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港澳 > 正文

“港普”、酒文化及党建——港青“北漂”那些事儿

时间:2016-05-16 16:42来源:新华社 作者:齐湘辉

  虽然从香港到北京工作已经8年了,一开口,曹肇棆还是对记者说:“辛苦听我的‘港普’啦。”
 
  语言是横在每个“北漂”港青的第一个坎儿。在华尔街工作多年的香港女青年李恩佑2008年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北京,语言成为她融入内地的最大障碍。为此,她给自己买来许多中文书籍边看边读边写,每天定时练习普通话和书法。两年后,她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了。
 
  而在印尼归侨家庭长大的港青张立,虽说普通话不成问题,但选择从香港到东北从事房地产事业的他,刚到沈阳时仍经历了语言带来的第一个文化冲击,“东北话只能听懂一半”。
 
  除了语言、内地不同城市的文化、环境等方面差异都曾经让来内地发展的港青“头大”。在中国人民大学求学的香港女生李晓惠刚来北京时一度很不适应:拥挤的学生寝室、授课老师难懂的口音……“一开始非常不适应啊,可是过了那一关,反而能感受到集体的乐趣。”李晓惠说。
 
  作为港生,李晓惠本来可以申请条件更好的留学生宿舍,但她执意与内地同学同住:“不泡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感受内地的文化?”
 
  “生于香港、放眼中国”是许多港青选择到内地追梦的态度,还有许多港青拥有优秀的海外留学、工作背景,仍执着地将发展的舞台放到了内地,除了割舍不断的家国情怀外,对内地发展机会的看好、弥补自身的视野缺失也是重要因素。
 
  在美国长大、读书、工作的80后港青何善恒,2007年因为CNN一则对中国热情洋溢的报道,做出了来中国北方城市发展的决定。他说,当初只是简单地觉得,如果连北京在内的内地城市都没去过,“视野太狭窄了,国家观念太缺乏了”,“希望以不同的角度认识不同的文化”。
 
  就这样,从不会说一句普通话,到现在开口略带京腔,何善恒成功在北京创业,创办了WE+联合办公空间。在他看来,这些最初的不适非常正常,是外来者在任何一个大城市打拼的必经阶段。
 
  除了语言关,初来乍到的港青还要面对内地各种不同的文化,比如酒文化。
 
  身处素以饮酒豪爽著称的东北,酒量不好的张立倒觉得内地酒桌文化“没有那么可怕”。他说,其实老老实实,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别人也不会勉强。内地人觉得酒品如人品,“关键是真诚”。
 
  曹肇棆初到内地,是在一家国企任职。刚到任时,上司问曹肇棆能不能喝酒,曹答曰“能喝”,上司顿时笑了,随后小声告诉一头雾水的曹肇棆,“在内地,你说能喝就是非常有酒量的意思,所以今后你可不能这么说了。”曹肇棆现在说起这段往事,还忍不住唠叨:“能喝不就是能喝的意思么……”
 
  得益于内地的历练,曹肇棆说自己一顿酒坚持到最后不倒已不成问题,而且白的、啤的、红的一起来,也不会醉倒。他说,内地酒文化仅仅是在内地与人交往的一个方面,学习适应后,更容易交流感情、敞开心扉。
 
  曹肇棆坦言,这些历练为他日后在内地独立创业、开拓业务做了重要铺垫。“如果有打算来内地创业的香港朋友,我真要建议他们不要一跑过来就干,而是最好先到内地的企业历练一两年。”
 
  无独有偶,何善恒在创业之前也曾在一家国企工作。他说当时最郁闷的是,谈论时他一张口,他的内地同事就笑他:“你什么都不懂。”
 
  “我当时就想,要想在内地干出一番事业,必须要懂国情。”何善恒说。
 
  他选择静下心来倾听、观察。面对不同的语境,他决定入乡随俗:“如果不去适应,那何不干脆回香港呢?”
 
  前不久,他管理的WE+联合办公空间上海淮海站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党建活动。他联合淮海党建群团以及多个科技创意品牌,将一场街道的党建活动办成了热热闹闹的科技亲子活动,吸引了500多人参加,众多家长带着孩子体验各种妙趣横生的科技产品,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周末。
 
  “当初淮海中路街道办找到我,说要借WE+场地办一场党建活动时,我就琢磨,怎样让这样的活动吸引人参加呢?我就找到了‘亲子’这个点。”何善恒说,细细体味这样的活动,其实很有意思。
 
  “在北京待久了,南方人的生活习惯会被‘北方化’,而我也享受其中。”何善恒说,“北京是一座能包容南北差异的城市。”(完)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吴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精华推荐
一周热门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