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原创> “创业没有退路”  吴志祥带领同程艺龙一路前行

“创业没有退路”  吴志祥带领同程艺龙一路前行

览潮网12月6日讯(通信信息报记者 邹奕萍)历经三年的波折,同程艺龙终于在港股实现多年的上市夙愿。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同程艺龙控股有限公司(0780.HK)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首支OTA(在线旅游商)港股。当公司联席董事长吴志祥上市敲锣的那一刻,心中的五味杂陈或许只有他自身能体会。从之前四年的“双程大战”,到上市的一波三折,这一路磕磕碰碰走来,经历过好几次死里逃生,都是“创业没有退路”的信念在支撑。而上市敲锣的瞬间,吴志祥也完成了自已从一个国企职员到互联网创业者的蜕变成长。

 从国企到互联网,吴志祥的身份不断转换

吴志祥是江苏人,出生于1976年。他从苏州大学旅游系毕业后做过老师,任职过苏州某国有广告公司,并从普通职员做到副总经理。年入七八万元之余,还通过自学Frontpage、与懂Dreamweaver的大学同学张海龙(后成为同程旅游联合创始人、同程旅游集团CTO)合伙成立了行者工作室替人建站,成了一位挣钱的业余站长。

后来因缘际会之下来到阿里巴巴应聘销售经理,成为第176号员工。按照吴志祥刚入阿里的名片头衔,客户经理即销售中国供应商。然而吴志祥不适应身份的转换,他的业绩不大如意。据媒体报道,他在国有广告公司工作时,名为乙方实为甲方:“管一条街,这条街所有的活动都得找我。一个广告5万,其实是给你一个机会给我5万块钱。”进入阿里后,吴志祥就感受到了压力,“打一天电话找不到一个意向客户。没人搭理我。说(我)神经病。大部分把电话挂掉了。结果,吴志祥就职的头两个月里,常州亚飞电缆厂是他成交的唯一一单,“继续打电话,继续跑,没一个人搭理我……我是不是有点不适合做销售?”“非常的迷茫,压力也非常大,内心也很压抑,苦不堪言。怎么办?就这么艰苦。感觉我自己有点抗不住了……”吴志祥在描述早期转业时十分迷茫。

那与其在纠结的现状中踯躅前行,不如另辟蹊径挥自己的长处。于是乎,此前行者工作室创业经历、对阿里的纠结现状的逃避等等把吴的创业之火越烧越旺。“我们现在不做行者工作室了。这玩意儿太LOW。我已经在全世界最牛的电子商务公司和最牛的人一起混过了。现在我们要做个公司,把旅游跟互联网真正地结合起来。我们要真的开干了!” 2004年4月,同程旅游这个公司创立了。

从国企职员到互联网巨头职员,再到创办自已专业的公司,吴志祥这一路走来不无坎坷,身份不断转换。

上市一波三折,全靠“创业没有退路”信念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很多创业者的终极体验。而这句话套用到同程艺龙的上市之路合适不过了。作为互联网创业公司,当上市潮席卷中国互联网企业时,不管是同程还是艺龙,也都憧憬着上市这个机会。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吴志祥早在2015年同程旅游的时候就宣布,公司在走创业板上市的流程了,没想到这个流程一走走了三年多,并且最终改换跑道,变成到港交所走流程了,这其中的辛酸以及无奈相信也只有吴志祥自身能体会吧。

据了解,刚开始时吴志祥一直将上市地点瞄准战略新兴板,但因政策不明朗以及持续的亏损,想登陆A股自是有天然缺陷。受挫后,吴志祥即改变打法对线上线下业务进行了分拆。2016年,同程旅游宣布拆分成两大业务板块:同程网络和同程旅行社(集团),分别聚焦标品业务和休闲度假业务。吴志祥表示:“通过对公司组织架构的变更,同程旅游将适时推动这两大板块独立IPO,分别在适当时机进入资本市场。”当时业内认为,同程网络已实现规模化盈利,有望率先独立ipo。尽管如此,同程仍没能顺利走上ipo之路。

既然单打独斗的冲击不行,那干脆来个抱团冲击胜算应该会大很多。今年3月份,同程艺龙结束了“暧昧期”,正式宣布抱团。三个月后,合并后的同程艺龙马不停蹄,于6月21日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业内人士分析,同程艺龙合并后,两家业务从逻辑上是互补的,同程的优势在于机票和大交通业务,艺龙在酒店行业经验丰富,这种核心资源优势互补的模式,会拉动公司的订单和收益。

从A股上市未果,到分拆业务仍未取得成效,最后抱团合作终促成上市夙愿,想想吴志祥的上市之路,都比其他互联网创业公司来得更艰难一些。不过,每次陷入绝望都能峰回路转,吴志祥更加坚信创业没有退路,一定要奋战到最后一刻。 

过度依赖小程序流量,优势或成潜在风险

事实上,同程艺龙在港的成功上市,除了双方互补的业务优势外,背靠腾讯这个股东,同程艺龙把握了微信流量成本优势,同时通过深耕小程序,同程艺龙已然积累了庞大、高速增长及高黏性的用户群。同程艺龙也因此被外界戏称为“小程序第一股”。因此,当下同程艺龙能够实现逆袭显然要归功与腾讯的流量扶持。但这也间接暴露了同程艺龙对于腾讯流量的过度依赖。

据相关媒体统计,同程艺龙上半年1.6亿月活中,只有3600万来自其自有平台,包括网页和App,其余全部来自于腾讯平台。这样来看,腾讯的支持不仅影响着同程艺龙的盈利,而且决定着其生死。据了解,同程艺龙与腾讯的入口协议将于2021年7月31日到期,虽然还有三年。假设在三年后腾讯不再为同程艺龙提供流量入口,那么显然会将同程艺龙陷入岌岌可危之地。

业内人士认为,在线旅游已经进入标品+流量的最后收割时代,目前在线旅游行业的新增流量不是来自OTA平台本身,而是一些场景化的生活方式产品比如微信支付、抖音短视频等。

此外,在线旅游的行业格局未定,纵观市场上的友商,只剩下巨头携程、阿里旗下的飞猪以及后来居上的美团,当然还有美股上市公司途牛,以及驴妈妈、马蜂窝等等。事实上,携程作为同程艺龙的第二大股东,还谈不上是其真正的竞争对手,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是飞猪,美团也不可小觑。特别是美团飞猪作为生活服务类的综合型平台,平台高频消费聚焦的流量也是不可小看的。因此,中国在线旅行行业竞争可谓激烈。

不过,机遇与风险并存。对于吴志祥来说,上市上后如何开发更多的营销模式以减少对腾讯的流量依赖才是王道。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