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体育 > 正文

足协“脱钩”引领中国体育社团改革破冰前行

时间:2016-12-19 15:03来源:新华社 作者:王镜宇、岳东兴、郑直

  新华社北京12月19日电 足协“脱钩”引领中国体育社团改革破冰前行
 
  新华社记者王镜宇、岳东兴、郑直
 
  一个足协“新兵”的新生活
 
  27岁的车恒智半年多以前还是新华通讯社的一名记者,在宣武门西大街上班。从9月1日开始,他的工作地点变成了7公里多以外、位于夕照寺街的中国足球协会,成为一名体育社团的工作人员。
 
  2016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正式撤销,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成为体育项目社团改革中第一个“吃螃蟹”的协会。在拥有人事自主权之后不到1年的时间里,中国足协通过社会招聘招揽了30多名工作人员,人员数量比“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时代增加了大约50%,车恒智就是新近加盟的这30多位工作人员之一。
 
  2013年,车恒智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进入新华社CNC中文台工作。这位1997年左右开始看球的“老球迷”喜欢足球,喜欢体育,最初的理想是做一名体育记者,可惜刚毕业时未能如愿。在新华社做了3年视频记者之后,他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了中国足协的招聘广告,跟足球有关的理想再次燃烧。经过两轮笔试加面试的考验,他成为中国足协媒体部的一名工作人员。
 
  车恒智告诉记者,他当初与新华社签的是聘任合同,有“五险一金”。来到中国足协,薪酬并没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尽管如此,他和同时入职的“小伙伴们”对这份新工作仍然充满热情。
 
  “(协会实体化)改革之前,中国足协是个比较神秘的地方,原来没想到能够加入到这个团队之中,公开招聘向所有人敞开了大门,”车恒智说。“跟我一批加入足协的同事来自不同领域,有着不同的学历和工作背景,有不少是毕业于国外名校的‘海归’。大家都很年轻,工作热情都很高。”
 
  时至今日,中国足协这个实体化之后的国字号体育社团已有近百名工作人员。尽管如此,车恒智感觉在中国足协的工作节奏快、强度高,有很大的挑战性。
 
  “每天的事情都排得满满的。人事部门提倡尽量不加班,但还是不得不经常加班,周六、日也常常被占掉,也会感觉人手不足。拿我所在的部门来讲,对于足协官网改版、还有一些传播需求等等,同事们都有比较系统的想法。可是,在推进的过程中,人手不足是一个问题。”
 
  车恒智说,以前作为媒体人,总是希望客观地看待中国足球的现状。加入中国足协之后,看国足的比赛也有了强烈的“代入感”。
 
  “那天和老婆一起看中国队和乌兹别克斯坦队的电视转播。国足输了球,我从来没感觉那么沮丧,这种情绪也影响到了老婆。她的反应比我还明显,直接哭了。这份工作会有这么强的‘代入感’,是我以前没想到的。”
 
  足协“脱钩” 领取“红利”
 
  车恒智还在新的工作岗位中调整自己的“理智和情感”,而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中国足球协会副主席李毓毅对于中国足协最近一年多的变化有着客观、理性的判断。
 
  李毓毅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还不到两年,我们在顶层设计上已经形成了一连串配套的改革文件,概括起来是‘5+5’,也就是5个配套文件和5个自主权。足球改革带来的‘红利’,我们自己要捡起来。”
 
  李毓毅所指的5个配套文件,分别是《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关于推进地方足球协会调整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全国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规划》和《教育部等6部门关于加快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实施意见》。
 
  如果说5个配套文件相对比较宏观,那么5个自主权则与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后的运转直接相关,它们分别是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和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的自主权。国足聘任里皮、包机出征、足协人员对于足球国际交流及足球国际事务参与的加强、车恒智等高素质人才的加盟,都得益于这些自主权。
 
  “我们在2015年有一张26个大项、82项工作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其中80项工作都完成了。在2015年的基础上,2016年我们又有一个路线图和时间表,涉及37个大项和102项工作,现在看来年底前绝大多数都能够推进。”
 
  李毓毅认为,中国足协的实体化改革进程总体而言是平稳、顺利的,今后的任务是继续深化。
 
  “脱钩之后有很多变化,也有些工作由于过去思路的惯性问题没有完全做出来的,我们还在逐步去做。比如,财务报表公开的问题,我们争取在明年年初的会员大会上做到。还有,会员大会的文件应该提前15天送达每个执委、会员那里,这个我们还没有做到。这看上去是作风问题,实际上是观念问题。中国足协应该是为会员服务的,而不能像以前那样把自己当成‘领导’。在改革的过程中,我们的进步是实实在在、客观存在的。也有差距,这也是正常的,这也是要继续深化改革的原因。”
 
  在李毓毅看来,足协实体化的经验是可以“复制”并“推而广之”的,特别是对于类似的市场价值高的项目。
 
  “我感觉改革如果能够完善,是应该在总局其他管理中心推广的。总局应该在管理方式上有变化——过去中心怎么管理,将来协会实体化以后应该管什么,这些应该是可以推广的。一旦推广之后,足协担心的‘孤岛效应’就没有了。中国足协的改革可以说是有借鉴意义的,特别是对于有市场的项目,都应该可以走。体育项目也分成两种,有的可以走市场,有的还需要政府继续扶持。”
 
  汽摩联合会紧跟足协
 
  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制定的改革方案,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中国摩托车运动协会是单项体育协会综合体制改革的试点。这也意味着,汽摩项目与足球同为协会化改革的“先锋”。将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改革的进展如何呢?
 
  据国家体育总局汽摩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中汽摩联)主席詹郭军介绍,2015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了汽摩中心的改革方案,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中国摩托车运动协会合并成立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去年11月,这个新鲜出炉的体育社团获得了民政部的批准,并且召开了第一次年会,完成了组织机构章程调整的工作,产生了机构领导。
 
  今年4月,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设立了下设机构,包括秘书处、运动部、资产管理部在内的5个部门成立,“实体化”初步完成。国家体育总局汽摩中心、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中汽摩联)以及隶属于中汽摩联的北京中汽摩运动发展公司正式实施管办分离,三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状况初步终结。
 
  詹郭军说:“以前(汽摩)‘中心’是实的,协会(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中国摩托车运动协会)是空的。现在协会是实的,中心是空的。原有人员进行了双向选择,一部分去了联合会,一部分去了中心下属的全资赛事运作公司(北京中汽摩运动发展公司)。”
 
  与中国足协的改革进程不同的是,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尚未和国家体育总局“脱钩”,汽摩中心也没有“摘牌”,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还没有自己的独立账号,目前在工资、福利、奖励等方面还是按照中心的体制运转。
 
  “去联合会的25人,去公司的32人。我们把所有的岗位全部公布出来,先由个人选择,然后公司和联合会再选择,90%(的人员去向)尊重个人意愿,”詹郭军说。“有的岗位有几个人竞争,有些小的调整,总体进展平稳。”
 
  詹郭军表示,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中心管。今后汽摩赛事的运作部分将从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剥离出去,由赛事运作公司运作,从而实现赛事的管办分离。
 
  原汽摩中心下属的北京中汽摩运动发展公司会不会形成资源垄断?詹郭军回应说,今后公司将实行股份制,从整个行业来讲肯定会是大家一起竞争的格局。
 
  根据11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消费的意见》,要求2016年内完成体育类社团组织第一批脱钩试点。照此看来,汽摩项目的脱钩恐怕也已经进入倒计时。
 
  詹郭军表示,“脱钩”工作牵涉的面比较广,既关系到独立财务账户、政府购买服务清单的拟定等具体工作,也涉及党建、外事、社保等。总的来讲,事情一直在往前推进,肯定会尽快完成。
 
  “改革就是改变现有的机制和体制,它是一种创新,需要配套的东西,遇到问题时来相应地进行解决。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因为没有现有的体制可供参考,我们必须往前闯。遇到困难和问题也是正常的,有些东西不是我们自己能解决的。”
 
  詹郭军说,汽摩中心是改革试点单位,相关的做法对于其他项目的改革肯定会有一定的示范作用。他们在改革中遇到的问题,其他项目也会遇到。
 
  篮、排协会改革“按兵不动” 联赛改革稳步推进
 
  《关于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消费的意见》指出,要以足球、篮球、排球三大球联赛改革为带动,推进职业联赛改革,在重大节假日期间进一步丰富各类体育赛事活动。
 
  同样是备受关注、职业化程度高的三大球项目,篮球和排球的协会化改革进程落后于足球,并不在协会改革的第一批试点项目中。不过,与协会实体化改革有着很高关联度的联赛改革正在有序推进中。
 
  今年年初,在2015-2016赛季CBA联赛全明星赛期间,姚明牵头18家俱乐部投资人筹备成立中职联篮球公司,被外界解读为“倒逼改革”的举动。经过几个月明里暗里的“交锋”,中职联与中国篮协最终达成了事实上的妥协,“兵合一处”。11月22日,新的中篮联(北京)体育有限公司(简称“CBA公司”)揭牌仪式在北京举行,CBA联赛管办分离迈出了关键一步。
 
  在新成立的CBA公司中,CBA的20家俱乐部均有股份,每家占股3.5%,中篮巨人公司代表中国篮协占股30%。CBA公司董事会有7名成员,李金生和张雄来自中国篮协,包括姚明在内的5人是俱乐部投资人代表,李金生和姚明分别担任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从形式上看,俱乐部的话语权有所增强。
 
  李金生表示,CBA联赛是篮球市场化、社会化发展的产物,体制内的办法肯定会有不适应的地方,不改革肯定是不行的。与此同时,中国篮球的改革和CBA联赛的改革也要在上级领导下有序进行。国家体育总局对CBA联赛管办分离的改革非常重视,2016年1月11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了管办分离“两步走”的方案。中国篮协将先把联赛商务开发权转交给CBA公司,待条件成熟之后再把竞赛组织权也转移过去,到那个时候中国篮协将发挥监管的作用。
 
  作为曾经的“中职联”的牵头人与如今CBA公司的副董事长,姚明表示目标不变,初心未改。他说:“所有人,不管什么方式、方法、选择也好,最终都是希望把篮球做好。”
 
  CBA公司成立之后,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将是新的商务周期的招商工作。2016-2017赛季结束后,联赛旧的商务推广合同即将到期。在中超迈入80亿时代的背景下,CBA联赛的“钱景”也会相当可观。
 
  在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女排在郎平的率领下时隔12年再夺奥运金牌,而多年来不温不火的全国排球联赛也有了新气象。
 
  今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经过公开招标引入了强势介入的全新推广商体育之窗,联赛的商业价值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联赛首次设立了1500万元人民币的高额总奖金、大力推动鹰眼和LED广告屏等高科技元素的融入,联赛赛期也延长到5个月左右。虽然距离真正的职业化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是变化已经开始发生。
 
  国家体育总局排管中心副主任刘文斌表示,这个赛季只是一个“过渡赛季”。改变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排球联赛需要慢慢地“唤回观众”,把联赛当成一个产品来包装,提升观众体验,做好产品的增加值。包括球员自由转会等在内的职业化改革的关键问题,还需要慢慢去推动、去解决。(完)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吴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对于来源标注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系转载,本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为传播更多信息及学习、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包括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归原作者和媒体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分隔线----------------------------
精华推荐
一周热门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