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翟天临认错发文致歉,其不知的知网,利润竟如此高!

翟天临认错发文致歉,其不知的知网,利润竟如此高!

有北大还行撒贝宁,不知妻美刘强东,还有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今有不知知网翟天临。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其“知网为何物?”的一句回答不仅让翟天临上了热搜,博士人设崩塌,扯出的一系列学术圈的问题,更是让吃瓜群众对“知网”产生了兴趣,知网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平台?背后是怎么运作的?

翟天临成功科普了知网

春晚舞台上,翟天临在小品《“儿子”来了》中,扮演了一名揭穿骗子的警察。不过新年还没过去几天,自己就被“打假”了。

在一次直播中,面对粉丝的提问,翟天临竟因回答“知网是什么东西啊”被质疑“博士学位掺水”,不仅被四川大学官网列入“学术不端案例”公示栏,连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深陷舆论风暴,纷纷发出声明称,将按照相关程序启动调查程序。

针对“翟天临涉学术不端”等问题,2月14日,北京电影学院官方微博发布说明称:已聘请校内外专家,对有关材料进行了调取和初步审查,目前已进入正式调查阶段并通知翟天临本人。

对此,不少人心中疑问:国内的博士不知道知网的可能性有多大?显然,“不知道知网,怎么能写论文呢?”几乎成为每一个大学生心中的共识。知网到底是什么呢?

所谓知网,是世界银行于1998年提出的概念,正式名称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NKI)。中国知网,即CNKI工程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在1999年6月发起,是中国最大的中文信息知识服务提供商。

知网可以说是国内论文的大本营,拥有极其丰富的信息资源,包括期刊、学位论文、会议文献、报纸、外文文献、年鉴、百科全书、词典、统计数据、专利、标准、成果、手册等,是进行论文查询阅读的最一般工具,如同普通人买车票经常登录的12306一样。

虽然知网并非国内唯一文献数据库,高校常用的中文学术数据库还包括维普、万方等,但知网是目前公认的期刊内容覆盖最为全面的平台。

数据显示,知网共收录有1994年以后国内6600余种期刊的题录、摘要以及4000多种期刊的全文。实现核心期刊独家占有率90%以上,比起其他数据平台几百种期刊的数据量,知网在资源上具有绝对的优势。

从检索文件所需求的查全和查准而言,知网也是当之无愧的国内老大,包括了从硕士、博士、到教授发表的大多数论文,都可以在这里查询到。

正因为知网的全面翔实性,大多数硕士、博士在写论文之前都会去知网查找相关知识作为参考。而且在自己的论文完成之后,也会通过知网的查重功能来比较自己写的论文和前辈们所写论文的重复度有读者调侃道:“我们不生产论文,我们只是知网的搬运工”。

早前,翟天临论文经知网检测重复率达40%,引发网友热议。2月14日,翟天临就近日学术不端风波发布致歉信,称:懊悔不已,深深自责和内疚!愿意积极配合调查,并表示已申请退出北大博士后相关工作。

知网利润惊人纠纷不断

正因为知网是中国最全的文献资料数据库,所以知网的文献下载是收费的,除了大多数大学学生通过学校的内网登陆就可以使用,一般需要单独注册账号。

而对知网怨气最深的莫过于高校,因为学生使用校园网能免费下载到中国知网上的论文,背后都是因为自家学校从知网高价购买的服务。

近年来,中国知网的报价水涨船高,许多图书馆40%的经费都会花在购买数据库上,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称,2000年以来CNKI公司对该校的报价,每年涨幅都超过10%,由于不堪忍受价格的上涨。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但1月22日,武汉理工大学又重新订购并恢复开通中国知网数据,说到底,还是绕不开知网知识版权资源聚合的优势。

尽管背后依靠着国家的政策支持,但知网这家带着学术权威的平台说到底还是一家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2013-2017年,知网每年的毛利率都保持在60%以上,2013年更是高达70%。2017年营收9.7亿元,净利润高达1.96亿元,毛利率也达到惊人的61.23%!

根据同方股份2018年半年报显示,知网上半年营收超过5亿,毛利率也达到58.83%,A股上市公司,一般毛利率20%都不错了,如此高昂的利润,在各个行业都属于非常少见的情况。

下载服务是知网获得高营收的主要方式。据公告资料,知网收录的文章,除了其购买版权的期刊,还有直接来自原作者,但对于来源期刊的文章,知网并不向文章作者支付费用。而读者每次在知网上下载文章,都需要付费。

在利润猛增的同时,知网也因为不合理的充值收费定价,涉嫌“垄断”和版权侵权等嫌疑屡屡引起风波。

早在2008年,就有182名硕博士将知网数据库侵犯学位论文著作权为由告上法庭。

2017年8月,北京海淀法院还受理了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起诉《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和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一案。涉案的作品为授权文著协集体管理汪曾祺的短篇小说《受戒》。

2018年,知网又因收费纠纷惹上官司。2018年5月,苏州大学大三学生小刘在中国知网下载名为《中药》的文献时,网页提示需付费7元,但充值50元没用完不给退,将知网告上法庭,最终胜诉。

母公司“同方股份”全面亏损

不过一手好牌打烂的除了翟天临,还有坐拥摇钱树知网的母公司同方股份。1月30日,同方股份发布2018年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8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净利润预计为-14.5亿元到-20.2亿元。公告一出,1月31日,同方股份跌停。

2018年最高亏损额度达到20.2亿元,虽有中国股市大环境不佳的原因,但业绩不佳才是同方股份在资本市场遭受重创的主要因素。截至目前,同方股份旗下公司已达200余家,业务触角延伸至金融、医疗、保险等多个行业和领域。

但科技主业业务惨淡,主要是子公司项目,都出现了亏损,华融泰、中国医疗网络长期股权投资减值、下属壹人壹本商誉减值、持有的广电网络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等等都在全面拖累公司业绩。

实际上,从同方股份2009年-2017年的业绩数据中可以发现,自2015年以后,其营收开始逐步萎缩。尤其净利润,直接由2016年的43亿元暴跌至1.04亿元。

相较之下,毛利率高达60%的知网成为“同方股份”旗下利润率最高的赚钱公司,成为难得的一抹亮色。

对于同方来说,知网依靠雄厚的资源,确实是一个稳定有保障的营收来源,但长远来看,文献数据库行业开放共享大势所趋,目前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等定位为公益性的信息平台在国内相继出现,知网光靠提价收费等方式支撑高毛利的增长方式恐将难以持续。( 小青桔 )

—   The End    —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