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教育 > 正文

河南高中互抢生源 大一新生因学籍自杀

时间:2015-11-02 15:59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点击进入下一页杜林生前在大学寑室穿着军训服拍的生活照
点击进入下一页杜平夫妇从拘留所出来后,郭香云还处在丧子悲痛中,常感觉头痛头晕

  郭香云不会想到,儿子杜林会走上绝路。

  南阳一中2015年高考(微博)海报上,至今还挂着杜林的名字。杜林以589分的成绩,被郑州大学录取。

  然而,18岁的杜林赴大学报到后却跳楼自杀。杜林为何自杀?其家人认为,直接原因固然是其心理出现问题,而病根却是,杜林一直被学籍问题困扰,受到南阳一中承诺转学籍的欺骗。

  郭香云称,杜林是南阳一中和邓州一高抢生源的受害者。2012年夏天,杜林在邓州参加中考(微博),成绩优异。此后,南阳一中成功说服他去该校就读,承诺转学籍。而邓州一高则先注册了他的学籍,杜林决定回邓州高考,又被拒绝。

  杜林的学籍一直保留在邓州一高。高考后,郭香云来回奔波,讨要正规学籍表无果。最后,杜林拿着南阳一中提供的非正规学籍表赴大学报到。

  10多天后,杜林自杀。

  悲剧发生后一个多月,两所中学均表示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南阳一中方面否认有欺骗行为,并称杜林是自愿到该校借读的,学校从未许诺过一定能转走学籍。

  失踪的新生

  10月29日,星期四,天色阴沉。郭香云和丈夫杜平领到两张释放证,一同走出南阳市拘留所。

  杜平夫妇被关了十天。10月19日,临近中午放学,南阳一中校门口,因儿子跳楼死亡,郭香云夫妇要求校方对其子杜林的死给个交代时,出现过不理智行为。

  校方报警后,警方到场将杜平夫妇带走,后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对杜平夫妇二人处以行政拘留十日。

  这次处罚,虽然遏止了杜平夫妇的不理智情绪,但并未化解他们和学校的矛盾。

  杜林是在南阳一中参加今年高考的。现如今,在南阳一中校门口,2015年的高考海报上,还能找到杜林的名字。

  当初,杜林以589分的高考成绩,被郑州大学录取。然而,杜林赴大学报到后,却在军训期间失踪了。

  郭香云至今记得,9月11日上午,她接到杜林室友的电话,说杜林昨天没参加军训,彻夜未归。当时郭香云在镇上的制衣厂干活,撂下手中的活儿,她打电话托杜林在郑州的表哥去学校先看看。

  学校大门监控最后一次留下杜林的身影,时间是9月10日早上8点零6分。杜林7点多骑自行车出了一次校门,回校后再次离开时,他换了一身白底带蓝色五角星条纹的T恤,下身是灰色长裤。

  杜林的表哥郭小兵说,得知失踪那天下午他赶到学校,四处寻人无获。晚上,杜林的辅导老师报警称学生失踪。“我们在校园里和学校周边找了一夜。”

  9月12日,校领导传来消息,附近一个居民区发生坠楼事件。郭小兵和辅导老师立即联系出警的高新分局治安大队。看到坠亡现场的照片时,郭小兵确信死者就是表弟。“尽管面容不好辨认,但是衣服上看得出来,和杜林离校时穿的一样,身材也差不多。”

  郭小兵不敢将这个噩耗告诉刚赶到郑州的郭香云,他通知了杜林在山东烟台石材厂打工的父亲杜平。

  杜平到达后,在医院太平间证实死者就是杜林。根据现场调查,警方排除他杀可能,也就是说,杜林是跳楼自杀的。

  “他是从32楼跳下来的。我们都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傻事。”郭小兵说。

  出事前,杜林的手机、身份证、银行卡和现金都放在宿舍的桌子上。郭小兵翻开手机,翻查微信、QQ空间,“没留只言片语,没有流露任何轻生的念头。”

  “抢生源”的对象

  杜林的离去,对杜平夫妇是个沉重打击。除了儿子杜林,在老家邓州市张村镇赵楼村,他们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正在念小学二年级。

  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杜平外出打工。郭香云在家里操持着两三亩地,平时还在镇上的制衣厂打工,日薪二三十元。

  杜林身上承载着两个家族的希望,杜家和郭家的众多子弟里,杜林是出类拔萃,唯一考上重点大学的。

  在郭香云的心中,杜林是个懂事的孩子,从来不用父母多操心。“他从小非常听话,学习非常优秀。”杜林小学四年级时,郭香云把他送到邓州市上学。

  小学毕业后,杜林考上邓州市城区二初中,上的是特优班。“他的成绩很好,性格活泼开朗,一直当班干部。”郭香云说。

  根据杜平夫妇的说法,2012年中考前后,杜林成了邓州一高和南阳一中抢生源的对象之一。当时,在中考前的一次摸底考试中,杜林考了全市第13名,全校第三名,后来中考分数出来,杜林也是全校第三名。

  郭香云称,那次摸底考试之后,南阳一中的招生老师多次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希望杜林去南阳一中上学。“当时我们没考虑,拒绝了他。”另外,邓州一高在中考前的5月份就把一批学生组织到学校上课,杜林是其中之一。

  杜林填的志愿也是邓州一高。暑假,他收到该校录取通知书,但9月份开学时,杜林没去邓州一高报到,而是去了南阳一中。

  郭香云说,中考成绩出来后,南阳一中的招生老师继续劝说他们,并且邀请他们去南阳一中参观体验。6月底,她带着杜林去南阳一中转了一圈。

  郭香云说,当时她没想着去南阳一中,有个亲戚提醒她,说学籍很重要,去南阳上学,学籍可能转不过去。

  “南阳一中招生老师说校方会协调,能把学籍转过来。即使学籍转不过来,还可以去邓州考试。”郭香云说,这名招生老师还承诺,杜林到南阳一中就读,不仅可免学杂费,还有助学金。

  “孩子决定去南阳一中,我们做家长(微博)的,当时尊重了他的意见。”郭香云说。

  高考前的变故

  据郭香云介绍,杜林到南阳一中报到时,发现邓州一高已经抢先注册了学籍。当时,南阳一中的老师安慰他们,说学籍一定能转过来。学校还免除了部分学杂费用,第一学年为杜林申请了2000元的补助金。

  “他在南阳一中就读时,上的是快班,成绩也比较靠前,高考前在班上排第九名。”郭香云说,南阳一中的竞争比以前更激烈,都是尖子生,怕刺激他,她从来不问儿子成绩好坏。

  杜林在南阳一中就读时,学籍一直保留在邓州一高。其间,杜林多次回到邓州一高,其中一次是录入学籍影像拍照,另一次是高中会考。

  高考报考前夕,郭香云接到邓州一高的老师电话。这名老师说,杜林回来是最好的选择,到南阳高考,那边没有学籍。

  “我们打听了很多,知道学籍很重要。”郭香云和丈夫商量后,决定把杜林接回邓州。“小孩也决定回来,打电话让我去接他。”

  郭香云称,就在杜林收拾东西回家时,学校召开了一个临时会议,她和儿子杜林被请到现场,校领导赵主任主持会议,“在座的有几十个学生,学籍都不在南阳”。

  郭香云说,赵主任在会上说,大家报考的时候绝对是应届生学籍,一定把大家的学籍转过来。如果自己能弄过来更好,学校会帮助把户口迁到南阳,然后学籍自然就转到南阳一中了。

  郭香云仍然觉得不放心。她说,自己和杜林去找赵主任,“赵主任再三劝说,一切都不会有问题。听了这样的话,杜林决定留了下来”。

  2014年年底,杜林在高考报名系统里填的学校是南阳一中。

  “迷了方向的船”

  那次会议结束后,杜林的成绩开始下滑。“今年年初,临近寒假,老师打电话说孩子不对劲,说我们对孩子关心不够,不像别的家长去得勤。”

  接到老师电话,郭香云去了一趟学校。她感觉杜林确实变了,有情绪。

  郭香云给孩子请了假,提前10天带孩子回家过寒假。回家后,杜林跟她抱怨“学校骗人,是个骗子”。

  从表面上看,杜林跟以前一样开朗,在屋里看书,跟小伙伴一起玩耍。

  郭香云说,春节期间,她在杜林房间看到一封信,信是写给高一和高二时的班主任唐老师的。“信里除了对老师感谢的话,杜林还提到自己像大海中的一艘船,迷了方向,掌不了舵。”

  这封信是个草稿,杜林用笔胡乱涂了很多圈。事后,郭香云曾找唐老师求证,对方说未收到此信。

  郭香云认为,孩子是因为转不了学籍的事生气。“我们劝他说没事,以后会慢慢把学籍弄过来。”

  春节过后,杜林准备回学校,心情还不是太好。“他爸让我去南阳陪读,儿子不让去。过去的话,反而让他不习惯。”郭香云说。

  此后,郭香云曾带着孩子回邓州一高,询问能否回邓州参加高考。郭香云说,他们得到的答复是,报考之后,只能以南阳一中学生名义考,不能再回邓州,如果想复读倒可以回。

  高考时,杜林考了589分的高分,被郑州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机械工程专业录取。郭香云说,杜林被录取后并不开心,因为他考上的不是理想的学校和专业。

  郭香云说,杜林觉得,假如不是学籍的事影响发挥,分数会更高,那样就可以报军校学医,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军人。

  “杜林也后悔,说是自己造成的,没听爸妈的话。他还说我当时为啥不把他拉回来。”郭香云说。

  7月份,郭香云和杜林去邓州一高办理纸质的学籍表,但该校老师拒绝了他,说没有在该校就读,无法办理。

  “当时邓州一高校长尹顺华对我说,按照规章制度,办理不了学籍。”郭香云说。

  不过,尹顺华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该说法。他表示,他第一次见郭香云是在9月19日,那是杜林出事之后。

  按邓州一高校方说法,2012年9月至2015年5月期间,杜林从未提过要转学籍,而且即便要转,也应由接收学校出面,且要符合条件经过审核。在邓州、南阳两地教育局和省厅批准后,才能转走学籍,“程序上有5个单位,要盖6个公章”。

  邓州一高教务处主任吴立平说,抢生源的现象很普遍,每年中考后,邓州都有近百优质生源流向南阳一中、西峡一高(西峡县属南阳市)以及郑州的中学,“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找到家长电话的”。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高考,南阳一中有8名学生考入清华(微博)、北大(微博),西峡一高有7人,邓州一高为1人。

  悲剧后的矛盾

  杜林出事前,在邓州一高和南阳一中之间,郭香云来回奔波,始终无法为杜林办理正规的学籍表。

  7月14日,南阳一中为杜林提供了纸质的学籍表,挂靠在南阳一所民办中学名下。这张学籍表后来被封入南阳一中老师签字的档案袋,出事前杜林把档案袋上交至大学。

  杜林对此很不满。“他说这是假的学籍。”郭香云说,担心对今后产生影响,儿子经常上网查资料。“他听同学和老师说,上大学没有问题,但是可能影响以后考研(微博)。”

  杜林也说过想复读。“我害怕他复习受不了,鼓励他往前走。假如支持复习,他心里也许会好过。而且复习也不能保证考上更好大学,所以他还是选择去郑州大学就读。”郭香云说。

  暑假期间,郭香云安排杜林去北京散心,在京务工的叔叔接待了他。但杜林回来后,并没有释怀。

  8月17日,杜平在外地打电话开导儿子。杜平说,电话中,杜林谈到成绩下降,部分原因是后来跟老师关系不好,受了当时闹学籍的影响。

  8月底,郭香云陪着杜林到郑州大学报到。杜林的学籍表也面临审核,他情绪出现波动。9月4日,杜林打电话跟郭香云说,自己不想读了,念4年大学也是白念,想出去打工。

  郭香云说,她从杜林的辅导老师那里得知,儿子在军训期间说想回去复读。该老师一直试图开导他,并约定面谈,但杜林没去找他。几天后,悲剧就发生了。北青报记者联系该辅导老师和杜林的室友,对方均婉拒采访。

  悲剧发生后,杜林的家属找郑州大学和两所中学讨说法。郑州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在一次支付8万元的丧葬费等费用后,约定家属不得再主张任何权利。

  邓州一高和南阳一中方面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均称,对此事表示同情,但己方不存在任何责任,杜林的死可能与其心理素质有关。

  但杜平夫妇认为,杜林自杀,直接原因固然是其心理出现问题,病根却是他一直被学籍问题所困扰,并且受到南阳一中的欺骗。

  南阳一中办公室副主任崔波全面否认了杜平夫妇的说法。他称,杜林不是该校主动招揽过来的,杜林是借读生,自愿到南阳一中借读,由于该生家庭贫困、学习成绩优异,学校才免除借读费等费用。

  崔波表示,学校从未承诺过能转学籍,也没有老师或领导强迫过杜林留在该校参加高考。“不可能拴着他,来去自由。他要走,我们没有一点办法。”他说,学校一直解释,在何处报考、学籍在哪儿,均不影响考大学。

  “学校一直在想办法,一直想帮他顺利报到。”记者请求采访杜林的班主任张老师,崔波以其伤心难过为由拒绝。

  南阳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刘荣建表示,此事还在调查当中,尚无结论,南阳一中是否违规还不好说。

  “怎么死的?公安机关会有结论,任何人不能说他是因为学籍死的。”崔波说,杜林自杀后,其家人多次找学校讨说法,提出60万元的索赔,遭学校拒绝。

  郭香云证实,她确实提出60万元的索赔,其中10万元是弥补其精神损失,另外50万元是学校未履行承诺转学籍造成孩子死亡的赔偿。

  “家属索赔60万,属于胡闹。”崔波表示,发生这样的悲剧,家长和学校可以协商解决,学校能以抚恤金或安慰的名义出钱,但校方没有任何责任,因此不可能叫“赔偿”。截至发稿,河南省教育系统并未就杜林之死作出任何公开处理意见。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马春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
精华推荐
猜你喜欢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