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旅游 > 正文

唤醒沉睡的老码头——海丝路上的古城新事

时间:2017-05-10 11:09来源:新华社 作者:林昊
   新华社马来西亚马六甲5月10日电题:唤醒沉睡的老码头——海丝路上的古城新事 
  新华社记者林昊 
  “世界上最长暨最繁忙之海峡”。这句话用英文、马来文、中文和阿拉伯文四种语言书写,刻在一块长石碑上,伫立在马来西亚小城马六甲。石碑背后,是以小城命名的海峡——马六甲海峡。 
  六个世纪前,一个海边村落,因海上丝绸之路发展成万国津梁。但如今,这个曾经的海上大都市早已淡出世界港都的核心圈,马来半岛和苏门答腊岛上诸多良港的崛起,让这座曾经的都城不堪竞争,仅剩一个供小船停靠的埠头。这其中的落差,让小城有了心事。 
  就在心事涌起的时候,小城听见了一个倡议,唤起了它对重现昔日繁荣的渴望。 
  小渔村的丝路回忆 
  马六甲的命运,从被发现开始,就与海上丝绸之路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隋唐时期,随着远洋航行技术的发展,巽他海峡和马六甲海峡相继成为耀眼的海上通道。特别是唐朝开辟市舶制度,大开国际贸易和对外开放之门,重视南方外贸枢纽地位,允许中国商人远渡重洋经营贸易,并给外国客商种种优待和鼓励,使得海上丝绸之路空前繁荣。 
  唐朝与波斯、阿拉伯建立起紧密的贸易关系,催生出广州等南方贸易大港的兴起,更使得马六甲海峡历史上第一次进入“千舶万艘、交互往还”的繁荣期。唐代地理学家贾耽在其《广州通海夷道》中充分证明了马六甲海峡航线的天然优势。唐高僧义净西行求法也正是穿越马六甲海峡抵达印度。 
  因为兴盛,马六甲海峡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此后数百年,室利佛逝、满者伯夷、暹罗、爪哇等东南亚古国为了这条航道大打出手,致使海峡的通过安全性大打折扣,商船绕道航行,海峡的第一次繁荣在兵马刀戈中渐渐褪色。直至十五世纪初,一个以马六甲为中心的新兴国家马六甲王国出现,马六甲才进入历史上第二个大发展时期。 
  马六甲王国的崛起,与明代海上丝绸之路走向极盛紧密关联,特别是与郑和下西洋直接挂钩。随郑和下西洋的马欢在《瀛涯胜览》中记载,“凡中国宝船到彼,则立排栅,如城垣,设四门,更鼓楼,夜则提铃巡警,内又立重栅小城。”那时的马六甲,俨然成为海上大都市。 
  历史里的中国情缘 
  郑和七下西洋,五次驻节马六甲。 
  不仅仅是造访。当时的马六甲王国刚刚起步,郑和捎去的不仅是国家间的友好,更有人才、技术、经济、贸易、文化、艺术、宗教等各种在当时对马六甲王国发展极为重要的全方位支撑。历史记载,郑和的随行船工向马六甲传授造船技术;郑和船队在当地督工筑路修桥、凿井取水;教当地人饲养耕牛、播种水稻;为当地人培训泥瓦工;帮当地人围猎泛滥的鳄鱼并制作皮靴…… 
  直至今日,马六甲人从小还在课本里学到这些六百年前的故事。郑和的多次造访,在马六甲王朝的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在马来西亚南方大学学院中文系副教授安焕然看来,马六甲留存至今的“三宝山”、“三宝庙”等古迹,无一不在讲述着当年那段历史。 
  “从很久以前,马六甲与中国就相互联系在一起。直到今天,我都感觉到,在马六甲与中国之间有着共同的历史纽带。”马六甲州首席部长伊德里斯·哈龙说。正是因为郑和下西洋带动海上丝绸之路空前繁荣,马六甲不仅获得了经济发展,更因与中国的紧密关系而在地缘政治中获得前所未有的稳定。随之而来的,便是商贾云集和辉煌岁月。 
  “有记录显示,当时在马六甲使用的语言超过84种。”伊德里斯说。 
  行走在今天的马六甲老城,岭南风格的骑楼鳞次栉比,夹杂其间的是中式祠堂、宗庙和会馆。颜天禄是马六甲州政府对华商务特使。在他看来,今天的马六甲,依然在用很多中国文化特征讲述着马六甲与中国以及马六甲与海上丝路的联系。 
  光环下的发展瓶颈 
  然而,除却历史,这里早已不是马欢笔下的繁华商埠。 
  1511年,葡萄牙殖民者攻占马六甲,马六甲王国被征服。随后几百年里,西方殖民者以此为起点对整个东南亚进行了长达400多年的殖民,马六甲几经易手。到19世纪马六甲沦为英国海峡殖民地时,它的贸易枢纽地位已基本被新加坡和槟榔屿完全取代。 
  随着区域经济格局的演变,马六甲小城的历史光环黯然失色。虽然小城身边的海峡依然是世界上最长且最繁忙的海峡,但这种“繁忙”已无法直接转化成经济利益和发展势头。似曾相识的繁忙,已是无可奈何的落花。 
  今天,傍海峡而生的马六甲小城,竟然只有一个小型货运码头可供中小型货船停泊。这也许是昔日东南亚大港最大的落寞。 
  作为马来西亚最小的州之一,马六甲州人口不足百万,主要靠旅游业支撑当地发展,形成一种典型的“周末经济”。“马六甲曾被称作是‘睡城’,没什么发展。”颜天禄说。 
  回顾历史,比照现实,马六甲人深感惆怅。 
  然而就在3年多前,马六甲人听见了“一带一路”倡议,其中“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唤醒了马六甲州政府对历史上两次大发展的回忆。 
  “马六甲州政府希望能够抓住机遇,恢复过去的港口枢纽身份,”颜天禄说,“所以,‘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来,马来西亚积极响应,而在马来西亚,马六甲的响应最为积极。” 
  老码头的重获新生 
  “一带一路”倡议犹如强心针,让马六甲看到发展机遇。这是伊德里斯的内心感受。 
  2015年,马六甲与广东缔结友好省州,加速落实“一带一路”倡议,重点发展领域包括航空业、海洋工业、新能源等。在距马六甲海峡石碑不远处,一项巨大的填海造地工程迅速启动。 
  中马双方将合作打造一个涵盖深水码头、旅游、商业、金融、地产开发和临海工业园建设在内的大型综合项目“皇京港”。2016年10月,中国电建、深圳盐田港和山东日照港三家中国企业与马方签署协议,共同开发建设深水码头。 
  伊德里斯认为,深水码头是马中“一带一路”合作的重点之一。这次合作的意义不仅是建设新码头,更“关乎打造未来”。   
  颜天禄说:“现在每年有10万艘货轮经过马六甲海峡,其中大部分在新加坡补给,而在马六甲补给港建成后,将会为货船节省很多的成本。” 
  600年前,马六甲的营商环境吸引了四方商贾。今天,马六甲州政府同样着眼于提升基础设施,加强互联互通。伊德里斯说,马六甲将海陆空三管齐下:海路方面,将依托深水码头发展海上交通;空路方面,马六甲已经实现了与广州的包机直航航线,并将升级现有机场设施;陆路方面,即将兴建的马新高铁将经停马六甲,马六甲有望最终并入连接至中国昆明的泛亚铁路网。 
  马六甲快速接驳“一带一路”产生巨大的吸引力。中国玻璃生产巨头信义玻璃、百年老字号朵云轩艺术馆、中广核、中国电建等中资企业先后在马六甲落户。面对纷至沓来的合作伙伴,伊德里斯表示,希望这个良好开端能够激活中马以及中国和东盟之间巨大的经贸潜力,也盼望马六甲能够成为通往更广阔世界的新门户。 
  “如果说,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在六百年前帮助马六甲取得成功,那么,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再次唤醒了马六甲,”伊德里斯说,“我坚信辉煌会重回马六甲。”(完)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对于来源标注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系转载,本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为传播更多信息及学习、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包括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归原作者和媒体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分隔线----------------------------
精华推荐
一周热门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