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资讯 > 正文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时间:2016-04-20 11:56来源:未知 作者:张芳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乡村医生袁维萍出书谈医改

在2015年两会期间,我写了一篇关于乡村医生劳动待遇问题的贴子,名为“袁维萍呼吁2015年的两会代表关注乡村医生待遇的提案:乡村医生是中国待遇最差的职业”,受到全国乡村医生的关注。全国各地的乡村医生,纷纷打电话给我,探讨乡村医生发展面临的问题。

国家对待乡村医生,实行“退出制”。乡村医生到60岁后被“退出”,受到非人的待遇。在全国范围内,大部分省市60岁的乡村医生地方政府强制“退出”村卫生室后,国家不管不问,不给分文钱,生活十分悲惨。其中,有一位河北省乡村医生芦根生的悲残遭遇,对我触动非常大。由此,让我下定决心要为老年乡村医生维权,要为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维权,要向国家讨个说法。

2015年3月11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马庄乡72岁乡村医生芦根生,打电话告诉我自已的遭遇。在我国实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工作后,由于芦根生自已文化低,不会电脑,在村卫生室做不了公共卫生服务和新农合报销工作,被卫生局淘汰出局,退出后回家了。芦根生从村卫生室被“退出”后,地方政府不管不问,不给一分钱。他为了生存,只好在家买点零药,每月赚取三四百元生活。芦根生自已患上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每月自己的医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样,他在家卖点小药赚点零花钱,也无法维持生计。在井陉县当地,乡村医生芦根生所在村里的低保户,不捞而获,他们这些低保户每人每月都领取一两百、两三百元的低保费。然而,芦根生为国家贡献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了以后竟然落下了一个不如低保户的悲惨结局。这让乡村医生芦根生非常苦闷。

2015年3月15日,天津市武清区73岁的乡村医生牛××,打电话告诉我说:在新农合后,他被卫生局淘汰出局,无奈“退出”回家。他从村卫生室被淘汰“退出”后,政府不给分文。他为了生存,为了讨点生活零花钱,在家买点小药,维持生计,生活艰难,周围村民都比他待遇好。这让我真不敢相信:天津作为一个直辖市,经济非常发达,竟然也没有解决老年乡村医生的劳动待遇问题,真是让我吃惊。另外,重庆市与天津市一样,老年乡村医生退出后,也是分文钱没有。

2015年5月16日,淅江省衢州地区江山市的乡村医生范诗良,打电话向我诉说他的经历。他是一位乡村医生,今年67岁,干乡村医生工作47年了。他已经接到卫生院的通知,到2015年6月,他就会被当地卫生局强制解聘回家,不退出不行。而且,他被退出回家,国家不准许他在家开设私营诊所谋生。范诗良被解骋回家后,当地政府承诺:每月为他发放315元钱,作为生活补助金。他与老伴二人,每月就依靠这315元钱补助金生活,无法维持生计。

据范诗良说,他们村的低保户,每人每月发放300元钱的低保费。据说,他的邻居是一个三口之家的低保户,每月领取900元的低保费,自已生存远不如低保户的生活。由此让他感叹:自已为国家贡献了一辈子,晚年被解聘回家后还不如没有为国家做任何贡献的低保户待遇好,国家这样对待他真是太不公平了!为此,他多次上访,上访到市里、省里,无济于事。范诗良又说,当地农民养头猪,国家还给予财政补助,自已不如一头猪的价值。这让他心酸、心寒、心灰……

直至2016年4月15日,上述芦医生、牛医生、范医生等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问题,也没有解决。试问国家政府:五保户、低保户、独生子女户等许多农民,每年向政府领取数千元的生活补助金,而乡村医生芦医生、牛医生、范医生等,为国家工作贡献了一辈子青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竟然连五保户、独生子女户、低保户等普通农民的待遇都不如?这是什么道理?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按照国家政策规定:60岁乡村医生被国家淘汰退出,生活补助金由地方政府解决。在全国范围内,地方政府都口口声声说没有钱,无力解决。这样,全国大部分省市的乡村医生在60岁被退出后,国家不管不问,一分钱不给,都像芦医生、牛医生一样,生活悲惨。今天我们年青的乡村医生,如果不向国家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明天我们就是第二、三、四个……芦医生、牛医生,我们老了同样遭受芦医生、牛医生一样的命运。因此,在当今法治中国,我们乡村医生要依法维权,坚决捍卫我们乡村医生的合法权益。为此,袁维萍撰写了这本有关乡村医生问题的著作,向国家诉说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的酸甜苦辣。袁维萍大声呐喊,呼吁国家领导者对乡村医生存问题的认识有所触动和认识,重新审视乡村医生发展的问题;呼吁国家针对乡村医生的政策有所变改,务实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福利待遇,真正善待全国130万乡村医生。总之,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国家亏待了乡村医生,失去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的积极参与,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我国乡村兽医的劳动待遇问题早已解决了

目前,我们农村在岗和退休的乡村兽医,月工资一两千多元,参加社保,解决了劳动待遇问题。在我们这里,养殖业基本上消失了,农民外出打工,已无人养猪、养鸡、养牛、养羊等动物了,乡村兽医无事可做,近10多年来乡村兽医已经全都失业了。在岗的乡村兽医防疫员,平均月工资800~1500多元不等,远远比我们在岗的乡村医生收入还高,白白领取国家的工资,国家白白闲养着一大批乡村兽医。而60岁后退出的乡村兽医,每月养老金也是800~1200多元不等。相反,与乡村兽医相比,在岗的乡村医生没有基本工资,没有养老,自付盈亏,收入没有任何保障。全国大部分省辖市,60岁退出的乡村医生,国家不管不问,分文钱没有,远远不如乡村兽医的待遇。

今天,我国开展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工作,我们在岗工作的乡村医生,没有一分钱的基本工资,自付盈亏。而60岁被国家“退出”的乡村医生,在全国范围内,仅有个别省,乡村医生每月仅有60~300元的生活补助金,大部分省份的乡村医生被“退出”后没有分文钱。实际上,我们乡村医生,除了工作辛苦,更重要的是还要自已承担巨大医疗风险,又没有星期天,夜间值班,没日没夜工作,竟然还不如乡村兽医的劳动待遇。试问:难道说人的生命还不如动物的生命重要吗?难道说乡村兽医给动物看病远远比乡村医生给人看病还重要吗?政府执政的理念是“以人为本”,还是“以动物为本”?难道服务动物的乡村兽医远比服务人类的乡村医生职业还高尚吗?难道说乡村医生的权力还不如动物重要吗?

如今,我国乡村兽医早已参加了社保,已经解决了社会养老问题,真正是老有所养了。在全国范围内,60岁的乡村兽医退休后,按照工龄计算,一年工龄是20元,以此类推。比如,工龄10年的乡村兽医是200元/月的养老金,工龄60年的乡村兽医是1200元/月的养老金。

在全国范围内,乡村医生为了维护自己的劳动权益,纷纷上访维权,得到的答复是:乡村医生是农民身份,不符合参加社保的条件,无法解社会养老问题。然而,乡村兽医与我们乡村医生的身份一样都是农民的身,乡村兽医参加了社保,乡村医生则参加了农保。显而易见,这种说法是自相矛盾。乡村兽医远远没有我们乡村医生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大,乡村兽医却远远比我们乡村医生劳动待遇高,这不合理、不公平、不公正。在全国范围内,乡村兽医都有如待遇。扪心自问:同样是农民身份的乡村兽医和乡村医生,政府为什么采用两种不同的“双重标准”区别对待?

我国农村农民都享受了多种财政补贴

在我国政府为了发展农业,在政策上给予倾斜,在资金上给予财政补贴。对于养殖业实行财政补贴政策,养鸡、养猪、养牛等给予资金补贴。农民建养猪厂给予补贴,农民建沼气池给予补贴,农民禁烧农作物桔秆一亩地给予20元的补贴。国家农民购买种子给予良种补贴,对种粮大户农民给予种田补贴。而且,国家对农民购买农机给予财政补贴,农民购买拖拉机、收割机、旋耕机、播种机等农机,给予农机补贴。

对于国家而言,农民购买农机给予补助,补助资金也各不相同,少则几百元钱,多则三万元、五万元、八万元、十万元不等。比如,农民购买一台价值2200元的玉米播种机,国家给予700元的农机补贴。购买一台价值8万元的五菱拖拉机,补贴4万元。购买一台价值15万元的小麦收割机,补贴8万元。购买一台价值20万元一台的玉米收割机,补贴10万元,等等。比如,2016年3月份,我们阳光村民武某某,购买一台小麦收割机,价格13万元,政府给予他60%的财政补贴,他只需要花费5.2万元即可,国家为他支付7.8万元。

类似问题,农民进城购买楼房有财政补贴,每户补助3万元~4万元不等。农村低保户、特困户危房改造,每户补助8000元~2万元不等。国家为了刺激消费,拉动我国经济增长,推出家电消费补贴政策。农民购买了国家指定厂家生产的电视机、电冰箱等家电,以及摩托车、纯电动轿车、农用车等,都享受政府的财政补贴,家电补贴金额500元至1000元不等,轿车补贴8万元至15万元不等。这种刺激消费政策,推行多年。

如今,我们这农民参加多种技能培训(如电焊、裁剪等),享受国家财政补助,国家补助1000~3000元不等。比如说,农民参加驾校汽车培训,考个驾照,国家还补助1200元,农民上卫校有补助,读技校有补助,等等。在现实生活中,农民还享有许许多多种的财政补助资金,国家民生工程,惠及到方方面面。乡村医生干了一辈子工作,为国家奉献了一辈子,却没有任何补贴。

今天,在全国范围内,大部分省市的乡村医生退出后,一分钱补贴都没有。乡村医生对国家的贡献,还不如一头猪、一头牛、一只羊的价值,不如一台拖拉机、旋耕机、播种机的价值,不如种田农民的贡献。我们乡村医生为国家辛苦工作了一辈子,60岁退出后政府不管不问,还不如普通的种田农户、购买农机户、养殖农民的待遇,这对乡村医生不公正、不公平、不合理。全国有许多乡村医生感叹:自已还不如一头猪、一头牛、一台拖拉机的待遇!

乡村医生没有工资福利待遇

我们乡村医生为基层医疗事业贡献了一辈子,远远比乡村兽医的工作量而辛苦,但远远不如乡村兽医的待遇。全国的乡村兽医,数年前即参加了社保,享受城镇职工社会养老待遇,每月领取国家一两千元的“退休金”。相反,直至今天,乡村医生无法参加社保,只能参加农保,与普通农民兄弟一样,每月领取60元的生活补助金。

在我们这里,60岁的乡村医生退出后月工资300元。在职的乡村医生,平均月收入只几百元,无法维持生计。同样是60岁的乡村医生退出,在我们安徽省待遇也不一样。安徽省滁州市,60岁的乡村医生在退出后,没有分文钱的补助金。安徽省阜阳市的太和县、临泉县,以及蚌埠市的怀远县,60岁的乡村医生在退出后,没有一分文钱的生活补助金。

在全国范围内,60岁的乡村医生在退出后,除了少数几个省份给予微薄的生活补助金,大部分省市的乡村医生退出后没有一分钱的生活补助金。比如,对于60岁退出的乡村医生每月补助金,安徽省、河南省每人每月补助300元,浙江每人每月补助315元,江苏省每人每月补助500元~850元不等,江西省每人每月补助60元,陕西省每人每月补助100元~250元。另外,除了北京、上海、广东省这三个省市对乡村医生的待遇高,补助金比其他省份高一点。我们这里,60岁的乡村医生退出后每月补助300元,与上述人员相比,也是太低了,这对乡村医生来说是不公正、不合理、不公平的。更为重要的是,除此之外全国大部分省份、直辖市(天津、重庆),国家对60岁后退出的乡村医生不给一分钱,政府不管不问,不如低保户,远远不如当地乡村兽医的待遇,当地乡村兽医60岁退出后每月领取800~1500元的养老金。

从全国范围内来看,我们乡村医生的劳动报酬,无论是在岗还是离职,都远远不如乡村兽医的待遇。我们乡村医生与上述人群相比,远远比上述人群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大,我们乡村医生却没有上述人群的待遇高,而且全国大部分省市的乡村医生退出后没有分文钱,这不合理、不公平、不公正。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在全国范围内,大部分省市的60岁乡村医生退出后,国家不管不问,一分钱的养老费都不给。关于乡村医生工资待遇和社会养老问题,国务院李克强总理强调:发展村医不能采用政府“养人”的办法,主要应该依靠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我们乡村医生要质问政府:政府有钱养护林员、乡村医兽医、农村拖拉机手、商店代销员、农村水利员、农村电影放映员、农村打铁匠、乡村代课教师、农村环卫工、退伍军人、死亡军人家属、死亡教师配偶、农村计生专干、村干部、老党员、独生子女户、两女户、一孩户等农民,政府养了那么多社会人员,为什么就偏偏没有钱养我们这些为国家贡献一辈子的乡村医生呢?难道我们乡村医生为国家卫生医疗事业奉献了一辈子,还不如这些普普通通的农民贡献大吗?显然,国家这样对我们乡村医生,不公平、不公正、不合理!

目前,在我国社会保障制度中,国家向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群发放了大把大把的生活补助金,社会各行各业的人员都拿到了大把大把的补助金,国家的惠民政策,惠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深受全国人民的赞颂。但是,国家在政策上歧视我们乡村医生,没有工资,收入没有保障,使我们乡村医生老无所养,劳无所得,使我们乡村医生不如乡村兽医的待遇。药品零差价销售,国家不准我们乡村医生赚钱,又不给乡村医生每月发放工资作为基本的生活保障,国家把我们乡村医生的生存权力置在何处?国家让我们乡村医生免费为农民诊疗疾病,而得不到应有的劳动报酬,这不公平、不公正、不合理!这违背了我国“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

现在,全国乡村医生都在感叹:今天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真是太好了,国家对社会各行各业人群的工资福利待遇都好,但国家唯独对我们乡村医生的福利待遇不好!

乡村医生袁维萍出书维权

如今,与我们村卫生室一墙之隔的村小学的乡村教师,工作轻松,每月领导取3000左右的基本工资,同时每月又享有300元~500元的生活补贴费。而我们村级卫生室的乡村医生,辛辛苦苦,没日没夜工作,国家既不准赚钱又不没有工资,一个辛辛苦苦工作下来而所获得的劳动报酬也不及乡村教师的每月生活补贴费多,真是让乡村医生难以维持生计。

自从我国实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以来,国家既不让乡村医生卖药赚钱,又不给乡村医生发放基本工资,国家对村级卫生室实行自负盈亏,违反了《劳动法》。由于乡村医生收入低微,难以维持生计,劳无所得和老无所养,致使全国许多乡村医生上访维权。在乡村医生维权上访中,地方政府把问题推给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又把问题推给地方政府,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都不愿意解决,一直不给予解决,上访多年无果。

本着对人民、对国家、对乡村医生负责的态度,我系统研究了全国乡村医生的现状,用心编写了《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体制调查研究》一书,全面、真实、客观地反映了全国乡村医生的诉求,呼吁国家依照《劳动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劳动待遇问题。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体制调查研究》一书简介

《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体制调查研究》一书,2015年12月由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公开发行。全书400页,60余万字,系统探讨了当下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与乡村医生、农民、国家之间的关系。袁维萍历尽千难万苦,用心编写了《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体制调查研究》一书,是为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维护劳动权益的专业著作,说出了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的真实现状,说出了乡村医生的真实呼声和诉求。《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体制调查研究》一书的出版,为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维权代言,必将得到为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的关注!

本书共分为上、中、下这三篇,博采百家之言,探讨了我国乡村医生发展的演变过程,论述了从赤脚医生到乡村医生的历史变革,诉说了在当今我国农村医疗卫生发展中乡村医生所发挥出的巨大作用,反映了当今我国农村医疗卫生工作中所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尤其是在公共卫生服务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中所存在的一系列突出问题。在本书中,作者阐述了我国乡村医生生存现状,真实反映了乡村医生与我国政策、政府、农村居民之间的矛盾和关系,指出了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面临的巨大危机和挑战,以及乡村医生在其中发挥的决定性作用,并提出了切实解决乡村医生工资金福利待遇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更为重要的是,这一问题的切实解决,也是保障我国农村居民享受优质医疗卫生服务的前提!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半农半医的乡村医生为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直至今天,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的身份、工资、福利待遇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乡村医生的合法权益受到歧视,由此挫伤了乡村医生的工作热情。在我国开展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工作以来,国家针对乡村医生所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法规,脱离了乡村医生实际,失去了乡村医生的极积参与,既影响了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的顺利开展,又降低了我国农村居民医疗卫生服务的水平和质量。多年来,有许多同仁志士共同呼吁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福利待遇问题,这也是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的共同呼声和愿望。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乡村医生的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由此大大制约了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本书的出版,从不同的侧面和视角,向我国相关政府部门全面、真实、客观地反映了今天农村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状况和乡村医生的生存状况,并对我国现行的乡村医生政策进行拨乱反正。同时,也为关注这一社会问题的乡村医生群体发出了呼声,为我国相关政府部门领导者、政策法规制定决策者提出一些思考,为我国政府切实解决乡村医生待遇问题和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健康发展提供了一些解决思路。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本书代表了全国130万乡村医的共同心声,本书的出版为我国政府很好地解决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健康发展和乡村医生待遇问题提供了一种决策和参考。切实解决乡村医生待遇问题,关系到我国8亿农村居民的切身利益,也就真正解决了我国8亿农村居民身体健康问题。国家善待全国130万乡村医生,也就等于善待全国8亿农村居民,善待全国8亿农村居民的身体健康!搞好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的前提是国家要善待全国130万乡村医生,切实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福利待遇问题,如此才能让乡村医生真心实意地为人民服务。否则,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失去乡村医生的积极参与,难以取得成功。在本书中,作者袁维萍与全国130万乡村医生共同呼吁:国家要从顶层设计的高度解决乡村医生问题,要求国家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福利待遇,真正让乡村医生全心全意地为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服务。

中医专家袁维萍简介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袁维萍,男,汉族,乡村医生,民间中医,中医信息技术专家,中医信息疗法专家,中医信息疗法学派开创者。1971年出生于中医世家,生于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新张集乡阳光村袁圩子,现为安徽省利辛县新张集乡阳光村卫生室执业乡村医生。早年跟随父亲学习民间中医技艺。1998年毕业于山东中西医结合大学中西医结合临床医疗系,学习中西医结合临床医疗专业。毕业后回到家乡阳光村袁圩子,担当了一位乡村医生,一直扎根在农村基层,从事中医临床医疗工作,服务于百姓大众。中医师袁维萍,系统研究中医信息技术的临床应用和学术理论多年,具有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和学术理论造诣。中医师袁维萍在多年的临床实践工作中,勇于担当,锐意进取,开拓创新,传承了中医信息技术,发展了中医信息疗法,创立了中医信息疗法学派,建立了分子中医学,开创了胃肠针灸疗法和人体五脏六腑针灸疗法,从而让人们对传统中医学的认识达到了分子信息的水平。

袁维萍中医师做为一位乡村医生,多年来学习民间中医技艺,一直扎根于农村基层,从事中医临床医疗工作多年,抢救并发掘了一大批濒临失传的民间中医信息技术。在农村基层从事中医临床医疗工作的数年中,重点发展了民间中医技艺,系统学习研究了中医信息技术方法,主要包括流传于我国民间的针灸、偏方、单方、验方、秘方、奇方、奇术等中医信息技术,并把这些中医信息技术应用于临床实践,传承并发展了中医技艺之精髓,对传统中医学做了大胆创新。袁维萍作为一位农村基层的民间中医,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工作,最终成长为一名真正的中医技艺传承人。

中医师袁维萍通过多年的临床实践,感悟出了传统中医学的真谛,发现传统中医学是一门既古老而又现代化的信息科学,而传统中医技艺则是一门信息技术,而且是属于一门信息高技术!为此,民间中医袁维萍创立了中医信息学派,建立了分子中医学,运用现代信息科学的理念考察传统中医学和现代医学,并提出了中西医结合的真谛是信息科学之观念。

2013年11月,中医师袁维萍系统挖掘了流传于我国民间的各种中医信息技术,取其精华而去其糟粕,撰写了《中医信息疗法荟萃》一书,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医信息疗法荟萃》作为一本传承中医信息技术的临床著作,图书出版发行后受到广大中西医临床工作者喜爱,受到中医界同仁的好评,由此让中医信息疗法受到中西医学主界的重视。《中医信息疗法荟萃》的出版发行,弘扬了中医信息技术,传承了中医技艺。

为了进一步弘扬传统中医,传承中医信息技术,2014年8月袁维萍再次撰写了《中医信息技术的临床应用与传承》一书,2015年4月由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发行,以此更好地传播并传承中医信息疗法及中医信息技术。只有发挥中医信息技术的传统优势,才是振兴中医的希望!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现代著名书法家陈宗强先生题词

大道至简。中医之术,至臻至简,传统中医技艺的精髓即体现在中医信息技术上,中医信息技术治病表现出“一两拨千斤”的调控力量。传统中医擅长采用最简单的信息技术治病,治疗方法简单,效果显著。这也正是传统中医的最大优势所在。为了传承中医技艺,袁维萍中医师在国内媒体上发表了多篇有关中医信息疗法的文章,大力宣传中医信息技术的学术思想,受到医学界的广泛关注。中医师袁维萍发表了多篇有关中医信息疗法及中医信息技术的文章,被国内五十多家中文网站、网络媒体纷纷转载,获得中医界同仁的广泛认可,让人们认识了传统中医的信息科学之内涵,从而对传统中医学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袁维萍作为一位中医信息疗法专家,作为农村基层一位执业乡村医生、执业助理医师,扎根农村基层二十余年,系统研究民间中医技艺多年,系统研究了中医信息疗法,开创了中医信息科学,重点探讨了中医信息技术的临床应用与传承问题,对传统中医做了大胆创新。在2015年1月27日,袁维萍以中医信息疗法专家的身份,有幸应邀参加了香山科学会议第521次学术讨论会,即“中医健康工程发展的瓶颈与对策”学术研讨会。“中医健康工程发展的瓶颈与对策”学术研讨会,于2015年1月27日~29日在北京香山饭店成功召开。

民间中医袁维萍,作为一位中医信息技术专家、中医信息疗法专家、中医技艺大师,擅长采用中医信息技术治疗许多常见病及疑难杂症,尤其是擅长治疗运动神经元病、皮肤病、风湿病,效果显著。

袁维萍积极参与乡村医生维权的公益事业

袁维萍谈医改:呼吁依法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

袁维萍作为一位锐意进取的乡村医生,多年来热心关注乡村医生的维权公益事业 。在2015年,袁维萍历经8个月时间,用心编写了《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体制调查研究》,此书的出版发行得到全国乡村医生朋友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希望能够引起我国相关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为解决我国乡村医生 问题和推动农村医疗卫生事业 的健康 发展发挥出巨大作用,同时并为我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做出微薄的贡献!

今天,我们乡村医生,从内心希望国家应当从“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出发,善待全国130万乡村医生,尊重《劳动法》赋予乡村医生的合法权益,依照《劳动法》切实解决乡村医生的工资福利待遇,真正让乡村医生老有所养和劳有所得,让乡村医生安心为国家工作,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有关乡村医生工资待遇的问题,请参考如下资料:

1、袁维著《农村医疗卫生与乡村医生体制调查研究》天长春:天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年1月;

2、袁维萍著《中医信息技术的临床应用与传承》,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年4月;

3、袁维萍著《中医信息疗法荟萃》,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3年11月;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张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精华推荐
一周热门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