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又双叒叕有人穿日本军服招摇过市,可恶,如何严惩?

又双叒叕有人穿日本军服招摇过市,可恶,如何严惩?

近日,山东章丘6名青年“快手主播”为提高直播人气,竟然身穿日本军服招摇过市,被依法拘留,其中最小的只有15岁。

6主播穿日本军服招摇过市,全部被拘

1月9日下午,山东省政法委官方微信公号“齐鲁石敢当”发布消息称,6日上午,章丘城关派出所接辖区群众报警,在绣惠大集上有五六个年轻人穿日本军服招摇过市态度嚣张,民警迅速抵达现场,将五名着日军军服人员以及其现场指挥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经查,毕某辉(20岁,历城孙村人)等六人皆为快手主播,为提升人气,增加点击率,毕某辉网购日军军服,策划由张某(17岁,泰安人)、陶某(18岁,章丘人)、贺某(19岁,贵州人)、刘某(19岁,甘肃人)、潘某(15岁,烟台人)五人穿日军服逛大集,待群众聚集增多后直播跳摇摆舞。

消息称,毕某辉等人为博人眼球,增加人气,罔顾民族感情,无视公序良俗,在公共场合引发群众强烈不满,极大地伤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国情怀,违背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目前,毕某辉等六人涉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已被治安拘留。

快手:线下发生,已封禁涉事人权限

1月9日,针对网传“6名快手主播穿日本军服逛街”一事,快手方面回应称:并未发现涉事用户上传相关内容的视频,也没有关于此事件的直播。

据了解,此事发生在山东章丘。这些章丘的年轻人,有网友质疑他们是否知道这段历史?

1938年春,日寇侵占章丘。他们为了奴役人民和掠夺资源,先后成立了警察所和宪兵队,其中警察所中汉奸居多。宪兵队每到一村就会烧杀抢掠,在章丘发生的惨案大多是日军和汉奸一起制造的。宪兵队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他们对章丘百姓的危害却是最为狠毒的。

类似事件屡禁不止

近年来,部分“精日”分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民族底线,拿民族伤痕开玩笑,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愤慨。

2017年8月6日,四名年轻人穿着日本军服在抗战纪念地上海四行仓库拍摄照片,并引起众怒。

2017年8月13日,广西南宁两男子身穿日本军服在高铁站作秀,高喊“八格牙路”。近300名情绪激动的群众将他们围住。

2018年的最后一天,网友@ 上帝之鹰_5zn反映有人在杭州烈士陵园穿着带纳粹标志的军服自拍,疑似亵渎烈士。对此,杭州市公安局网络警察分局次日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目前经属地反馈,相关涉事人已于2018年12月31日晚找到,照片中的涉事男子被以寻衅滋事刑拘。

网友:应制订专法惩治

2018全国两会期间,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回应媒体对“精日”行为的提问时,直言所谓“精日分子”就是“中国人的败类!”

年轻人无知不代表无过,无知也不代表能豁免。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去年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对于那些“精神上将自己等同于日本(极右翼)的人”(即“精日”分子),中国在思考如何教育后代、维护历史尊严之际,或许可以参考欧洲的做法,用法律手段予以惩戒。

曾经有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国民议会大厦门口做出“纳粹礼”的动作,因此遭到警方逮捕,尽管他们有钱缴纳保释金,但是依然可能面对刑事指控。在德国刑法中明确规定:用于“复辟纳粹组织”的宣传品禁止持有与传播,违法者可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罚款。违法的行为包括“万字符号”“希特勒万岁”“纳粹举手礼”“纳粹党党歌”等等方面。

目前,我国已经有类似法规出台。

在去年4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家开始审议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二审稿,草案二审稿明确规定,亵渎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12月13日《南京市国家公祭保障条例》开始施行。这是首部国家公祭地方立法。条例规定,否认、诽谤南京大屠杀史实或当事人等,可视为侮辱、诽谤他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将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有网友指出,《南京市国家公祭保障条例》的法律效力,仅限于南京市内,建议其他地区针对“精日”行为确定相应的法律法规,严禁此类“哗众取宠,毫无下限”的丢人行为。同时不觉还有网友表示,应制订专门法规对这类行为进行严惩。

网络直播乱象何时休?

新华视点评论:罔顾民族感情,无视公序良俗,毫无底线的直播丑态百出,网友不答应,法律也不会坐视。“好玩”不是任性的借口,恶搞更不是吸引关注的正道。网上网下都不是法外之地,不管是无知还是有意,谁违法妄为,必然受到法律惩处。

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网络直播成了风口,一时之间,各类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由于准入门槛较低,成名易,收入不菲,不少人纷纷加入进来成为主播,一时间泥沙俱下。

去年7月,据网友举报,网红主播陈一发儿在2016年直播过程中,曾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民族惨痛记忆作为自己直播调侃的笑料。

去年10月份,有网友反映,虎牙主播莉哥在直播中,公然篡改国歌曲谱,用嬉皮笑脸的方式来表现国歌内容,并且将国歌作为自己“网络音乐会”的“开幕曲”。

被举报后,虎牙直播封禁莉哥直播间,冻结莉哥直播账号,下架全部影像作品,并对其进行教育整改。

有网友表示,网络直播年代群魔乱舞,网络直播年代各种妖魔鬼怪都有了露脸的平台。诚然,网络直播有着好的一面,但是如何维好的同时剥离渗透在里面的低俗感是每一个网络直播平台需要考虑的问题。直播乱象靠网民自发封杀、舆论监管与相关部门的介入终究只能治典型,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象。根在哪?在网络平台自身的定位,究竟是流量至上,打低俗的擦边球;还是将直播正能量化,是每一个直播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

—   The End    —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