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览潮网> 观点>时评> Pence演讲与大国博弈

Pence演讲与大国博弈

1

大国博弈进入新阶段

黄金周归来,世界已然不同。如果你还认为贸易战只是为了贸易,那就很傻很天真了。

按下快进键的是一向低调的美国副总统Pence,他几天前的演说被视为美国写给中国的“分手信”。这再次证明:那些认为中国低调一些谦卑一些就可以避免贸易战的想法是多么 simple and naive 。

10月3日Pence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涉及话题广泛,是迄今美国官方对中国最全面、系统、毫不掩饰的抨击,其遏制中国的意图昭昭然。

但是,笔者认为,当前时移世易,不可能简单重复过去的冷战:

 进入 21 世纪以来,世界经济一体化高度发展,历史学家弗格森甚至用“中美国时代( Chimerica )”来形容这地球村中美国和中国的相互依赖性,想分手谈何容易?

2

Pence演讲为何引发空前关注?

如果单就内容和观点而言,Pence演说并无太大新意,大部分内容都是特朗普和班农曾经提出过的。

既然如此,为何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笔者认为原因有四:

⒈与“不靠谱、走极端”的特朗普和班农相比,职业政客Pence被视为更为理性和严肃的美国政治家,他说出的话不像特朗普推特那样“随性”,是更为深思熟虑的作品。

⒉Pence更加系统、全面地“描黑”中国,甚至把历史追溯到中国不堪回首的被列强殖民的黑暗时期,并选择性地“歪曲历史”。

⒊时机:Pence选择发表演说的时机,既是中美博弈陷入僵局的时刻,也是美国中期选举前夕,因此他既是在向中方施加“心理压力”,也是在为中期选举拉票。

⒋地点:Pence选择了华盛顿著名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且演讲中特别引用了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主任白邦瑞博士( Dr. Michael Pillsbury )的观点。白邦瑞是美国对华鹰派的代表人物。白邦瑞在斯坦福大学选择了学习中国历史,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时曾师从卡特当政时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1970 - 1972 年间他赴台湾大学学习。从台湾返回美国时,白邦瑞第一个提出美国应该“联中抗苏”。他的观点受到了时任国务卿基辛格的重视。当时中美尚未建交,美政府特准建立“白邦瑞渠道”,允许这个 27 岁的年轻学者通过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秘密与中方讨论两国军事合作。

90 年代以来,白邦瑞对华态度出现 180 度大转弯。担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高级顾问期间,他收集了 600 多篇中国官员和学者的文章,专门摘取其中批评美国的文章,合编为《美国学者解读中国安全》一书出版,他得出了令人震惊的结论:

中国把美国看成战争对手。

这位熟读孙子兵法的中国通断言,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政策就是“卧薪尝胆”的现代版,美国必须避免中国在条件成熟之后挑战美国的地位。当有记者问他转变为何如此之大时,他大笑着回答:

那时候,苏联确实很强大,为了美国的利益,我主张‘联中抗苏’。但是今天,情况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我的立场有所转变不也是很正常的嘛。

2017 年,白邦瑞出版《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强国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一书中认为,中国有一个百年的秘密战略,即在 2049 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而美国“完全被欺骗了”。白邦瑞在书中写道:

中国鹰派人士向中国领导人提议,中国若想成功崛起,需设法“误导和操纵美国决策者”,以达到获取美国情报和获得美国军事、科技和经济援助的目的。中国以穷困、落后的形象忽悠美国历届政府,使其不知不觉对中国施以援手,并骗取美国的技术,而中国对美国实施“战略欺骗”的最终目的,就是企图不费一枪一弹,从美国手中夺取全球政治经济主导权。

Pence的演讲,最受争议的是他对历史的“漂白”:

当中国经受“百年耻辱”之际,美国拒绝加入,并主张“门户开放”政策,我们能够与中国进行更自由的贸易,并维持他们的主权。

随着二战开始,我们做为盟国共同打击帝国主义。在战争之后,美国确保中国成为联合国的一部分,成为战后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

Pence还非常娱乐地宣称: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美国将坚持到底。中国应该知道,美国人民及其两党民选官员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特朗普:你们怎么能弹劾一个工作如此出色的人?

对于Pence的“美国人民大团结”言论,民主党不会同意,特别检察官穆勒也不会同意。

4

Pence见识不如台湾一个弱女子

Pence演说,不仅仅是他的个人观点,更是代表了美国政府的战略思考。但坦率地说,这篇演讲,无论是对历史的“客观性”还是解决问题的“建设性”,Pence都不如台湾的一个弱女子黄智贤。这不是说Pence没水平,而是凸显他很可能是故意不客观、故意找茬儿,来者不善也。

黄智贤出生于深绿家庭,高二辍学,从事电子工厂女工、计程车司机、餐厅服务生等工作,后来到美国、英国留学,获得英国莱斯特大学企业管理学硕士学位。2004 年黄智贤出版《战栗的未来》,批评民进党在台湾建构“类法西斯环境”。2006 年,参加百万人民倒扁运动。2008 年,为了不影响哥哥黄伟哲(民进党立法委员)政治前途选择不再从事政治评论工作,转而投入餐饮业。2013 年,她复出担任政治评论员。2015 年 10 月 5 日,黄智贤主持政论节目《网络酸辣汤》。2016 年 7 月 14 日起,主持中天电视台政论节目《夜问打权》。2018 年 7 月,随中国国民党前主席、两岸和平发展基金会董事长连战先访问大陆。

黄智贤因与其家庭南辕北辙的政治立场,故和家人关系紧张、疏离。2007 年 6 月 14 日,黄智贤到中国国民党中常会演讲批评民进党,哥哥黄伟哲威胁考虑登报纸宣布脱离兄妹关系,黄伟哲后来为了不让妈妈伤心而打消念头。

黄智贤对Pence的言论进行了有理有据的回击,假如Pence有自知之明应该汗颜:

副总统先生阁下,您在期中选举前夕,对美国友邦中国,这样不顾事实的责难与中伤,实在让人遗憾。

您对真实完整的历史,显然并不知悉,或故意不提。中国从来不亏欠美国什麽,也对美国充满善意。

历史上,当中美两国合作,总是对人类的和平有益,而美国得利尤钜。当中国被列强侵略,几乎遭瓜分。美国虽地大物博,但并没有缺席。英国在天津取得租界时,美国也分到了一块租界。懒得用,甚至私下转让给英国。

您提到了庚子赔款。当八国联军攻入紫禁城,中国被劫掠之后,还被迫付出天价赔偿金,4 亿 5 千万两纹银。这是中国 5 年的财政收入。美国虽没有出兵,竟也拿到总赔款的 7.32% 。那是衰败的中国,背上最致命的一刀,也是亿万子民的血泪之金。

美国眼光深远,因合众国土地已经扩张完毕。所以美国要的,是经贸利益和政治影响力。伊利诺大学校长詹姆斯写信给老罗斯福:“假如美国在年前能将中国学生成功地吸引进来……,那么美国这种从文化上控制中国的方式无疑是最巧妙的”。“是以知识和精神操纵中国领袖的方式。”

1905 年美国的排华法案,让中国民间抵制美国货。3 年内,“退还一部分”给中国,好平息中国人民的愤怒。美国的“庚子退款”,其实是退还美国自认“多拿的部分”。而且,中国仍然得按期缴交全额赔款,美国再把“溢领”的钱,分期退给指定基金。中国有了庚子留美学生,和清华学堂。但美国得到:把赔款多数花用在美国,扩增在华长期影响力。修补了美国在华形象,更解中国抵制美货的燃眉之急。

二战日本侵华,中国孤立无援,美国并没有伸以援手。即使到了中国最危急的时刻,美国依然供应日本战略物资。直到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才对日本宣战。即使如此,中国仍然没有得到美国合理的对待和协助。中国军民数千万伤亡,和几乎惨遭灭国的血泪,对其他国家来说,并不值得一提。

雅尔塔密约里,美国、英国和俄国,出卖了中国。钓鱼台本是中国故土,战后却并没有随着台湾一起归还中国,美国以占领者之姿,将钓鱼台管理权,交给日本。731 部队的惨绝人寰,因为日本把实验报告献给美国,交换了美国数十年的沉默。

▲2012 年 6 月 18 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美国正式以立法形式对 1882 年通过的《排华法案》表示“ regret ”(后悔、遗憾),但不是“ apology ”(道歉)

中国历经被侵略,内战与种种错误,至今才稍稍站稳脚步。国家仍未统一。我们在各种领域,仍有太多不足。但改革开放以来,14 亿人民的富足,是人类史上的第一次。我们非常珍惜。

而中国今日的国泰民安,并不是靠侵略与殖民。靠的,是我们人民的聪明,牺牲与勤奋。美国,也从中国的拚搏和奋起的路上,得到了更多的利益。中国人买了 30% 的 iPhone 。可 iPhone 价值 300 美元,中国只拿了组装的 10 美元工价,美国却分走 200 美元以上的价金。

人类的文明,有不同的发展路径。所有被列强侵略的民族和国家,为什么中国,可以走上独特的康庄之路?民主之路,必须紮实。多少以民主之名而衰败战乱的国家,是血泪之镜。

中国今日跟美国,各方面仍有不小的差距。我们会加倍努力,让人民幸福,文明昌盛。但评量中国的基准,总不该是美国的那把尺。我们明白,美国基于渴望掌控全球霸权,所以对中国的富强,有负面的想像。现在美国为了压制中国,对中国发动了立体式,全方位的围堵。但这是不智的。因为上帝并不喜悦美国或列强式的霸权宰制与压迫。

中国式的“成就自身,以利他人”,相信不但更有利於全人类,也更蒙上帝的喜悦。

5

美国理性派的声音

9 月 28 日,《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撰文“该如何赢得与中国之战”,就中美博弈发出了理智与负责任的声音:

在电影《疯狂的亚洲富人》开头部分,一位华裔新加坡父亲忠告他年幼的子女们不要剩饭,他说,“想想美国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吧。”我敢肯定,电影院里所有与我年龄相仿的人听到这个笑话都笑了。毕竟,我们小时候,家长就是这样要求我们的:“把饭吃完。想想中国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吧。”

这段短短的台词中包含了许多信息:

第一,任何经常到中国大城市旅行的人都能告诉你,如今,富裕的中国——豪华的住宅、汽车、餐馆和酒店——真的很富裕,那种富裕大多数美国人都无法想象。

第二,这注定是检验谁——是统领世界多年的经济和军事超级大国美国,还是正在崛起的美国竞争对手中国——将在 21 世纪制定全球秩序关键规则的时刻。这个检验正在伴随着一场贸易战的全面爆发而发生。

我想我们应该对这种对抗仅限于贸易而感激,但如我所说,对抗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正如一位技术行业的高管向我指出的那样:“中国不再只是‘接近美国’了。中国已与美国平起平坐。”

正如玛丽·米克( Mary Meeker )最新的互联网趋势研究指出的那样,五年前,中国只有两家全球最大的上市科技公司,而美国那时有九家。如今,中国有九家科技公司排名在全球前 20 之内——阿里巴巴、腾讯、蚂蚁金服、百度、小米、滴滴、京东、美团和今日头条,美国有 11 家。20 年前,中国一家这样的公司都没有。

你看到趋势了吧?你听见脚步声了吧?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总价值已经超过了美国。中国的经济现在不用现金的程度如此之高,以至于许多男男女女出门买任何东西已不再携带钱包,而只需带着有移动应用的手机,就连向乞丐施舍也是这样。

别逼我提世界上最大的新兴技术和服务工具——人工智能。中国的计划是在人工智能领域赶上美国,并尽快超越美国,而且中国离目标已经不远了。因为,对于人工智能来说,你能给机器提供的训练数据越多,它学习的速度就越快,你能识别出来的模式就越多,你能编写出来的改进产品和服务、或发明新产品和服务的算法就越多。因为中国的人口比我们多得多,而且中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移动应用的人比我们多得多,中国积累庞大数据集和更快地训练更多机器的能力相当可观。

“如果数据是新的石油,那么中国就是新的沙特阿拉伯,”写了《人工智能超级大国:中国、硅谷,以及新的世界秩序》( AI Superpowers:China,Silicon Valley and the new World Order )一书的李开复说。

中国公司已经在计算机图像/人脸识别以及语音识别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些技术可以用于商业,也可以用于监视和社会控制。在过去仅仅两年里,中国的金融技术初创企业出现了爆炸式增长,这些企业提供移动支付、贷款、股票交易和银行服务。全球排名第一和第三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和小米——都是中国企业。法国的鹦鹉( Parrot )排名第二。同时,中国培养的工程师和科学家的数量远远超过美国,他们的质量也在稳步上升。

相比之下,如今的美国在产生关于唐纳德·特朗普和来自唐纳德·特朗普的数据上,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领导者。

然而,在每天接二连三的特朗普新闻和特朗普推文中,特朗普的有些言论其实是真的——比如美国需要面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中国在过去的 30 年里得以实现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靠的是一个非常具体的公式:勤奋工作、放任资本主义、明智的规划,以及对教育和基础设施进行长期投资,但中国也使用了窃取知识产权、迫使技术转让,以及在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上作弊等手法。

我们必须做出回应。但要明智。

在历史上,美国可以主宰全球舞台,制衡中国这样正在崛起的大国,制定全球规则,靠的仅是我们极大的有形力量——更多的钱、更多的军队、更多的军舰、更多的前十大公司、更多的科学家和更多的大学。这种方法已不再可能了,因为中国已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变得既巨大又聪明。但还有一线希望。

原来,我们有三个有巨大价值的东西,中国不仅没有,而且不大可能在近期内得到它们。我们应该加倍地利用我们的优势:移民、盟友和价值观。然而,特朗普却在浪费这些优势。

▲宽松移民政策对硅谷的崛起居功至伟

世界上许多最聪明、最有才华的人——高智商的冒险者——仍想来我们的国家。在一个知识和人才的时代,公司靠首先并以最快的速度把智力引入它们所创造的所有产品来蓬勃发展,我们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欢迎更多的高技能移民,并给每一个来美国深造的中国留学生和其他的外国学生发绿卡。中国无法吸引最优秀、最聪明的印度、以色列、阿拉伯、法国、巴西和韩国移民,但我们仍然可以。为什么我们要挂出“走开”的牌子,或让这些国家的学生更难留在这里呢?

而且,我们有真正的盟友,中国却没有这种盟友。中国有客户、顾客和受惊的邻国。中国没有像加拿大和墨西哥那样的真正的合作伙伴。中国没有包括欧盟在内的整个大西洋联盟,也没有与日本、韩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结成紧密关系。如果我们不做愚蠢的事情,比如对盟友征收钢铁关税,或撕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 )的话,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最后,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代表一些东西,至少我们过去代表过关于人类的尊严、少数族裔和女性的权利、自由的美德,以及公平竞争的规则等人们所崇尚的价值观。

我们的国家从来都不仅仅是如何盈利的灯塔,只知道用他国与我们的贸易平衡来衡量人家。我们的价值观吸引了人们来我们的国家,并帮助我们把我们的规则传播到更多的地方去。当特朗普撕毁 TPP 贸易协议时,我敢说,他实际上让中国的经济改革家们失望了,因为他们曾想用这个协定在中国国内制造改革的压力。

简言之,一个讲战略的总统不会浪费我们的优势,而是会通过建立一个更强大的、与我们有共同价值观的全球人民和国家的网络,来加强我们的优势。我们赢得了冷战,靠的是遏制苏联、比克里姆林宫在国防开支上花更多的钱让苏联破产的战略。但我们要“赢得”与中国的对峙,不能只用蛮劲,也不能通过遏制中国庞大的经济,而是要用“纠缠”——把中国学生与我们的学校纠缠起来,把中国企业与我们的价值观纠缠起来,把中国政府与我们的盟友纠缠起来。也就是说,用广泛的联盟和全球性的机构,以及它们公平竞争的规则,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就一直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们必须为这些规则而战,中国也会为自己版本的规则而战。但我相信,最终,美国和中国必须共同担负起二战后美国独自担负的角色,定义从人工智能、到隐私、到贸易的新国际秩序的规则。我们在这一过程中的实力将取决于我们吸引的人才、我们团结进来的盟友,以及我们信奉和提倡的价值观,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三个优势。

6

中国怎么办?

面对美国不再掩饰的遏制意图,中国当沉着应对,既不能幻想美国的善意与底线良知,更不能因此缩回到闭关锁国的“过去时”,改革开放依然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笔者建议:

 以改革开放的“具体实际行动”来回应美国的指责,进而赢得包括欧盟在内的大多数国家的信任和持续合作。毕竟,经贸依然是 21 世纪的主旋律,只要我们在改革开放的方向上不出现“颠覆性错误”,单靠美国一己之力不可能逆转全球化的历史潮流。

 下决心进行“实质性减税”,修复实体经济信心,不能让股市一再成为大国博弈的“心理包袱”。实践证明,一味靠宽松货币政策,已经不能刺激股市,只会加剧社会的信心危机。近日财政部长刘昆表示,“全面落实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同时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真正让企业轻装上阵、放手发展”。时间不等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下决心“藏富于民”,向“小政府、大社会”转型,将政府投入重点从基础设施向养老、医疗、教育倾斜,根治房地产泡沫,从而让消费成为中国经济最大的新动能,缓冲外部贸易战的不利影响。

 面对当前的民企信心问题,应该下决心“依法治国”,法治是建立社会稳定预期的唯一路径。

 要自力更生但不能闭关锁国。在核心技术上,指望美国的慷慨上不现实的,中国企业必须自力更生。但在社会分工高度全球化的今天,自力更生不是关起门来造车,历史一再证明那是自缚手脚、自毁长城。核心技术,不是政府砸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相反,在科技创新一日千里的今天,“企业家精神”才是突破核心技术的唯一路径。只有“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国企、民企一视同仁、公平竞争,以法治确保“有恒产者有恒心”,企业家精神才能繁荣。

 冷静面对美国的指责: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存在不少歪曲事实、扣帽子的做法,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对美国的批评指责一概拒之门外。虽然从博弈策略上中国没有必要承认自己的问题(那样会显得心虚),但我们的确应该在国企改革、知识产权保护、降低关税、扩大开放等问题上“少说多做”,以实际行动减少美国指责中国的理由和借口。我国已于今年 5 月 1 日起对绝大多数进口药品实施零关税;7 月 1 日起降低汽车及零部件、部分日用消费品的进口关税,实施信息技术协议扩围产品第三步降税;11 月 1 日起,降低部分工业品等商品的最惠国税率。今年以来,经过连续多次自主调整,我国关税总水平将由上年的 9.8% 降至7.5% ,平均降幅达 23% 。这样的“干货”应该更多一些、更快一些,既可以更好地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又可以取信于国际社会。

• “以战止战”固然是必要的,但最终还是要靠“改革开放”才能真正止战:中国之所以选择以战止战,既是看透了美国当下奉行“欺软怕硬”的“现实主义外交”——叩头求饶只会是自取其辱,更是因为中国经济的规模、实力、潜力和底气。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对抗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而且优势不在中方。如果说“以战止战”是为了面子或者博弈策略,那么不折不扣的改革开放才是化解冲突的根本路径。

 低调固然无法避免冲突,但高调无疑会刺激对方导致更多冲突:在一个新兴大国崛起的过程中,原有的大国难免会有“失落感”和“挫败感”,进而采取各种办法试图阻止前者的崛起。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这一现象是“羡慕嫉妒恨”的人性决定的。从心理学角度讲,中国无论如何低调都不可能改变美国遏制中国的意图,但高调不仅会刺激美国,而且将为美国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提供鲜活的素材和完美的借口。这是我们应该力图避免的。毕竟,现在美国依然是全球老大,这是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文| 刘胜军微财经( 微信号:caijingknowledge)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本文系作者研究观点,不代表览潮网立场。)

0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