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访谈 > 正文

摩拜CEO王晓峰的“远大理想”

时间:2017-09-08 17:11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丁雪真


作家王小波写过这么一句话,“人在年轻时充满了做事的冲动,无休无止地变革一切,等到这些冲动骤然消失,他就老了。”

  王晓峰还不老。

 

微信图片_20170907143803.jpg

  8月30日,摩拜单车(以下简称“摩拜”)宣布进入马来西亚泰国曼谷,这是继新加坡、英国、日本、意大利、泰国之后摩拜进入的第65个海外国家。

  摩拜CEO王晓峰此前在接受人物工作室专访时表示,摩拜创立的出发点并不仅仅局限于国内,而是全世界的大城市。

  这也诠释了“摩拜”一名的由来。摩拜意为“可以被自由流动的自行车”,是其英文名“Mobike”的音译,由英文单词“mobile”(移动的)和“bike”(自行车)组合而来。

  王晓峰说,“当年可能有点狂妄,但你不能瞧不起我们有远大的理想。”

  2015年下半年,摩拜聘请前Uber上海区总经理王晓峰担任CEO。自此,王晓峰成为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与创始人胡玮炜和CTO夏一平共同组成摩拜的核心管理层。

  这是年过四十的王晓峰第一次创业。

  1997年,王晓峰从厦门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毕业后加入宝洁。9年后,小有成就的王晓峰从传统的快消行业离开,投身互联网浪潮。那一年是2006年,王晓峰来到上海加盟谷歌中国。

  虽然在谷歌工作不久后,王晓峰又被挖回到传统行业,成为全球最大的香水制造商科蒂集团的中国区销售总监。但之后,王晓峰依然选择回归互联网行业。他先是去了腾讯担任搜索营销部副总经理,而后在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的邀请下,王晓峰加盟彼时正在筹备进军中国的硅谷“新贵”。

  王晓峰曾公开表示,在摩拜担任CEO月薪仅为6000元。对于职业履历“完美”的王晓峰而言,加入摩拜,更像是开启一场大冒险。

  2016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当天,摩拜在上海发布第一辆智能单车。仅4个月后,摩拜即开始在新加坡着手注册公司。

  在国内“战局”胶着之际,王晓峰带领的这家年轻公司选择继续“本土+海外”的双线“作战”。王晓峰口中的“远大理想”指引他们不断开辟新的海外“战场”,那或许是某种不知深浅的狂妄,亦或某种义无反顾的坚持。

扩张

  对于王晓峰,规模扩张的速度似乎快得有些惊人。

  整个2016年,从4月在上海发布第一辆摩拜单车以来,摩拜总共进入9座城市。而到了2017年,仅前7个月,在大约200天时间里摩拜“攻下”了170140座城。

 

20ad88009816012_w830_h461.png

  运营难度和复杂性与日俱增,快速的规模扩张放大了摩拜的人才缺口。每个城市投放几千辆自行车,相当于在城市里“洒”出去上亿资产,这意味着摩拜在不放缓扩张步伐的同时,需要花费巨大精力在每座城市组建地面团队。

  “挺难的。”王晓峰说,眼下摩拜的扩张速度,无论放在传统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都不容易,即便是他的前东家Uber——一家有着硅谷“血统”、曾在网约车行业与滴滴、快的“三分天下”的互联网企业,也没有摩拜这么快。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支撑如此大规模扩张的是充足的资本补充。对于这家创立不到三年的年轻公司,资本进入的速度一样迅猛。

  2015年10月,摩拜宣布完成首轮融资。2016年8月的B轮到2017年6月的E轮,不到1年时间,摩拜前后完成了7轮融资,成立至今累计融资金额已超10亿美元。

  这两年,王晓峰开始频繁受邀参加各类行业会议、高端论坛,除非必要,他很少身着正装。王晓峰每次出现,总少不了印有摩拜logo的T恤或Polo衫,再加上互联网公司CEO的“标配”——牛仔裤和运动鞋。

  他依然认为自己是创业者,“我们还在住经济型酒店,我们还是艰苦朴素的创业公司的风格。”可看得出来,资本的认可给他带来某种属于创业者的骄傲,“这(摩拜的融资速度)应该在互联网公司历史上都比较少见。”

竞争

  王晓峰排斥“烧钱”这个说法。在他看来,共享单车行业不足10%的渗透率尚处在较低水平,现阶段的推广和投放,更多是为了培养用户习惯。

  王晓峰觉得这个行业发展很快,快到还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或者开始使用共享单车,“所以所谓烧不烧钱并不是描述我们所在行当的最好说法。”

  在这场依托资本的共享单车拉力赛中,摩拜和ofo正牢牢占据第一梯队。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7年Q2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第二季度摩拜和ofo两家共享单车公司的新增用户行业占比近80%。

  融资补血、投放单车、营销推广,旁人眼中的摩拜和ofo,除了单车颜色、样式不同,在经营上“打法”颇为相似,共享单车行业似乎在复制着3年前网约车行业的“滴滴快的”大战。

 

u=2439444367,3887728068&fm=27&gp=0.jpg

  曾任Uber上海区总经理的王晓峰并不认为共享单车行业的竞争是同质化的,“智能”是他讲到摩拜单车时的主要关键词。“你说一个小灵通跟一个智能手机能一样吗?看起来是一个人拿着一个手机,但实际上并不一样。” 

  摩拜与Uber之间,至少有一个相同的地方,这两家互联网企业在各自的领域里都一直积极为自身贴上“科技公司”的标签。王晓峰说,摩拜的定位是一家大数据科技公司,而不是单纯的自行车租赁公司或者制造公司。

  他说摩拜不像过去其它一些互联网公司一样,是硅谷公司在中国的翻版,摩拜在美国找不到鼻祖,做的是“难得的中国原创服务”,是“原创者”。摩拜与ofo的竞争被看做同后来追随者之间的竞争,有趣的是,后者同样自称“共享单车的原创者”。

  王晓峰说,摩拜比较少向后看,主要是向前看,虽然听起来像公关说辞,但摩拜最大的对手是自己。

  成立两年半的摩拜依然没有找到盈利模式。王晓峰觉得这不要紧,先扩大市场规模,有了规模之后再去寻求效率或利润,盈利目前不是摩拜的第一要务。

只要能够真正提供好产品、好服务,真正赢得用户的心,剩下的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危机感

  王晓峰是有危机感的,即便作为一家年轻创业公司的摩拜可以顺理成章地暂避盈利压力。

  在很大程度上,2016年可以被定义为共享单车的元年。进入2017年,站在资本风口的共享单车行业顺理成章地迎来越来越多的入局者。避无可避地,每一个北上广深的地铁口都成了见证者——颜色从橙、黄、蓝等单色到彩色组合,图景从零散的单色点缀到色块拼接到色彩堆积,笔触愈发随性,也愈发张扬。

  此前维持在急迫的商业竞争与城市管理秩序之间的某种微妙的平衡在被悄然打破。一个直观的感受是,行业竞争持续加剧,而主要城市的单车需求已达或正接近饱和,共享单车一度为改善城市交通带来的正向作用,在高效率的地面运维调度缺位的情况下,开始经受质疑。

  以北京为例,共享单车的出现对地铁周边的交通状况影响直接且显著。高德地图通过对地铁站周边的监测发现,第二季度98%的地铁站周围拥堵情况都出现了变化,其中66%的区域拥堵情况较去年有所下降,但值得注意的是,另外32%存在上涨趋势。

  高德地图方面认为,虽然共享单车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地铁周边拥堵,但是由于摆放不当,一些地铁站周边的共享单车直接影响地铁周边道路的通行能力。

  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7月,全国共有共享单车运营企业近70家,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

  王晓峰也感叹,“整个行业发展和崛起太快了,大家都需要时间去学习,都需要时间去思考。”

挑战和机遇

  投放和调度,终究是共享单车绕不过的“坎”。监管跟进后,王晓峰们的日子好像没有那么一帆风顺悠然了。

  8月3日,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明确应根据城市特点、发展实际等因素研究建立车辆投放机制。很快,广州、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开始陆续叫停共享单车新增车辆投放。

  深圳要求共享单车统一配备卫星定位智能锁,用户违规停放须于30分钟内处置,否则收车处理。上海则拟定了更严格的要求:共享单车违规停放、过量停放等问题,运营单位应在5分钟内响应,15分钟内抵达现场整改。

  用户、行业和城市管理者一个都不能少,消除共享单车成长中的负面效应需要三方面共同努力。王晓峰说,这是发展中正常遇到的挑战,核心问题是怎样更好地利用的技术和数据,以及怎样更好地跟不同机构合作经营。

  能否做到并做好携手政府、社区和用户实践“让自行车回归城市”愿景,推动安全、有序、便民的城市慢行交通系统建设,不仅是摩拜、也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能否顺利跨过这个“坎”的关键。

  这是眼下王晓峰们的挑战,也是行业的机遇。对于城市管理者,共享单车行业沉淀的出行大数据在决策上无疑具有参考价值。

  4月,摩拜宣布联合11家部委直属的研究机构、科研院所和NGO,共同发起成立城市出行开放研究院。同月,ofo联合交通部科学研究院开始基于ofo出行大数据发布“中国主要城市骑行季度报告”。

  王晓峰认为,共享单车积累的数据可为城市规划起到健康积极的作用。其中一种可能的应用场景为,城市管理者通过分析不同道路的分时骑行数据,包括骑行人数和平均速度,从而规划修建自行车道。

  很少有人质疑这种新兴的出行方式为城市居民出行所带来的积极改变。

  高德地图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认为,共享单车有效缓解了地铁站周边的拥堵问题。该报告显示,在另一家共享单车公司ofo投放量最大的前20座城市中,有19座城市的拥堵呈现下降趋势。

 《指导意见》在规范运营服务的同时,实施鼓励的发展政策。其中明确,共享单车是城市绿色交通系统的组成部分,是方便公众短距离出行和公共交通接驳换乘的重要方式。

  令王晓峰欣慰的是,共享单车满足了网约车所未能覆盖的两三公里的出行需求,在无形中延展城市居民生活半径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帮助缓解了城市交通拥堵。

  高德地图分析了上半年北京地区摩拜单车的骑行数据发现,在摩拜单车骑行量最大的三个区域国贸、金融街、中关村,拥堵程度均出现同比下降,其中国贸地区的拥堵程度降幅最大,达16%。

成就感

  王晓峰的“远大理想”到底是什么?

  6月初,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授予摩拜新一届“气候创行者”称号,并颁发“可持续城市交通特别奖”。王晓峰很欣慰,摩拜对城市低碳出行所做出的贡献受到了认可。

  清华同衡规划院和摩拜4月共同发布的《2017共享单车与城市发展白皮书》显示,在摩拜上线后一年内,全国骑行总距离超过25亿公里,减少碳排放54万吨,相当于17万辆小汽车一年的碳排放量。

 “如果每天北京有50万人不开车去骑车,相当于限行3或4个(机动车)末尾数字,要是达到上百万人不开车,意味着另外一个‘单双号’。”王晓峰说起这些数字时,语速加快,音量稍稍抬高,语气中的亢奋和激情显而易见。没错,他像在做一番“大事”。

  王晓峰说,两三年前,几个创始人最初凑到一起时想的是,如果要创办一个企业,能不能帮助解决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中国每个大城市都逃不掉的两大问题。

  那时他们迫切想知道,“除了赚钱之外是不是还有一点意义?”

 

1504496205295064303.jpg

  新能源汽车是最初的创业方向,但这条路上已盘踞了太多先行者,他们决定换条新路,回过头发现,曾在相当长历史刻度里“雄踞”中国马路的自行车,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帮忙缓解或者部分解决那两个问题。

  今年是自行车发明200周年。8月29日,摩拜与联合国环境署、联合国人居署、世界资源研究所等5家国际组织和机构,共同发起“917世界骑行日”,首个骑行日的主题是“骑行改变城市”,这是王晓峰们的愿景。

 “被大众认可”对于王晓峰很重要,这不同于被资本认可,“被大众认可”意味着某种社会价值得到承认,他享受这个过程。

 “当你经历过很多不理解和反对,有一天发现你的坚持开始被一小部分人认可,然后慢慢被更多人认可……这还是很重要的。”

  王晓峰说,这是他的成就感,其他都是“水涨船高的事”。

(陈婉昭、实习生祁嘉润对本文亦有贡献)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