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新闻 > 正文

浙江温岭塌楼调查:涉事厂房事故前已被列入拆迁

时间:2015-07-07 11:01来源:央视网 作者:


7月5日,工作人员在鞋厂厂房倒塌事故现场。 新华社记者 韩传号 摄

  《新闻1+1》2015年7月6日完成台本

  ——温岭厂房坍塌:“拖”出来的灾难?

  (节目导视)

  解说:

  使用仅仅几年的厂房

  为何忽然坍塌?

  受伤工友 赵虎:

  刚刚往后退两步,啪的一下就盖下来的。

  受伤工友 冷玉波:

  感到地震一样的感觉,晃了一下,看到以后马上就塌下来了。

  解说:

  可怜那些周六还在上班的鞋厂工人

  本台记者赵奕:

  基本上都是带着一家三口四口,甚至带着五六口亲戚一起到这边来打工。

  解说:

  14人死亡,33人受伤,

  早被查出的安全隐患

  早被查出违规厂房

  《新闻1+1》今日关注:温岭厂房坍塌:“拖”出来的灾难?

  主持人 张羽: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节目开始我们首先看两张新闻图片,这是一个事故现场,记录的是一家鞋厂厂房坍塌,从图片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厂房坍塌的面积不小,而且坍塌的比较彻底,这是全景,这是具体的局部,我们可以看到,断裂的楼板露出的钢筋还有断裂的砖块,图片记录的是在浙江温岭大溪镇的一家鞋厂的厂房突然发生了坍塌,将近一半的厂房坍塌至今已经造成了14人的遇难,33人的受伤,这个事件不禁让我想起就在去年1月份的时候,同样是在浙江温岭大西镇,同样是一家鞋厂,曾经发生过火灾也是安全生产事故,当时是造成了16人遇难,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在那起事件发生之后,当地对这类事件区域进行了安全生产拉网式的大检查,但是没有想到时隔一年多又发生了类似的安全生产事故,为什么这样的事故会接连发生?那么这次事故发生之前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隐患?

  如何在这样一个加工企业密集的区域来进行安全防范呢?这不禁让我们产生了疑问,那么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起坍塌事件进一步的进展。

  受伤工友 赵虎:

  刚刚往后推两步啪的一下就盖下来了

  受伤工友 冷玉波:

  感到地震一样的感觉晃了一下看到以后马上就塌下来了。

  解说:

  赵虎,冷玉波,在前天下午4点发生的浙江温岭大溪镇佛陇村厂房坍塌事故中,两个人都侥幸脱险。而截止今天下午三点,这次事故,已经造成14人死亡,33人受伤。目前,14名遇难者的家属,都赶到了温岭市大溪镇。而当地镇政府也抽调工作人员,对他们进行一对一的安抚。

  本台记者 赵奕:

  其中四名重伤员,现在ICU接受治疗,其他的29人已经转移到普通的病房留院观察。目前为止这33名伤员的情况是比较稳定的,目前这33名伤员现在是在5家温岭市的救援设备,还有医生资源比较齐全的五家医院接受治疗。

  解说:

  由于周六没有停产休息,事发时被困的56人中,其中有51人是腾辉鞋业的员工。9名现场人员通过自救逃过一劫。

  本台记者 赵奕:

  其他的三到四名的工人是因为休假,刚好错过了这一次事件的发生。因为厂已经倒了,所以其他的工人也是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没有上班,正在休假算是。

  解说:

  据大溪镇给出的官方数据,2014年腾辉鞋业共有员工60人,鞋厂的工人,大部分来自外省。

  本台记者 赵奕:

  大多来自于贵州、广西、江西这样的一些地方,然后到这边主要也都是来打工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带着一家三口四口,甚至带着五六口亲戚一起到这边来打工。

  解说:

  今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事故现场,目睹了第14名遇难者被找到的过程。事故现场,仍是一片狼藉。

  本台记者 赵奕:

  现在有非常多的钢筋水泥暴露在外面,我们再来看旁边,这里可以说这一处钢筋是整个楼房当中,屋顶的一处钢筋,我们看到整个钢筋现在呈现了一个U型的弯曲,可以说弯曲的程度非常大的,而且我们再往里面看,看到还保留了不少当时楼房倒塌时的一些生活物品,我们看有不少的箩筐,这些箩筐能看到出来当时是装工厂生产出来鞋子用的。

  解说:

  记者了解到,温岭市曾经在2014年对当地的违规企业做过一次排查,而这个捷宇鞋厂,就是被指定拆除的鞋厂。但厂房坍塌的直接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本台记者 赵奕:

  今天中午左右,浙江省组建了一个由安监局局长牵头的一个调查组,目前已经在现场调查了,调查的过程刚刚开展。

  解说:

  事实上,在事发的温岭大溪镇佛陇村,被纳入今年整改拆迁的企业有十多家。这些违章的企业原定于在今年8月之前全部拆迁。今天下午,就在离塌楼现场不到500米的地方,另一家鞋厂的厂房刚刚被推倒。

  温岭市大溪镇佛陇村村支部书记 戴新彩:

  这一片都是违章建筑的本来这个企业几个月之前就可以拆的,考虑到支付问题,因为我们的产品做到现在很多产品都是欠账的,关于帐不好收的情况下,我们安排下去了他就在七月底之前是应该是搬光的。

  张羽:

  事故到底为什么发生?原因还在调查当中。我们再来了解一下这座楼的具体情况,我们看,这座厂房建成是8年,按理说时间并不长,没想到仅仅建成八年的楼会塌的这么厉害,楼层是四层,整个的结构是像回字那样的一个砖混结构的楼,产权所属属于温岭市捷宇鞋材有限公司,现在是捷宇和腾辉鞋业共同在使用。

  那么,尽管现在事故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但是我们可以根据记者所调查的情况,提出一些质疑。首先我们看,刚才报道中已经提到了,这座厂房本来是要拆迁的,刚才我讲到了在去年1月份的时候,在大溪镇一家鞋厂发生了火灾,夺取了16人的生命,在那之后进行了拉网式大排查和整顿,那么很多小鞋厂被列入到违规拆迁之列,这家鞋厂也不例外。

  但是为什么本来要拆迁的厂房到现在还在使用当中?当地解释说是因为要拆迁的企业比较多,刚才报道中也提到了,仅仅佛陇村一个村就有十几家厂房需要拆,有的厂房正在拆,但是没有拆为什么还在进行使用?这是不是违规呢?

  第二,在很多媒体报道中指出,楼顶有一个鱼池,其实不是鱼池,是建的蓄水池,那么这个蓄水池跟这个楼坍塌有什么关系?这个蓄水池是不是一个违章建筑?而且根据我们记者的进一步调查,这个楼整体本身可能就是一个违章建筑。

  那么关于事故原因的调查,下面我们来连线清华大学公共安全研究院的副教授孙占辉先生进行分析,孙教授您好,首先请问调查这个事故原因的重点和突破口在哪里?

  孙占辉:

  重点肯定是事故本身的原因是什么,责任人是什么,还有就是这个建筑,还有它的生产厂房是不是存在一些违法的情况,特别是直接原因我认为是最主要的,因为一方面是直接导致事故的,另外这个直接原因也可以为其他的企业敲响警钟。

  张羽:

  其实我们调查在调查的时候,已经提出了一些值得怀疑的线索,您觉得这些线索可不可以作为一个突破直接原因的线索呢?

  孙占辉:

  这个还是要看一线的直接调查组他们的意见,因为比如说这个楼顶的蓄水池等等这些问题,不一定是直接原因,但是还是要看他们专业的意见。

  张羽:

  好,我们在等待相关部门来公布调查结果,下面我们再了解一下,这座厂房它的周边环境是什么样的。

  解说:

  厂房坍塌,目前虽然原因尚不明了,但是记者发现,在坍塌前,事实上有关部门对这个厂房的一些违规情况,就已经有所了解。

  本台记者 赵奕:

  这个地方是归捷宇鞋厂所有,是在06年下半年开始建,大概是在07年建完,开始投产使用的。这个腾辉公司是租了捷宇鞋厂的三层和四层。也就是说这个捷宇鞋厂里面有两家公司,一家是捷宇鞋厂,一个是腾辉鞋厂。

  解说:

  根据记者了解,倒塌的4层砖混结构建筑楼,虽然已经启用8年,但是,相关的手续却并不完备。

  温岭市大溪镇镇委书记 徐云辉:

  这个企业,在村留地上建筑的,建厂可以建,但是在建的过程当中,有些手续还没(有)。

  本台记者 赵奕:

  通过多方打听捷宇鞋厂土地使用权是经过审批,但是楼房建设很可能存在违章建筑的情况,

  解说:

  据了解,就在这次倒塌事故发生前,当地有关部门,刚刚对这个厂进行了消防检查。

  温岭市大溪镇镇委书记 徐云辉:

  五月份我们镇里面干部跟他们一起去,都去了。就是发现了消防安全隐患了。我们根据有关的不合格的,我们是要给他整改的,我们这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给他落实整改的。

  解说:

  倒塌楼里的捷宇鞋厂和腾辉公司,在当地都不算是规模大的明星企业。捷宇鞋厂的工商资料显示,该鞋厂成立于2010年1月,注册资金198万元。

  本台记者 赵奕:

  大溪镇主要的产业是水泵,所以大溪镇鞋厂并不多,只有五到六家企业,杰宇鞋厂在当地大溪镇其实是一家相对比较小的一家鞋厂。整个鞋厂大概是在150人左右,它的年产值大概是在四千万。大部分的工人都来自于外地,(月工资)三千元到四千元左右。

  解说:

  此外,事发鞋厂所在的大溪镇佛陇村,去年也被列为大溪镇拆除违章建筑的15个重点村之一。大溪镇的拆除违建工作一直在推进,就在上个月,6月29日,当地报道,大溪镇单日拆违3万余平方米,创今年新高。

  温岭市大溪镇镇委书记 徐云辉: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还存在一定的量,我们还要加大力度,从去年到今年,我们原先拆的力度还是比较大的,一共拆了170万平方米。根据我们市里面和省里面的有关规定,把它改造好,整个范围里的,违章建筑要拆光。

  张羽:

  从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大溪镇佛陇村违章建筑的混乱状况,那么这栋建筑本身它也是一个违章建筑,从2006年建成到2007年使用,那么为什么这样一个违章建筑它可以存活八年呢?直到今年出事为止呢?

  我们来看一下,在一片土地上要进行一个厂房建筑,都需要哪些手续。我们看,首先需要土地使用许可证,然后是建筑工程设施许可证,第三是建筑用地规划许可证,第四是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等等,还有其他手续,当然我们看到,这么多手续,这么多部门的审批,最终挡不住一个违章建筑,而且存活了八年,直到它出事。

  那么下面我们继续来连线清华大学公共安全研究院的副教授孙占辉先生,孙教授,从报道中我们看到,其实这个厂房本身就是一个违章建筑,而且是在拆违之列,只不过因为要拆除的太多,一年多时间还没有拆除,像这样要拆除的厂房还在使用当中,这本身违规吗?

  孙占辉:

  我认为这个要看这座待拆除的建筑它被列入要拆的名单的原因是什么?是属于危险建筑,还是单纯是因为别的,规划原因或者其他的原因是要拆除的。

  另外要看这个建筑在进入这个名单之后是不是允许它再生产,还有它生产的时限,什么时间应该退出,看这些原因,如果由于危险建筑,它还在生产,肯定是违规的。

  张羽:

  您说要拆除肯定涉及到很多原因,如果涉及到安全原因的话,就应该是停止使用的,那我们也注意到,实际现在已经确认了,这个建筑它本身是一个违章建筑,那么后来曾经进行过多次的安全生产大检查,尤其是在去年那次火灾之后,在这个地区进行过安全生产检查,当时检查了这个企业是违规建筑,那么你说这样的安全生产检查能不能停止使用这样的违规建筑呢?

  孙占辉:

  这个也要看,比如说它这个安全生产监察不一定要长这个建筑停止使用,它可能会要求建筑的所有人,或者建筑的生产企业进行一定的整改,如果整改后通过安全检查,这个建筑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另外我看它的做的消防检查,每一类的安全检查肯定都是各自的专业的人去做的,所以术业专攻,那么检查人员也只是针对它本专业的事项负责,如果是其他专业的,比如说建筑楼内的本身结构安全,那可能就不是消防安全检查能够查得出来的了。

  张羽:

  也就是不同部门的检查,不能让它们停止对这个违规建筑的使用是这样吗?

  孙占辉:

  对,因为它检查主要是针对建筑本身的安全问题,比如说刚才说的消防,那么它就查你的消防设施是不是足够,你的疏散通道宽度是不是足够,他查的是这些内容,也许它的消防的这些手续以及这些规定都是OK的,但是并不能解决它的违章的问题。

  张羽:

  那么现在已经确认这个违规建筑了,我们再来看,现在来看这是一个安全生产事故,但是我们发现它又是一个违规建筑,那么在定性处理上,是不是就不单纯是一个安全生产事故了呢?

  孙占辉:

  不是单纯的安全生产事故,要查当时这个建筑是怎么审批的,为什么允许这个建筑被建起来,这个建筑还可以被其他的生产企业租用使用的原因是什么,就是一系列的问题,不一个简简单单的安全生产的问题。

  张羽:

  从报道当中我们也看到,类似于这个鞋厂的建筑在当地还有不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违规建筑?这些违规建筑到底有什么样的隐患?如何才能进行管理呢?我们进一步往下看。

  解说:

  昨天上午,温岭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关于事故原因,此次发布会并没有提起,也没有设立提问环节。不过,温岭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李海兵表示,温岭市全市将部署开展安全大排查、大整治活动,杜绝类似情况再度发生。

  温岭市政府新闻办主任 李海兵:

  部署立即在全市开展面上安全大检查、大整治工作。并将由市四套班子领导带领督查组深入各镇街道督查排查整改情况。

  解说:

  事实上,这样的大排查,在去年1月14日温岭大东鞋厂火灾发生后,也曾经进行过。那次火灾,造成16名工人死亡。李海兵,也是作为政府部门发言人在那次事故发生后接受了媒体采访。

  通过去年的大排查,温岭市发现存在消防安全隐患的制鞋企业,并不在少数。

  城北街道安监中队中队长 杨海荣:

  这里砌了一个墙把消防通道堵住了,人员不容易疏散 ,所以我们把它敲掉了。

  解说: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去年“1·14”火灾后,温岭市提出了关停重组一批、规范改造一批、产业转型一批和龙头扶持一批的“四个一批”解决制鞋企业措施。

  据温岭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统计,至去年底,全市鞋企和家庭作坊由整治前的1.1万家,减少到5000余家。另有6000多家无证照、存在安全隐患、涉嫌违法建筑等企业被关停淘汰。

  城北街道安监中队中队长 杨海荣:

  楼下是车间。你这里不允许住人。

  记者:为什么呢?

  杨海荣:

  你车间如果出了事情,容易影响到人员住宿,这个是三合一,绝对不允许。

  解说:

  在排查隐患的同时,去年的1.14火灾经过调查,最终被认定为责任事故,17人被追责。而当此次14人遇难的悲剧再次发生时,它又会给当地敲响什么样的警钟呢?

  张羽:

  制鞋业是温岭的支柱产业,但是在过去二十多年来我们看到温岭的制鞋业一直没有摆脱低小散的状况,就是水平低、规模小、整个生产分布比较分散。很多企业都是那种家庭小作坊式的企业,就在去年1月份,温岭大溪镇的一家企业发生大火之后,当地进行了大力度的安全生产排查和企业整顿,报道中我们也看到,主要的办法就是关停重组一批,规范改造一批,产业转型一批,龙头扶持一批,那么最后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呢?

  截止到2014年底,我们看到,温岭市鞋企和家庭作坊有4000多家完成了改造提升,有3000多家是通过各转企或者兼并重组为1000多家,也就是把一些小企业合并,提升它们的规模,然后还有6000多家没有证照、存在安全隐患、涉嫌违法建筑等企业被关停淘汰了。

  那么从刚才的数据来讲,2014年的那次整顿力度确实不小,但是我们看到,在今年还是发生了这样的惨剧,那么面对这样一个加工企业区,我们应该如何管理和防范这种安全事故再次发生呢?我们继续来连线清华大学公共研究院的教授孙占辉先生,孙先生,像温岭大溪镇这样一个工业企业,尤其是手工作坊密集的地区,在防范安全生产上最大的问题是难题是什么呢?

  孙占辉:

  我觉得按现在的这个情况来看,它的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消防安全问题,因为这个地方生产作坊已经多,生产工艺相对来说也比较落后一些,不是先进的生产工艺,建筑密度人员密度都比较大,我看今年的建筑,它是有违章建筑,而且也存在一些加盖的情况,那么这个区域里边,这样类型的区域最大的问题还是安全问题。

  张羽:

  我们看到报道的时候,去年出了火灾之后,当地进行了大力度的安全检查和整顿,也关停并转了一批,如何防范这些关停并转的企业实际又死灰复燃呢?

  孙占辉:

  我觉得综合来看,应该是一方面是有技术手段,另外一个更主要的还是看政府社会监督管理的力度,单单从技术手段说来讲,也没有特别好的方法来防范这些企业悄悄的恢复生产,比如说我们可以上一些监控手段,装视频监控系统,在厂区内装摄像头,然后直接连到政府里监管,但是最关键的,我觉得应该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氛围,从上到下大家都能认识到安全生产的重要性,这样自觉的去做不去偷偷的生产,或者说如果发现了偷偷生产,那么我们去监督它,去提出指出它不对,这是更为关键的一个问题。

  张羽:

  我想当地管理上肯定有这么一个难题,就是制鞋业是当地的支柱产业,而且发展由来已久,基本是从家庭作坊来发展起来的,那么在这样一个低水平的生产状况下,如果投入过多的安全生产设施或者要求的话,可能会影响它们的效益,所以很多人就不注意这方面的东西,那怎么来达到这么一个平衡呢?

  孙占辉:

  这个问题可能相对来说处理起来就比较复杂一点了,我觉得两个方面,一个就是从管理者的角度来讲,那么从安全生产治理的角度出发,我们要充分排查整个区域的安全隐患,制订一个科学有效的计划,比如有一些风险高的企业,我们就坚决的关掉,然后有一些风险比较低的企业,加大它的安全生产管理力度,对它安全生产管理进行定期的抽查,保证它的企业的运行比较安全,我们可以保持它的继续生产,也维持当地的经济的发展。

  第二个方面,就是咱们可以制作一个叫区域安全生产风险的分布图,并且把这个图向社会大众公开,大众就能知道哪些建筑区域是存在风险的,风险类型等级是什么样的,

  大家都有趋利避害的心理,如果了解了安全风险的分布情况,自然就会避免在高危的区域里面不按时生产,或者活动,我觉得可以有效的减少这些事故的发生。

  张羽:

  好,多谢孙教授的评论,确实虽然这起事故的具体原因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但是我们完全可以下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违规违法的生产,不注意安全因素,那就是在铤而走险,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新闻1+1》。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马春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
精华推荐
猜你喜欢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