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览潮网

当前位置: 览潮网 > 新闻 >

“红色通缉令”北京7人七宗“最”

时间:2015-04-27 10:08来源:新京报 作者: 点击:
盘点“天网”行动北京7外逃人员;外逃时间最长16年,涉案金额最少仅20万

  盘点“天网”行动北京7外逃人员;外逃时间最长16年,涉案金额最少仅20万

  4月22日,按照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天网”行动统一部署,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官网集中公布了100张红色通缉令,被通缉的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人员中,共有7人与北京直接相关,并由北京市各有关部门立案调查。

  7人中,仅方翠英一名女性。今年66岁陈兴铭是年龄最大的一位。年仅31周岁的刘勖,与陈兴铭年龄相差一倍多,他不仅在7人中年龄最小,也是此次所有被通缉100人中最小的。此外50岁至60岁有方翠英(50岁)、刘常凯(54岁)、蒋雷(59岁),40岁至50岁有2人,分别为出生于1967年的裴健强和1968年的孙新,两人年纪仅差半岁多。

  从外逃时间上来看,刘常凯外逃时间最早,从1999年出逃至今已16年。而年纪最小的刘勖2013年7月才外逃,两者跨度长达14年,其余5人外逃距今13年至3年不等。可能外逃地点北美居首,刘勖、陈兴铭和刘常凯可能逃往美国,方翠英逃往加拿大;其次为新西兰,该国可能是蒋雷和陈兴铭的落脚地;裴健强选择了香港,孙新则逃往了泰国。此外,刘勖和孙新分别持有3本和2本护照。

  上述7人中,裴健强、蒋雷、刘勖和方翠英4人涉嫌贪污;孙新和陈兴铭两人涉嫌挪用公款;刘常凯涉嫌诈骗。除刘常凯外逃前曾任驾校校长,蒋雷曾任职于社团组织外,其余5人中2人任职于政府部门,3人就职于国企,任职于政府部门的刘勖和孙新,均为非担任领导职务的普通办事员。而就职于国企的裴健强、陈兴铭和方翠英,均担任领导职务。新京报记者 杨锋

  ■ 追访

  北京市将设“追逃追赃办”

  负责统筹协调全市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

  新京报记者近日获悉,北京的追赃追逃办公室正在筹备建设之中,建成后,有望负责统筹协调全市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

  2014年3月中纪委内设机构改革后,新组建的“国际合作局”主要职责便是海外追赃追逃,其主要办事机构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于同年10月成立,由中纪委、最高法、最高检、外交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央行八单位负责人组成。该办公室负责人黄树贤曾介绍,该部门将通过建立动态的外逃人员数据库、加强国际反腐败执法合作等方式,控制外逃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

  目前,追逃追赃办公室在全国各省市陆续设立。

  红色通缉令是怎样发出的?记者梳理北京市此次被通缉的7名外逃人员情况时发现,大部分是在检察院介入后发出的通缉令,检方在此中的运作过程大致如下,由各级检察院向市检察院汇总报告外逃人员的情况,由市检察院向公安的经侦部门发出通缉申请,再由公安统一向国际刑警组织报告相关人员情况,发出通缉令。

  此外,追缴外逃贪官赃款方面也有突破。2014年8月29日,江西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首度依据2014年新修订的刑诉法,开庭审理追缴外逃贪官的财案。涉案李华波曾任江西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涉嫌贪污9400余万元潜逃至新加坡,是此次红色通缉令中第二号人物。在新的刑诉法出台前,我国法律没有专门针对外逃人员财产的没收程序,导致嫌犯抓不回来,财产也无法追回。

  在李华波缺席的情况下,检方指控其涉嫌贪污犯罪,因逃匿一年后不能到案,依法提请法院追缴其违法所得2953万元及其他涉案财产。此案被称为我国刑诉法修订后海外追赃第一案。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红色通缉令之“最年轻”

  婚后半年消失 爷爷去世未归

  刘勖 LIU, XU

  身份信息

  出生日期:1984年2月7日

  原工作单位及职务:北京市通州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工作人员

  涉嫌罪名:贪污

  出逃日期:2013.7

  刚满31周岁,100名外逃人员中年龄最小的。2013年7月出逃时仅29岁,涉嫌贪污70余万社会保障金。

  在此次发布的红色通缉令中,两个月前刚满31周岁的刘勖是年龄最小的一位,2013年7月出逃时仅29岁。通缉令中,他被指涉嫌贪污,被通州区检察院立案。

  据知情人士透露,2007年参加工作的刘勖原任职于北京市通州区社保基金管理中心,为社保基金管理中心支付专管员。2008年至2010年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采取冒领手段,侵吞社会保障金70余万元。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刘勖出逃时距其结婚仅半年,去年爷爷去世也未回家。

  记录显示赴美一月后又离开

  通缉信息显示,刘勖手持三本护照,两本为“G”打头的因私普通护照,一本为“W”打头的旧版港澳通行证。

  4月24日,新京报记者通过美国海关与边境保卫局(缩写:CBP)官网查询发现,刘勖最近一次进入美国,是2013年7月29日,而这与红色通缉令上登记外逃时间吻合,当时他持一本因私普通护照,从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以旅游观光及医疗服务签证入境。

  CBP官网提供部分外国旅客进入和离开美国的记录信息,这些信息来自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外国旅客信息系统(NIIS)。记录信息显示,刘勖允许在美停留时间,截至2014年1月28日。也就是说,如果刘勖还未离美,至今已逾期滞留近一年又三月。

  但根据记录信息,赴美一个月后的8月28日,刘勖从旧金山国际机场离境。不过,CBP官网表示,该网站关于出境离美的记录偶尔会出现错误。在答读者问中,该网站表示“我们客户中有1/10遇到过离境记录不准确的情况,但这不是伪造的,而是CBP自己的错误。”

  邻居“犯事外逃”猜测获证实

  出逃前,刘勖夫妇居住于通州区梨园附近一小区,与其父母前后仅隔一幢楼。

  一名与刘勖父母住同一单元楼的居民表示,刘勖长得白白胖胖,街坊们都唤其“大勖”。

  多位小区居民表示,2012年天冷时,刘勖举办了婚礼,但婚后半年多便消失不见了。“2013年天热起就没见过人了。”居民们称,婚后仅其妻子一人独住,这曾引起街坊们猜测两人是否感情不和。当时刘勖家人回答,“去上海出差了”。

  “去年夏天他爷爷去世都没见着人。”一位与刘勖爷爷交往较深的小区居民称,刘勖是家中独子,也是唯一的孙子,却未回家给爷爷送终。虽然当时刘家的解释是“去美国出差了回不来”,但有关刘勖“犯事外逃”的猜测,至此在街坊邻居间流传,“这两天看电视,才发现传言说的是真的”。

  据小区居民介绍,刘勖家庭条件还不错,父亲此前曾从事会计工作,现已退休,其母此前在八里桥从事服装生意,而其妻子,是通州一中学教师。“年纪轻轻的,还没孩子,咋去贪污呢?”上述与刘勖爷爷关系较好的居民称。

  刘勖妻子家斜对门和隔壁住户则表示,最近好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没见到屋里有人。

  出逃后北京规范社保人员行为

  据国际刑警组织官网信息显示,刘勖身高1米7,标准国字脸,身板壮实,黑发黑瞳,掌握中、英两门语言,登记的被通缉原因是“腐败”。记者联系了通州区检察院主办此案的检察官,对方表示不便置评。

  距离刘勖出逃近一月后,2013年8月27日,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发布了《社会保险工作人员纪律规定实施细则》,明确提出“36个不准”。这是北京市首部针对社保工作人员的行为规范。

  《实施细则》第四章专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设定,其中明确提出:“严格初审复核制度,强化内控监督管理。不准隐匿、转移、侵占、挪用、拆借、虚报、套取社会保险基金。”《实施细则》发布近3月后,通州区人社局官网在11月25日发布了一则报道。报道讲述了该局如何“力争落实‘36个不准’”,还援引一负责人话语称,“下一步,将把实施细则作为一条‘铁律’,纳入干部考核的重要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报道重点报道了该局将如何“加强内控监督检查”和“强化人员监督管理”。报道称,该局制定了两份有关内部控制监督的规定,“在各项经办业务中全面落实双岗审核制,逐步做到由事后处理向事前监督转变”。同时,还承诺从主管局长起共分7个层次,层层签订《廉政风险责任书》,同时将进一步推行人员轮岗制度,“特别是对重要岗位和关键环节,定期轮岗调人,防止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

  新京报记者 杨锋 实习生王梦遥 魏思佳

  红色通缉令 之 最“草根”

  驾校校长涉嫌诈骗潜逃16年

  刘常凯 LIU,CHANGKAI

  身份信息

  出生日期:1961年4月24日

  原工作单位及职务:北京京剧院梨园驾校校长

  涉嫌罪名:诈骗

  出逃日期:1999.10

  曾为工厂负责人,后辞职担任梨园驾校校长,涉嫌诈骗学校300余万元。其妻曾称全家有美国国籍。

  在100名外逃人员中,今年刚满54岁的刘常凯,身份和涉嫌罪名都比较特殊,身为驾校校长的他,因涉嫌诈骗被通缉。

  据国际刑警组织官网信息显示,刘常凯登记身高为1米76,体重80公斤,黑发黑瞳,仅会中文。新京报记者了解到,1997年至1999年,刘常凯在担任北京京剧院梨园驾校校长期间,涉嫌诈骗学校300余万元。1999年10月,刘常凯携款潜逃,可能逃往美国和韩国。目前,此案由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主办。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刘常凯妻子曾称一家人均有美国国籍。刘常凯先行出逃后,妻子卖掉房子,与孩子一起失联。此外,刘常凯在外逃前曾借口孩子上重点中学急用钱,并承诺高息2月偿还,借了别人约10万现金,但至今未归还。

  邻居称刘妻曾透露全家美国籍

  刘常凯潜逃前,家住宣武区(现西城区)牛街附近。近日记者走访发现,刘常凯出逃前住的是一间约60平米的房子,两室无客厅,目前已出租。据租客介绍,现房东姓郝。

  而郝姓现房东称,房子购买于10多年前。至于是否购买自刘常凯或其妻子“大红”手中,对方表示未听说过这两个名字。

  刘常凯出逃至今已16年,同一栋楼住户也已多次更迭。记者走访时,有幸遇到同一单元楼下一位住户还记得一些过往。她称,刘常凯一家搬入小区时,儿子还没上学。另据小区多位认识刘常凯的老住户介绍,刘常凯只有一个儿子,小名乐乐,曾就读于和平门实验小学。据一老太太介绍,邻居一般称呼刘常凯爱人为“大红”。

  “大红短发,以前是工程监理,后来不怎么工作了,主要接送孩子上学。”据上述老太太介绍,她记得刘常凯爱人曾说起过,一家人早有美国国籍。

  原是工厂领导 后辞职办驾校

  刘女士现居住于刘常凯原先房子楼下。据其介绍,刘常凯曾是北京市卫生材料厂的厂长或副厂长,与她哥哥是同事。后刘常凯辞职,与北京京剧院合办北京京剧院梨园驾校并担任校长。

  北京市京剧院位于丰台区马家堡东路。4月26日下午,记者进入院内,发现一间挂着“梨园驾校”牌子的屋子。门卫称,这是梨园驾校向京剧院租的房子,但已搬至别处办公。在京剧院已工作了40多年的一位老者称,刘常凯任驾校校长后便调至了京剧院,并在京剧院内办公。“当时京剧院条件比较艰苦,所以才办了这驾校”。

  梨园驾校总部,位于西城区陶然亭路。4月26日,一工龄长达10年的工作人员证实,刘常凯确为该校前任校长,但“出事”后,驾校交还给了京剧院,京剧院又把驾校交给了现任校长。

  据梨园驾校官网信息显示,该校建于1994年。刘女士丈夫表示,他1995年学车,正是在梨园驾校。他记得,当时曾跟刘常凯有过多次交流。在他印象中,刘常凯人脉丰富,是个“说话很有水平的人”。

  外逃前借10万 后央求别起诉

  “当时说给高利息,两个月还钱,还写了借条。”刘女士称,刘常凯外逃前,曾借口孩子上重点中学急用钱,向其哥哥借走了约10万现金,至今未曾归还。他称,其哥哥考虑到与刘常凯既是同事又是朋友,两人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才借给了他钱。

  “我嫂子因为这事几近崩溃。”据刘女士介绍,刘常凯起初出国后,并未带老婆孩子一起。其哥哥多次找刘常凯妻子讨要,刘常凯妻子起先应承给钱,但后来再不认账。“后来他孩子转学,房子卖掉,就找不到人了。”

  “后来他在国外给我哥打电话,祈求哥哥不要起诉。”刘女士表示,当时其哥哥已向法院起诉。

  新京报记者 杨锋 实习生 王梦遥 刘冰洋

  红色通缉令 之 最“凄惨”

  高严“铁杆”逃到美国双目失明

  陈兴铭 CHEN,XINGMING

  身份信息

  出生日期:1945年11月25日

  原工作单位及职务: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涉嫌罪名:挪用公款

  出逃日期:2002.6

  涉嫌挪用公款2700余万元;外逃后与妻子离异;家有遗传病,外逃美国不久病发。

  在这次公布的红色通缉令中,原云南省省委书记高严并未上榜,而与高严关系亲密、先后逃离中国的陈兴铭,则成了最受关注的对象。

  昨日,有接近陈兴铭亲属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患有眼疾的陈兴铭,到美国后已双目失明。

  根据通缉令发布的信息,陈兴铭1945年11月25日出生于吉林长春,曾为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据了解,2001年,陈兴铭利用职务之便,将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公款2700余万元,借给港商郭春生用于营利活动,后因涉嫌挪用公款犯罪,被北京市检察院立案,2002年6月逃亡,可能逃亡至美国、新西兰。

  先于高严3个月逃往美国

  2002年6月,陈兴铭出逃至美国、新西兰,此前,他曾因涉嫌挪用公款犯罪,被北京市检察院立案。2002年9月,原云南省省委书记、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出逃至澳大利亚。两人出逃时间相差仅三个月。而查看两人简历,能发现很多共同点,同是吉林长春人,同在吉林省电力工业局任职过副局长,后期均在北京相关电力部门工作。

  “吉林省电力系统的人告诉我,陈与高严是‘铁杆’,由高严一手提拔而起,两人逃亡是有一定牵扯的,我才知道原来还有陈兴铭这个人。”曾做过高严调查报道的中国经营报记者刘志明说。

  2014年12月,刘志明去长春采访,电力系统的知情人告诉他,陈兴铭原是吉林省电力系统某实业集团公司负责人,名门饭店即是在他手上建成,后由高严提拔到吉林省电力工业局任副局长。陈对省局一把手位置觊觎已久,因故未能遂愿,便由高严安置到国家电力公司任财务高管。

  北京住所亲戚居住已多年

  陈兴铭调到北京后,其住所在海淀区中北洼路西里一小区内。

  昨日下午,在小区20楼,从陈兴铭家里走出来的,是一位20多岁的年轻男子,他表示,自己是陈的亲戚,住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但不愿告知更多信息。

  陈兴铭出逃于13年前,小区里的受访住户,都不认识陈,面对他的照片,也是丝毫没有印象;同样的,在陈兴铭此前工作的地点,大厦门前的安保人员均工作不久,不知道陈兴铭曾在此办公。

  一位在小区内工作了10多年的保洁阿姨,是采访过程中唯一见过陈兴铭的人,“他在这里住了一两年就走了,再也没见过,之后就是别人搬进来住了”。小区物业则表示,住在这家的人姓马,房产证上的署名也是姓马。

  亲友称其离异已双目失明

  在调往北京之前,陈兴铭曾在吉林省电力工业局任副局长。“他不是一来就当副局长的,而是先去电力工业局下属的实业公司当总经理,主持过长春第一家五星级饭店名门饭店的建设”,与陈兴铭相熟的吉林省电力工业局职工王先生介绍,陈原是吉林省升阳乡的知识青年,后被抽到设备修造场,随后通过考核于1984年左右,来到吉林省电力工业局。

  “当时高严是电力工业局的领导,将他提拔为副局长。”王先生说,高严和陈兴铭两人私下交往很多,高严到北京工作不久,就将陈兴铭也调往北京了。

  “陈兴铭和高严很有趣,一个黑胖,一个白胖。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看到别人都是笑呵呵的,看起来很亲切,没有官架子。”王先生说,陈兴铭“谦虚”,谁找他都会帮忙,跟谁也不起矛盾。陈兴铭的妻子原是吉林省电力幼儿园的保健医生,后来被陈兴铭调到吉林省电力医院当医生。“2002年陈出事后,两人就离异了,现在他老婆也离开长春,两人还有一个儿子,今年快30岁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此外王先生称,陈兴铭家有眼睛方面的遗传病,他从陈兴铭的姑姑处得知,陈兴铭逃到美国后,没多久眼睛就失明了。该说法也得到了刘志明的证实。

  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 实习生 杨钰莹

  红色通缉令 之 最“冷面”

  任职行业协会 截留159万公款

  蒋雷 JIANG,LEI

  身份信息

  出生日期:1956年2月13日

  原工作单位及职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常务副会长、法人代表

  涉嫌罪名:贪污

  出逃日期:2007.4

  曾多次见过蒋雷的一汽车行业人士称,蒋雷不苟言笑,总是绷着脸。

  红色通缉令中,蒋雷是为数不多的社团组织涉贪人员。据通缉令内容显示,蒋雷1956年2月出生于吉林长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贸促会汽车分会会长,因涉嫌贪污,被西城区检察院立案。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蒋雷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将上海国际展览有限公司付给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159万公款截留据为己有,后逃至新西兰。

  截留159万公款逃至新西兰

  新京报记者获悉,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贸促会汽车分会会长蒋雷利用职务之便将上海国际展览有限公司付给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159万公款截留据为己有,后逃至新西兰。

  蒋雷的出逃从一系列缺席活动开始。2007年4月15日至16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在京召开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及常务理事会议。15日上午,蒋雷短暂现身会场,此后两天,他再未出现。

  除此之外,蒋雷还缺席多项活动。同年4月18日,河北凌云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召开新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作为独立董事之一的蒋雷缺席。4月21日上午,蒋雷缺席中国汽车品牌自主创新高峰论坛。当晚,他亦未出席上海车展开幕式。

  对于蒋雷缺席的原因,有关人员多解释为“个人身体原因”。据媒体当时报道称,汽车工业协会曾召开内部会议,宣布“蒋雷在国外”。

  妻儿在蒋雷外逃前已出国

  曾多次见过蒋雷的一汽车行业人士称,蒋雷身高180cm左右,国字脸,肤色偏黑,不苟言笑,“总是绷着脸。”

  该人士回忆,曾因车展商家展位价格问题与蒋雷起过冲突。据其介绍,国外车展展商一平米收费80美元左右,但国内京沪等地车展一平米收费高达300美元。“我曾公开质疑国内车展价位过高,这引起蒋雷的不悦,”该人士说,此后他曾多次想要参加车展,均被主办方拒之门外,“有主办方直接问我是否得罪了蒋雷,也有的间接问我是否得罪了上面的人。”

  在蒋雷曾居住的汽车局河北社区,一邻居与蒋雷的唯一一次交往也不太愉快,“1996年还是1997年,家里客厅新铺地板,有一小块补了点水泥,我就敲了几下,蒋雷就上来,态度很恶劣。他平时也是见到谁都不说话。”

  据了解,蒋雷所住的四层单元楼为机械部当年的公房。近日,记者来到该社区发现,不少老住户已搬离,剩下的居民大多表示从未听说过蒋雷。知道蒋雷的两家邻居则称,并不清楚蒋雷家房子目前的产权主体。

  据媒体报道,蒋雷妻儿早在蒋雷外逃前已出国。曾住蒋雷家楼上的邻居回忆,1996年、1997年时,偶尔会碰到蒋雷,但从未见过其妻子和孩子,“只见过他老母亲,拄个拐杖,身体很不好的样子。”

  记者在蒋雷所在社区居委会获悉,蒋雷户籍属空挂户,蒋雷户籍卡显示其有一女,今年27岁。

  出事或与协会办车展有关

  不少业内人士分析,蒋雷出事或与汽车行业协会办的车展有绕不开的关系。“中汽协属非盈利机构,但因为车展等活动获得不少收入,这些资金如何使用不得而知。”一位业内人士说。

  据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介绍,国内行业协会过去由相关部门管理,后几经更迭,目前按照社团组织运作,自己筹备经费,自负盈亏。“实际上,中汽协这样的行业协会在脱离政府部门成为社会团体之后,仍然延续了标准制定等部分政府管理职能。”陈耀说。

  据中汽协官网显示,中汽协成立于1987年,是经民政部批准的社团组织,主要职责有产业调查研究、标准制定、信息服务、咨询业务与项目论坛、会展服务等。

  陈耀介绍,一般行业协会经费来源主要有各成员企业缴纳的会费、企业委托研究课题经费、会展等,“中汽协每年展会活动较多,收入来源较其他工业协会也比较多。”

  在陈耀看来,社团的性质在于不以盈利为目的,但中汽协的社团、企业两种性质的界限并未厘清:“中汽协每年在各地承办展会,活动量较大,实际上是按照企业或者中介服务结构运转。严格来说,更像是一个企业。”

  据媒体报道,蒋雷出逃的当年,上海车展平均支付场地费是每平米1000元到2000元人民币,据组委会统计,2007年上海车展展出规模超过14万平方米。这意味着,仅场租费收入就超过1.4亿元。此外,该届车展的观众人数达50万人次,计算下来,门票收入为3264万元。

  “现在有些协会为了创收会搞很多活动,但对这些收入并没有一套规范的监督管理体系。”陈耀直言,目前对行业协会并无监督部门,“作为社团组织的行业协会经民政系统注册,并无专门的主管部门对其财务等进行监督,容易出问题。”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实习生刘冰洋 杨钰莹

  红色通缉令 之 最“小额”

  曾因走私获刑 出狱即外逃

  裴健强 PEI,JIANQIANG

  身份信息

  出生日期:1967年12月12日

  原工作单位及职务:中企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进出口部负责人

  涉嫌罪名:贪污

  出逃日期:2009.11

  裴健强涉嫌贪污公款20余万元,并挪用资金数万元

  在此次红色通缉令涉及的与北京相关的7人中,裴健强的涉案数额最少——涉嫌贪污公款20余万元,并挪用资金数万元。信息显示,裴健强疑似逃往香港,5年前,国际刑警即对其发布红色通缉令,但至今未找到他。

  曾因走私逃税45万锒铛入狱

  据知情人透露,裴健强曾为中企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中企国际)进出口部负责人,在担任该职务时,其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20余万元,并挪用资金数万元。

  裴健强的这些行为,均发生在2003年5月。

  仅仅6个月之后,裴健强便因涉嫌走私锒铛入狱。

  据上海法律界一位知情人士介绍,2003年左右,上海某机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宋某为了方便办理进出口手续,以获取非法利益,和中企国际负责进出口的裴健强商议,决定采用低报货物价格的方法,将货物向海关申报进口。

  达成协议后,二人通过制作假合同、发票的手段,将价值50多万美元的数控机床,以近30万美元的价格向海关申报,由此逃税45万人民币。“中企国际的负责人不知道裴健强的走私活动,都是他自己一手操控的。”上述知情人称。

  涉贪被立案五个月后外逃

  2003年11月,裴健强先是被关押在看守所,第二年,被上海高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据此计算,如果没有减刑,他的出狱日期为2009年11月。

  此前,2009年6月,北京西城检察院对裴健强涉贪立案。

  知情人透露,在西城检察院立案不久,裴健强即外逃,而外逃时间正好与他出狱的时间吻合,均为2009年11月。

  对于裴健强是否一出狱就外逃,西城区检察院称,由于案件属于在侦,不便透露信息。

  昨日,一位了解该案的知情人介绍,由于裴健强外逃,案子一直处于搁置状态,“今年以来也没有新的进展。”

  涉案时所在公司目前已注销

  网上搜索中企国际,显示其地址位于安贞门附近。4月2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该地址看到,中企国际所在地已经换成了另一家公司,大厦一楼的公示牌上,也无其任何信息。

  据国家工商总局信息显示,中企国际目前已经注销。

  对于裴健强外逃一事,他的邻居均称不知情,“知道他坐过牢,他坐牢没多久就搬走了。”至于搬到何处,邻居称并不清楚,“搬走后就没有联系。”

  目前,裴健强家原来的房子,已搬进了新住户。据该住户介绍,他搬进来已经至少5年,之前的房东也并不姓裴,“可能我们两家中间,还住过别人。”

  新京报记者 李宁

  红色通缉令 之 最“神秘”

  出纳挪用公款千万 单位未察觉

  孙新 SUN,XIN

  身份信息

  出生日期:1968年7月4日

  原工作单位及职务: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计划财务处出纳

  涉嫌罪名:挪用公款

  出逃日期:2008.10

  孙新案在单位里曾经是一个谜,在网上也很难查到与其相关的资料

  在红色通缉令中,曾供职原新闻出版局的孙新是在公众视野中最为低调的一个。目前,在网上几乎很难查到与他相关的资料。

  根据通缉令内容显示,1968年7月4日出生的孙新是北京市人,曾为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计划财务处出纳,因涉嫌挪用公款,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立案,2008年10月逃亡泰国。

  据了解,孙新涉案964万元,其连续4年,将这些钱转移至个人公司名下营利,而对这一切,单位并不知情。

  将964万公款转入自己名下公司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孙新祖籍在山东,外逃前住在北京海淀区。

  孙新所供职的原北京新闻出版局,曾经是负责北京新闻出版事业和著作权管理工作的市政府直属机构。2014年,该局与北京市广电局合并,整合成为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市版权局)。

  在该单位,提起2008年就已经“消失”的孙新,很多员工已经没有印象。门口传达室的工作人员看到孙新的照片后,摇头表示从未听过或见过此人。

  孙新案在单位里也曾经是一个谜。据了解,孙新挪用公款的事情一直没有被他人觉察,直到2008年单位转移银行账户时,才惊觉账户上出了天大的窟窿。

  根据目前办案机关掌握的情况,2004年至2007年,孙新在担任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计划财务处出纳期间,采取伪造银行对账单等手段,将964万元公款转入他自己担任法人代表的北京新中今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进行营利活动。

  对于其挪用资金的数额,也有相关人员回忆说,当年单位报案时,涉及的公款金额是1900万元。

  公司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暂未认证”

  据专业财务人员介绍,大部分单位的财务制度规定,出纳专管货币资金的收付及与之相关的现金日记账和银行存款日记账,及时将收、付款凭证交给会计员登账。同时,出纳员还必须定期与会计员对账,核对双方库存现金、银行存款账是否相符。按照规定,出纳与会计不能兼任。

  业内人士分析说,作为出纳能将这么多钱款转移,并且没有引起单位觉察,说明单位在财务管理上起码存在一定的漏洞。

  孙新私下经营的公司又是什么状况呢?根据查询得知,北京新中今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2月12日,公司联系人是孙新,经营模式显示“暂未提供”,工商注册信息则显示“暂未认证”。

  该公司登记的业务非常宽泛,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文艺创作;家庭服务;投资咨询;经济贸易咨询;市场调查;会议及展览服务;企业管理咨询;技术推广服务;企业策划、设计。

  日前,记者根据网站登记,来到该公司位于松榆北路的办公地点,但保安表示,楼里并没有新中今典公司,也没有该公司所登记的428号房间。商务楼墙上的引导指示牌中,4楼公司的门牌也仅到418。对于该商务楼在2008年前是否是现在这样,保安称当时尚未来该处工作,并不清楚。

  据称孙新登记房屋已出售

  孙新曾经居住在海淀区学院南路的一栋板楼中,该楼独立成院,是原北京市新闻出版局与新华书店两家单位的宿舍楼。院内的物业、保安大多对孙新没什么印象。物业表示,由于该楼位置靠近大中院校,楼里很多房屋已经被出租或者出售,老住户并不多。

  一位2006年曾经在该楼工作的物业人员看着孙新的照片说,好像见过几次,但只是偶尔看见他进出。

  楼里负责清洁的阿姨说,她2006年开始在楼里工作,2008年左右,她回老家呆了一阵,回来后发现,孙新登记的房屋已经出售。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红色通缉令 之 最“淡定”

  盗2600万建房款 三天后出逃

  方翠英 FANG,CUIYING

  身份信息

  出生日期:1965年5月1日

  原工作单位及职务:中国石化集团北京燕山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财务部高级主管

  涉嫌罪名:贪污

  出逃日期:2012.11

  方翠英出逃前一个月卖房给同事,同事回忆当时完全看不出异样

  现年49岁的方翠英,身高1.62米,是红色通缉令涉京人员中唯一的女性。邻居称其不爱说话,她也很少出现在公共视野中。

  据通缉令内容显示,方翠英曾任中国石化集团北京燕山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财务部高级主管,因涉嫌贪污,被北京市房山区检察院立案,2012年11月外逃至加拿大,2013年3月,国际刑警组织发布通报。

  据了解,方翠英在2012年11月,涉嫌分6笔盗走单位集资建房款2600余万元,随后携款逃至加拿大。在逃跑前一个月,方翠英将位于单位附近的住所卖给同事,相识邻居称其当时表现很淡定。

  盗款3天后逃至加拿大

  网上搜索“方翠英”三个字,除了位列红色通缉令追逃名单之外,再难寻其他相关信息。

  2012年11月,方翠英分6笔盗走单位集资建房款项2600余万元,3天后携款逃至加拿大。人逃了,资金出现漏洞,单位同事才纷纷议论:方翠英是谁,以前怎么没接触过。

  据方翠英此前多名同事介绍,她名为“财务部高级主管”,实际并不掌握实权,只是负责财务的业务人员。有同事用“隐藏得很好”来形容她,说她性格内向,比较闷。

  与方翠英相识多年的老员工介绍,方翠英大学毕业后,到北京燕山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聚酯厂工作,过了一段时间到大连读研,之后到总厂机关财务科。

  隶属于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的燕山石化公司,成立于1970年。燕山石化官网显示,公司开展集资建房,为部分职工解决住房问题。2014年9月,公司官网还公布了第二轮集资建房第四批住宅摇号工作已毕的信息。

  对于集资建房款被盗是否影响房屋建设,公司多名员工称自己感受不到影响。但多人表示,方翠英盗款逃走,是因为公司的财务制度出现漏洞,不过该说法未得到公司回应。

  出逃前将房产卖给同事

  “她跑到国外,可能是奔着孩子去的。”据知情人介绍,方翠英有一独子,本科在北京就读,几年前留学去了加拿大。

  方翠英曾在距燕山石化500米处的迎风四里小区有一套两居室,约50平米,住了有十年左右。该小区多是燕山石化的员工。据小区邻居介绍,方翠英的老公也是聚酯厂的员工,二人在多年前离异,此后方常常独来独往。

  “她见我们都只是点个头,很少说话。”一名街坊称,方翠英近几年常居住在良乡北潞春家园新购置的一处房产,但有时中午会到这边午休。

  2012年10月,方翠英叫来搬家公司,将迎风四里住所的一些旧物件儿运向北潞春。

  “我当时就是在小区聊天,碰见她,问这房子要不要卖,她说卖。”据现户主介绍,他与方翠英是相识十多年的同事,两人住在同一栋楼的不同单元。方翠英在与其沟通买卖房产的相关细节时,完全看不出异样,表现也很淡定,手续在方翠英出逃前半个月办完,房子以40万的价格成交。

  “反贪局来我家找我时,说我太险了,如果她走后这手续没办完,房子可能就被收回了。”该户主称,方翠英逃跑后,自己住在这儿总觉得别扭,银行人员也曾多次带着方翠英的信用卡透支账单找上门来,“我平静的生活总是被打扰。”

相关阅读:

中国发百人红色通缉令 "女巨贪"杨秀珠排名第一

首名红色通缉令嫌犯今日落网

(责任编辑:马春晓)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