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违宪 一场绝地反击的正义之战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违宪 一场绝地反击的正义之战

览潮网3月7日讯 屡遭不公平打压和遏制下,华为对美国发起最强反击!今天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深圳总部宣布:决定起诉美国政府。郭平表示,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该限制条款违背了美国宪法,妨碍华为参与公平竞争。

从霸权到霸凌,美国在强权的路上更加咄咄逼人。在当今各种力量竞争的“丛林世界”中,敢对敢于对美国说不的国家寥寥无几,如今,作为一家企业,中国的华为直面美国霸权,并将美国政府告上法庭,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气魄?

华为连诉美加政府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华为宣布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对《2019年国防授权法》(“NDAA”)第889条是否符合宪法规定发出挑战。

去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禁止美国联邦部门使用华为产品的国防授权法案,在发布会上,郭平表示,华为希望法院判定这一针对华为的销售限制条款违宪,并判令永久禁止该限制条款的实施。

华为的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则讲述了公司将会起诉美国政府的内容。华为认为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做法构成了“剥夺公权法案”的情形,即该法案中的条款对华为构成了明显的“未审先判”,而美国的宪法则禁止美国国会通过这样的法律。

郭平还在讲话中提到了美国政府曾经入侵华为服务器、窃取了大量的邮件和源代码,却从来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支撑其关于华为是网络安全威胁的证据,可美国政府以及像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这样的人,仍然坚持要污蔑华为公司。

更糟糕的是,美国政府试图阻止华为参与其他国家的5G网络建设。“我们怀疑它不让其他国家使用华为产品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担心其他国家会使用先进的5G技术赶超美国?”

郭平强调,采取法律行动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我们希望,法院能做出对华为以及美国人民都有益的正确决定。

3月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就华为宣布起诉美国政府答记者问。陆慷指出,华为是就美国国会通过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的合宪性问题提起了诉讼,关于这个法案本身,实际上中国政府也就其中涉华的消极内容,当时就向美国政府和美国有关方面提出了严正交涉,表明了我们的反对立场。至于华为公司在美国起诉美国政府的这一举动,我们认为企业通过合法方式来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这是完全正当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业内揣测这与“孟晚舟事件”有关。此前,华为律师团已经向加拿大法院递交诉讼,准备起诉加拿大政府以及相关的司法机构。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3日消息,目前正被加拿大政府拘押的华为高管孟晚舟已经提起对加拿大政府的民事诉讼,指控其“严重侵犯”自己的宪法权利。孟晚舟的诉讼对象还包括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以及加拿大皇家骑警。孟晚舟方面表示,她本人2018年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被不适当地囚禁,搜查和审讯。

据《环球时报》报道,孟晚舟自12月1日被拘留,一直受到粗暴且有辱人格的对待。加警方将她在机场扣留带到拘留所的路上,就给她戴了手铐,当晚按照程序带她去医院及回拘留所的路上也给她戴了手铐,而带她从拘留所到法庭,以及庭审结束后去矫正中心途中,不仅给她带了手铐,还对她上了脚镣。

加拿大当地时间3月6日上午10点,孟晚舟在温哥华的卑诗省最高法庭再次出庭。经过17分钟的庭审,卑诗省检察方(Crown Council)律师表示与辩方律师团队达成协议,将此案延期至2019年5月8日再审理。

孟晚舟的律师Richard Peck表示,这一案件“高度不寻常”,他们对其后的“政治动机”表示“严重关注”。

华为酝酿和实施稳步反击

去年12月13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大使曾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署名文章称,孟晚舟被无端拘押事件不是简单的司法案件,而是有预谋的政治行动,是美国动用国家权力对一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政治追杀。

实际上,美国一直有打压华为的传统。仅2008年—2010年期间由于美国政府的作梗,华为三次并购被否、一次专利并购被否、两次交易被否。

2018年以来,打压更是变本加厉。2018年4月16日,美国《纽约时报》发布署名文章称:美国就华为是否违反了对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的贸易禁令展开了调查。

2018年4月17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发布禁购令:禁止美国运营商使用联邦补贴,购买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公司的设备,很显然针对华为。

2018年4月19日,“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可能支持某些企业进行商业间谍活动”,以提高中企竞争力并促进政府利益。华为赫然在列。

2018年下半年以来,在全面封杀华为的同时,屡屡传出美国试图说服盟友不要使用华为设备的消息。在亚洲,美国上周还警告菲律宾不要使用华为设备。

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应美国方面要求,在温哥华逮捕了华为副董事长、全球首席财务官孟晚舟震惊全球。

2019年1月,在美国政府压力下,美国电信运营商AT&T放弃销售华为手机的计划,随后,美国最大电子品零售商百思买也放弃销售华为手机。

并购受阻下架、禁购、调查……面对美国政府过去一系列的打压行为,华为正在酝酿和实施稳步的反击。

据美联社报道,在今年2月的MWC大会上,华为表现强硬,针对美国政府对华为存在所谓“安全风险”的指责,其轮值董事长郭平公开嘲讽道:“‘棱镜’、‘棱镜’,告诉我!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最可信?”郭平补充道:“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棱镜’,你可以去问问爱德华·斯诺登。”

在会上,他当场揭穿了美国政府的小九九:美国政府之所以长期将“威胁国家安全”的脏水泼向华为,是因为华为会妨碍美国随心所欲地进行监听行为。因为,华为的电信设备如果在全球范围使用更多,美国国家安全局收集信息的难度就越大。郭平强调:华为没有也绝不会设置后门,也永远不会允许任何人在华为的设备上做这种事。

在这之后,郭平还在《金融时报》上发表署名文章一针见血指出,“如果美国通过把华为抹黑成‘安全威胁’从而成功把我们阻挡在全球5G网络之外,那么它就能够保住想监听谁就监听谁的能力”。

华为并不是威胁,华为恰恰是通信安全的保障,华为的反守为攻可谓正中美国要害。“在网络安全上,华为是全世界最开放、最透明、接受审查最多的公司,对此我们感到自豪。”华为全球网络安全和隐私官约翰•萨福克表示。

事实上,针对华为产品安全与否,美国国内的专家和企业也有不同的声音。美国国家安全局退休专家普里西拉认为,美国政府称“华为设备可能为中国情报部门留下后门”,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它有可能被发现”。沃达丰CEO Nick Read表示,希望看到针对华为产品的风险报告,如果美国政府有相关证据,应该分享出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安全风险只是“幌子”,2月27日,美国电信运营商AT&T向媒体承认华为是一家非常有能力而且非常成功的公司,而当被问到“美国是否出于政治目的打压华为”时,AT&T也毫不犹豫地承认道:当然是。

华为网络安全透明中心近日在布鲁塞尔开幕,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呼吁各国政府、电信业和监管机构共同努力,制定一套统一的、客观的网络安全标准。胡厚崑认为,一个共同的标准,法律和技术上的验证,将有助于在行业建立起信任。

正义之战得道多助

在美国对华为不断打压变本加厉之时,华为宣布在短时间内,将美国的57家生产商全部撤回国内,外媒MENAFN指出,美国政府对华为电信设备的提防与限制,将使得美国乡村偏远地区的电信运营商的发展受阻,变成美国对华为抗战的牺牲品。

郭平强调,打压一家在5G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的企业,也将损害一些国家本来可以因早期推出5G网络而获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则认为,美国在国际上制造、炒作有关华为设备安全问题,实际上给华为做了广告,让世界人民都知道在5G技术领域华为是最棒的。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国的“游说”不仅没成功,就连围堵华为的“五眼联盟”也出现裂痕。在“五眼联盟”(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国家中,只有澳大利亚禁用华为5G设备。加拿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命于美国。英国对外表态称:华为5G设备风险可控,并没有禁止使用华为5G设备。新西兰也发布“辟谣”消息称:新西兰从未将华为排除在本国5G建设选择之外,大有看势头不对“叛变”的迹象。

其实,“五眼联盟”的风向突变并不惊奇。因为不论美国如何打压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华为已经在国际电信市场上抢占高地的现实。就算脱离美国市场,华为依然在全球拥有50多个商业合作伙伴了,并签订了30多个商业合同,5G基站的发货量已突破4万个,占据全球电信设备市场近30%的市场,华为远比想象的有实力的多。

在美国的打压之下,华为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愈战愈勇.任正非说:感谢美国,正是美国对我们的无理刁难,才让华为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技术更加先进。才能在世界上赢得更多的尊重和订单。

同样,面对美国的打压,华为也展现出了硬怼的骨气。去年末,任正非在华为内部IRB战略务虚研讨会讲话时表态,现在我们和美国赛跑,到了提枪跨马上战场的时候,要把英雄选出来,没有英雄就没有未来。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任正非说,华为整个公司很愤怒,不怕谁,我们有能力自己站起来,不做亡国奴。投降没有出路,从来亡国奴就是人人蹂躏。

通信网络产业观察者奥卡姆剃刀表示,一般情况下,企业都是不愿意跟政府叫板的,但美国政府的全球围剿战略就是要你死,只有奋力反抗才有希望。

实际上,华为拟对美国发起的诉讼,并非中国企业诉讼美国政府首例。2010年,中国通领科技集团曾对美国政府发起诉讼,并最终获胜。

这也不是美国政府第一次被跨国企业告上法庭。此前,来自俄罗斯的知名软件公司“卡巴斯基”也曾在被美国政府以“间谍”为由封杀后,以和华为相同的理由起诉了美国政府。不过遗憾的是,卡巴斯基输掉了在美国的官司以及后续的上诉。

之前也有过三一重工起诉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案例,起因是奥巴马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了三一关联公司在美国俄勒冈州的风电项目,最终告奥巴马违宪成功。

华为告美国政府,胜算几何?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认为,华为提起这个诉讼,有美国法律的依据,也有道义上的正当性,这个起诉对华为既是一个不得不的选择,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如果美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华为产品安全性存在问题的证据,他的败诉是情理之中的。

起诉美国政府对于华为来说,当然是件有风险的事情。虽然一家公司与一个超级大国政府的对抗显然不是一个量级的较量,但华为哪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美国拉下马的风骨让人肃然起敬。

事实上,起诉美国政府算得上一着妙棋。正如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宋国友所言,对华为而言,打官司比不打好。在程序上,不打,就等于是束手等着美国那边操作。打了,赢了更好,即便输了也没更多损失。这个过程还能变相给华为的全球品牌做个广告。(小青桔)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