条在内容上的竞争上忽然间开始火星撞地球。今日头条喊出要成为国内第一的内容创作平台,腾讯则拿出“芒种计划”要用2亿补贴抢夺内容创作者。

此时,两家尚无大的冲突。张一鸣接连为腾讯各种大会捧场,也出现在2017年乌镇大会的“东兴饭局”上,与马化腾觥筹交错。有传言腾讯将通过第三方机构代持今日头条,以致外界甚至不少腾讯员工都还将今日头条视为“腾讯系”。

但“头腾大战”终于还是来了,起因是短视频。

2018年5月8日,张一鸣在其朋友圈庆祝其旗下品牌抖音获得App Store第一季度下载量第一,并在留言中发表: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随后马化腾评论:可以理解为诽谤;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2018年3月,部分微信用户发现,朋友圈看不到好友分享的抖音短视频链接,外界认为是“腾讯屏蔽了抖音”。

今日头条将腾讯的行为解读为针对自己的不正当竞争,利用自己微信的垄断地位,抵制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从而发展腾讯旗下的短视频平台微视。

朋友圈的一场口水战,正式拉开了“头腾大战”的序幕。

接着腾讯一纸封杀公告,干脆让微信朋友圈停止了对各家短视频APP的直接分享功能,连亲儿子微视和干儿子快手也没能幸免,可谓狠起来连自己都打。

之后,如果想在朋友圈分享小视频,只能先在各软件下载到本地后,再重新上传到朋友圈并且时间被限定在十秒,大大限制了用户在朋友圈的分享权力。

今年,字节跳动进击游戏,新的战场拉开。

在国内,腾讯一直是游戏霸主,2018年其网络游戏总收入1284亿元。游戏市场分析公司Newzoo的数据显示,去年腾讯游戏收入继续排名全球第一,占据全球游戏收入的15%。

张一鸣曾在字节跳动7周年时形容创业是“大力出奇迹”,可从腾讯口中抢食游戏,又谈何容易。

7月23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之前的“头腾大战”其中一宗案件作出判决。法庭要求,头条系平台应停止直播腾讯的《王者荣耀》和《穿越火线》2款游戏。

根据公开信息,从去年到目前,腾讯在游戏方面对于头条系的诉讼已经累计达到了15起!

大举进军电商战场 

张一鸣已经独挑BT,对于电商阿里,他难道不会有所行动?

9万亿电商市场,张一鸣如果不动心,还能是张一鸣吗?

是的,今日头条也要做电商!

5月22日,今日头条正式宣布进军C2C,推出头条小店向全体创作者开放申请。

请注意,是全体创作者!只要你在头条号上发内容,就能成为店主。这意味着,所有人都能在头条号上完成内容到商品的变现。

头条小店开通后,店铺页面会出现在店主的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小视频等所有头条系产品的个人主页上。店主的商品不仅能通过图文和视频展示,还能通过李佳琪式的直播进行吆喝。

头条小店开张,令业界为之一惊。其实,今日头条早就有做电商的野心。之前发布过值点,内测阶段邀请了头条上的头部写作者开店。比如著名的@ 脑洞历史观,将一本书卖到全国断货,小店月流水200万元。@ 巧妇9妹的小店一年卖出765吨水果,年成交额1500万。

这些成绩放在电商帝国淘宝上来看,也许微不足道。但对于内测的头条来说,就是相当好的成绩了。它让这个准备做电商的平台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电商市场,前有阿里这样的老牌帝国,后来拼多多这样的后起之秀,似乎早已被瓜分殆尽才对。今日头条做电商还有什么路子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些年,阿里和腾讯之间一直在相互侵蚀对方的领地。阿里是电商帝国,却一直想做社交。腾讯是社交帝国,也一直想做电商。他们都曾做过很多努力和尝试,比如阿里的钉钉,甚至支付宝里用蚂蚁森林、圈子、小程序等,至今难以有成。腾讯在微信公众号里开辟微信小店,让每一个公众号都可以卖货,同样也不成气候,倒是成就了拼多多,是个意外。

头条做电商,似乎是淘宝和腾讯的结合体。张一鸣的电商野心其实在5年前就已初次暴露。

2014年,成立仅两年的今日头条推出“今日特卖”功能。虽碍于羽翼未丰的现实无力正面进入电商,却第三方电商平台导流,抽取服务费,却踏出了进入电商圈的第一步。

两年后,他先是和刘强东联手推出“京条计划”,做了一个“电商+内容阅读”模式,专门给京东导流。又过了两年,他也马云达成深度合作,将旗下另一爆款抖音和淘宝打通,为后者送去垂直流量。

为了充分挖掘抖音的商业价值,张一鸣还推出了抖音小程序,从此短视频页面可以直接跳转到商品购买详情页,小米有品、网易考拉等平台商家纷纷涌了进来。

2018年8月,经过前期紧锣密鼓的筹划运作,张一鸣推出了自有电商平台——值点,正式杀入电商市场。

值点的产品购买模式和大多数电商相似,商品类别、介绍、购买、评论等流程,别人有的它都有。底部还有“值得买”和“值得看”,通过内容推动用户买买买。

从值点到再到头条小店,短短几个月,张一鸣就将战线从B2C拉到了C2C。毫无疑问,他并不是要复制一个淘宝,而是要做一个社交版的阿里。

看来,马云、张一鸣也必有一战!

没有边界张一鸣

相较于互联网三巨头(阿里、百度、腾讯),字节跳动除了沉淀积累下来的用户基础,缺乏的还有成熟的支付系统,如何建立完美的生态链仍是字节需要长远考虑的问题。

2019年5月14日,《新财富》杂志公布201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以2018年底数据为时间基点),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以2260.4亿元的财富值居中国富人榜首位;马云财富值为2206.1亿元,紧随其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则首次进入前十。

这一年,中国最富十人中,只变动了一个人,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一次。

变化就发生在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的身上。今年,他取代了李书福、李星星父子在前十名中的位置。

从赤手空拳到坐拥770亿元财富,杀入富人榜前十,张一鸣只花了7年。

(网易总部目前应为浙江杭州)

字节跳动科技公司目前是世界上价值最高的创业公司,估值达到750亿美元。商标注册记录显示,字节跳动还在觊觎支付等金融科技领域。

当字节跳动还以今日头条著称时,其创始人张一鸣就已暗示,他的公司愿景不在于短期盈利,而是要打造一个生态系统,甚至还可能要建立自主基础设施。

人们不会忘记,2008年,饭否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就叫张一鸣,时年26岁,担任公司的技术合伙人。可巧的是,他与饭否创始人王兴恰好是老乡,同是福建龙岩人。后来他们被业界称为“龙岩双煞”。

这位王兴的老乡小王兴4岁,在饭否工作的那段时间,常到王兴的办公室找书看,就市场趋势和王兴交换意见。

后来,张一鸣坦承,这些交流对他的未来的发展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今日头条的思路跟饭否有一定的关联”。

在饭否的这份工作仅持续了一年,但他们的交集却不止于此。今天,王兴创立的美团和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成为互联网行业中“TMD”三小巨头之二。作为互联网界两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龙岩双煞”多次共同出现在杂志封面、乌镇互联网大会等场景中。

2017年,美团开始频频开始破“边界”,先后向外卖、酒旅、出行等业务扩张。业内关于“美团边界在哪里”的讨论甚嚣尘上,王兴一句“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将“边界”这个话题推到新高度。

巧合的是,在字节跳动的“字节范”里,有一条关于“始终创业”的内容,其第一句话就是:自驱、不设边界,不怕麻烦。

2018年4月,今日头条公司更名为“字节跳动”后,先后发起了向教育、游戏、社交等领域进攻的号角,也成为当红的正在热火朝天探索“边界”的公司。如今,他的触角更是伸向了BAT三巨头的腹地。

张一鸣曾说,“做事从不设边界”。起初,这只是形容他早年在职场时,在完成本职工作后也会帮助其他同事解决问题,不强调“这是谁的工作”。如今,伴随着字节跳动的步步进攻,这句话正在被赋予新的意义。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