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理财 > 正文

收了16年的交通年票卷土重来?广州说不

时间:2017-05-05 14:24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 


5月3日,广州市市政设施收费处宣布,经过近一个多月来紧张施工,截至4月30日,除珠江隧道次票收费站主体结构保留作为行人过街天桥外,广州市12个次票收费站拆除及路面恢复工程已全部完工。

  这不是一则爆炸新闻,但确实是一则“安民告示”——广州市以实际行动告知市民,年票在广州真的走进了历史,市民不用再担心年票、次票及过去的路桥收费会卷土重来了。

  然而还在两个月前,人们还在担心,年票没了,该来的不该来的是不是还会陆续来?

  因为3月1日,佛山市恢复了位于广州与佛山之间广和大桥收费站,对过往车辆实行双向收费。

就在广州眼皮底下,就在“广佛同城”框架下两城间货运异常繁忙的桥梁,这不免让人担心,广州也会陆续恢复相关桥隧的收费吗?

现在这种担心真的尘埃落定了。

年票的产生是为了修路缓堵

自2017年1月1日起,广州市取消车辆通行费“年票制”——不再继续收取车辆通行费年票、次票或委托高速公路代收的普通公路次票,包括东南西环高速公路、新光快速路等广州市所有年票项目也不再设站收费。

年票就这样取消了?而且走得这样干净,这样彻底,如同“裸奔”。对广州车主们来说,这幸福来得有点快,也有点多。

  话又说回来,这千夫指、万人憎的“年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是怎么来的?

  时间倒回上世纪90年代,广州市南北主干道——广州大道堵得像狗一样(不过现在堵得还不如狗)。当时严重堵车的原因,是车辆必须要在广州大桥桥头缴纳5元过桥费。

  不想现场排队缴费?简单,花120元购买月票即可。这在今天听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在当时却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改革开放以来,广州经济快速发展,但基础设施远远落后,珠江两岸通行仅靠解放前的海珠桥和建国后新修的人民桥勉强维系。

  然而,相比现在动辄一千多亿的公共预算收入,当年广州每年市本级可支配财力只有区区几个亿。在没钱的情况下,广州靠引进外资及以贷款建设收费还贷的方式,建设了一批路桥隧道。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广州大桥、海印大桥、江湾桥、解放桥及珠江隧道这“四桥一隧”。

  不过,外资不是白做贡献,贷款也并非可以不还。于是,收费站便开始陆续建立了起来。

  随着上世纪90年代小汽车开始大量进入市民家庭,“四桥一隧”收费站前大排长龙的场景,也就成了一种常态。

2001年1月1日,为解决收费站过多过密问题,广州市政府撤销了鹤洞大桥、海印大桥、珠江隧道等8个收费站,对本地籍车辆收取年票通行费,对进入广州市区的外地车辆则收取次票通行费。

出行成本上升带来民间反对

  年票制度实行之初,绝大部分车主不仅不反对,还有些欢欣鼓舞:仅连接广州南北的“四桥一隧”,单个项目一年的月票累计就是1440元。广州市这么多桥隧道路年票才980元/年,还免去了桥头排队之苦。这笔账谁不会算?

随后几年,广州市逐渐扩大年票制范围,大观路、琶洲大桥、东南西环高速公路和新光快速等,陆续被纳入年票收费范围。

  平心而论,广州年票制的实施,既为道路桥梁项目提供了融资渠道,又减少收费站点,起到了提高车辆通行效率,平衡城区交通流量,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为广州市城市交通作出了贡献的。

  然而事情坏就坏在广东其他地市的纷纷效仿。

  首先是外地车进广州的“次票”问题。外地车没有购买广州“年票”,进广州需要缴纳10元的“进城费”。这让各地产生不满:“凭什么我去广州要交钱,你来我这不要交钱”。

  此外,在广州的示范效应下,省内各地市也纷纷开始实施“年票制”。截至2016年上半年,广东21个地市中,有18个实施了“年票制”。其中有些城市,“没得广州的病”,却“和广州吃一样的药”。

年票制普及后带来的出行成本上升,逐渐引起了广大车主的不满。一股“抵制年票”的声音民间在各地兴起。比如有些车主认为,自己生活轨迹固定,平时基本不走高速,却要为跨县、市的收费路桥支付“年票费”。尽管此后广东省政府大力推动珠三角“年票互认”,解决了珠三角地区“次票林立”的问题,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年票取消,道路养护资金从何而来?

  经过多年争议,去年广东省政府宣布,2017年将全面取消年票制在省内地市的试行。

  但问题是,年票不收了,各地是否会回到“交费过桥”的老路上去?

  最早实施年票制的广州,华丽丽地抛出“所有年票项目不再设站收费”的“裸奔”方案。

  各地还会纷纷效仿,如同当年效仿广州收“年票”一样吗?

  显然,一直致力于“广佛一体”的佛山就明显走了和广州不一样的路。广和大桥只是开始,佛山还有数座路桥已有恢复收费计划。

  仔细想想,像广州这样“裸奔”似的取消年票,需要政府有着足够厚的钱袋子。年票制实施以来16年的收入,对广州庞大的路桥网络建设费来说,只够付息,还远远没有到达能“还本”的成都。接下来还本付息怎么办?

  此外,有数据显示,广东的公路破损率在全国倒数第六,就是因为没钱维护修缮。撤销年票、撤销收费公路以后,这些道路的维护保养资金又从何而来?

  对于这个问题,大家其实有必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关心。年票纵有千万般不好,它还在交通设施“谁使用谁付费”范畴。而取消年票后,在当前体制下,路桥的还本付息只可能进入公共财政支出。是不是又有点“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的味道?

  当然,公共财政本就应用于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只是,当前广州每年的公共预算收入,仅约为深圳的一半、上海的四分之一。这个小身板能不能扛住巨大的城市建设还本付息?或者是扛不住也要硬扛?这真还有赖各位看官盯住了。(李刚)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览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对于来源标注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系转载,本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为传播更多信息及学习、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包括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归原作者和媒体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分隔线----------------------------
精华推荐
一周热门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