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趋势报告连续24年刷屏,“互联网女皇”何许人也?

趋势报告连续24年刷屏,“互联网女皇”何许人也?

览潮网6月12日讯(记者  唐刚)

“女皇”再次驾到。

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公布了2019年《互联网趋势》(Internet Trends)报告,这是她第24年公布互联网报告。

333页的幻灯片报告涵盖互联网领域方方面面的内容,据说,这是最受硅谷期待的一份报告。

报告中关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内容由高瓴资本撰写,这也是“互联网女皇”连续第六年与高瓴资本合作。

人们在翻阅这本报告的同时,对“女皇”本人也兴趣倍增。

八大要点透视2019全球互联网趋势

一、互联网人口红利持续衰减

2018年,全球约有51%的人(38亿人)是互联网用户,高于2017年的49%(36亿人)。由于上网人数众多,新用户获得难度加大,2018年增长放缓至6%左右。

全球新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4%,而2017年为0。

二、科技企业强大,市值前30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7席

截止6月7日,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中,有7家是科技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Visa和强生这三家非科技公司除外。它们依次是微软、亚马逊、苹果、谷歌母公司Alphabet、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Visa、强生公司。

前30大互联网公司,美国18家,中国7家。

阿里巴巴(6)、腾讯(7)、美团点评(17)、京东(18)、百度(19)、网易(22)及小米(29)上榜。

三、设备向移动端转移:社交、视频以及图片分享瓜分用户时间

报告公布了移动端用户占比最高的几大应用:Facebook、YouTube、WhatsApp、微信、Instagram、Facebook Messenger、Twitter、Snapchat、Pinterest、Twitch。

由此可以看出,用户在移动端的时间主要从事三方面的行为:社交、视频以及图片分享。

四、美国电商和广告稳健增长

目前电子商务占美国零售总额的15%,增长有所放缓,第一季度同比增长12.4%,但仍高于普通零售业务的增长,后者第一季度同比仅增长2%。

美国互联网广告支出加速增长,去年增长22%。大部分支出仍花在谷歌和Facebook上,但亚马逊和Twitter等公司的市场份额正在增长。其中大约62%的数字显示广告支出是用于程序化广告,这一比例还将继续增长。

五、科技公司面临“隐私悖论”

隐私是互联网领域绕不开的敏感话题。报告强调,相对于一年前来说,全球人变得更加担心互联网隐私。数据显示,在第一季度中,全球 87% 的网络流量是加密的,而 3 年前这一比例仅为 53%。科技公司正在面临“隐私悖论”,它们一边利用数据为用户提供便利,一边侵犯用户隐私。

六、云计算普及率大幅提高

报告以欧洲和美国为例,截止到今年第一季度,PaaS 平台和 LaaS 平台的覆盖率分别为 37% 和 49%,而这一数字在去年分别是 27%、39%。

七、新闻传播渠道改变

美国人花在数字媒体上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多:2018年为每天6.3小时,同比增长7%。大部分增长来自移动端和其他连接设备,花在电脑上的时间减少了。

报告表示,如今有 43% 的人通过 Facebook 来获取新闻,21% 的人通过 YouTube,12% 的人通过 Twitter。

八、互联网将变得更像一个污水池

大范围地清除有问题的内容变得更困难,而且互联网通信的本质使得在网上的内容比以前更容易被放大。例如有一些问题:42%的美国青少年接受过网上的攻击性称呼,恐怖分子在YouTube等网站上被激化,以及社交媒体鼓励政治分化加剧。

中国互联网:短视频抢眼

2018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已达到8.2亿,移动互联网数据流量同比增长189%,其中,短视频对中国互联网流量和使用时长的增长功不可没。

线上游戏正日益改变着中国的支付、电商、零售、教育以及更多行业,通过游戏化和数字化为传统行业赋能的新模式正在重构人们的消费体验。

以微信为代表的及时通讯软件,通过小程序等形式大大促进了产品交易与服务的创新发展;电子商务的持续发展使得部分单一功能APP进化为集多种功能于一身的超级APP,用户活跃度和交易频次得到进一步提升。

从线上到线下,再到全渠道的零售创新重构了消费者的购物体验,“新零售”赋予传统零售行业以崭新的生机和活力。

教育和政府服务向线上延伸,逐步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

女皇其人

“互联网女皇”这个称号只属于玛丽·米克尔一个人。二十年来,她一直被视为互联网行业的诺查丹玛斯(大预言家)。

这位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在去年9月离开凯鹏华盈后,与人共同创办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Bond Capital。这是她早年就有的梦想。

而在凯鹏华盈,米克尔担任了8年合伙人。

硅谷著名风投家钱智华说:“整整一代创业者都是看着玛丽的研究报告成长起来的。把这些报告排列起来,你会发现她的预测会在24个月后成真。”

当美国财经杂志《巴伦周刊》1998年首次将“互联网女皇”这顶桂冠授予她后,这一荣称便一直与她相伴。

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印第安人。

1959年,米克尔出生于美国中部印第安纳州一个乡村,父亲是一名钢铁行业的商人,母亲则是全职主妇。受父亲影响,米克尔很小就建立了对高尔夫和投资的兴趣。高中时,她在一次选股比赛中胜出,被她选中的股票飞速上涨,连老师都大吃一惊。

1981年,米克尔获得印第安纳州迪堡大学(DePauw University)的心理学学士学位,并在次年加入最负盛名的券商美林公司(2009年被美国银行收购)担任股票经纪人。

1986年,米克尔获得了康奈尔大学的MBA学位,同年她加入了知名投行所罗门兄弟(1998年被并购),开始担任分析师并负责当时还是新兴领域的科技行业。

最初米克尔只是打算做两年卖方分析师,然后就开始管理投资基金。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一直从事25年的分析师,并成为美国最成功、最具影响力的分析师。

她的明星分析师之路开始于1991年,这年她加入了另一家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从此开始了自己辉煌的科技分析师生涯。

在摩根士丹利效力的20年时间里,米克尔成长为美国大众最为熟悉的股票分析师。她所负责研究的科技公司市值增长超过了1万亿美元,这些科技公司包括了Adobe、阿里巴巴、亚马逊、苹果、戴尔、EA、谷歌、微软、Priceline和雅虎等等。她也从一个普通分析师一直晋升到摩根士丹利的董事总经理。

米克尔的起点是1994年。这一年,米克尔在《纽约时报》上偶然看到一篇讲述创业公司Mosaic研发网络浏览器的报道。她立即意识到,这种网络浏览器可能会改变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随后就联系了Mosaic的两位创始人吉姆·克拉克(Jim Clark)和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并向华尔街投资者大力介绍这家公司。

Mosaic后来改名为网景,并于1995年在纽约上市。得益于米克尔与网景两位创始人的良好关系,摩根士丹利成为网景首次公开募股(IPO)的主承销商。当年8月9日,网景上市首日收盘,股价从14美元的发行价暴增至75美元,创下了当时的上市公司首日涨幅记录。当年网景IPO也成为互联网时代到来的一大标志。

同年,玛丽·米克尔推出了自己的第一份互联网报告,在报告中她大胆的指出:“电子邮件是当前互联网的‘杀手级应用’,浏览信息的服务则会是明天的‘杀手级应用’”。

当时的英特尔总裁安迪·格罗夫给她寄了邮件,称自己在飞往夏威夷渡假的途中读完了这份报告之后,下定决心要将英特尔带入网络时代。

后来,在《福布斯》的一次专访中,米克尔透露,其实第一份报告发布的三年前就开始着手研究了。

“那段日子,团队经常聚在一起讨论如何谋篇布局。因为没有经验,进度非常慢,我自嘲说,如果这份报告最后得以出炉,将创造出版业史上的最慢纪录。尽管经常毫无头绪,但我们始终坚信报告会完成。”米克尔表示。

在随后两年,米克尔和摩根士丹利又接连发布了《互联网广告报告》与《互联网零售业报告》,一举奠定了她在互联网领域第一分析师的地位。

在互联网行业迅猛增长的九十年代后期,米克尔的影响力不仅限于行业高管与投资者,她已经成为美国民众最为熟知的互联网分析师。她向投资者推荐的美国在线、戴尔、亚马逊、eBay等公司股票,都很快带来了超过十倍的投资回报。

这时,米克尔已经成为摩根士丹利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金字招牌。

就在这一时期,《巴伦周刊》将她冠以“互联网女皇”(Queen of Net)的称号。她的个人声望与影响力也因此达到了顶峰。而她本人单在2000年的个人收入就超过了2000万美元。

物极必反,盛极而衰。

2000年,米克尔主导了美国最大的网络服务提供商美国在线斥资1640亿美元收购媒体公司时代华纳(Time Warner)的并购交易。米克尔非常自信地认为这起并购会成为有史以来最赚钱的并购交易,然而这两家公司的合并却是一场彻底的灾难。随着网络泡沫破灭,2002年末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宣布亏损近1000亿美元,创下了公司亏损的最高记录。

米克尔不仅从“互联网女皇”的宝座上跌了下来,还摊上了诉讼案——2001年,华尔街投资者对其发起两起联合诉讼,理由是米克尔有意向投资者传递错误购股建议,使他们蒙受了经济损失。

有观点认为,由于得到摩根士丹利的力挺,公司“不小心”销毁了大部分电子邮件,在检察官能够找到的电子邮件记录中,她的内容非常谨慎,办案人员最终没有找到相关证据证明她故意误导投资者。

当时,美林亨利61博罗吉等多名知名分析师为此被判入狱,在其他分析师或入狱或退出行业的形势下,米克尔成了唯一一个“幸存者”。最后,这一事件由投行们支付巨额赔款,并保证会改进工作流程为结局,画上了句号。

米克尔事后也承认,自己对互联网泡沫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推波助澜,她说:“要承认这一点并不容易。投资者的确在我选择的股票上赔了,对此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的余生将牢记这一点。”

随着互联网泡沫的逐渐消退,带薪休假数年后,玛丽·米克尔再度回到互联网圈。

2004年,摩根士丹利成为谷歌IPO的主承销商,米克尔与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良好私人关系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此后她每年推出的互联网报告,仍然是科技互联网圈的“风向标”。

重回互联网中心后,米克尔选择了转身风投。2010年底,她辞去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的职位,成为知名风投公司凯鹏华盈(KPCB)的合伙人,这家机构曾因投资了亚马逊和谷歌等公司,在行业内享有盛誉。

此后,米克尔帮助凯鹏华盈投资了几十家公司,其中不乏Twitter、Facebook、京东等巨头。

凯鹏华盈合伙人泰德61舍莱恩曾评价她说,“世上只有一个玛丽·米克尔。过去三十年,没有人能像她一样一直站在时代前沿,预测与理解大多数主要科技趋势。”

对于“互联网女皇”这个称呼,米克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笑而过,“总比叫做互联网外婆好吧?”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