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福建 > 正文

福建海丝起点存争议 长乐和福安说均有专家支持

时间:2015-02-08 09:47来源:东南快报 作者:


《山海经》描述:“闽在海中”。福州近海,海上交通很早就有发展。

王审知入闽后,福州城陆路交通不便,他大兴海上贸易,成一时之盛。甘棠港作为王审知主持修建的对外水道,是福建最早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福建文明繁盛的起点。

对于甘棠港的具体地点,历来是众说纷纭。

昨天,福州市王审知研究会执行会长王忠义带着整理好的资料,去到长乐市相关部门,希望能让甘棠港的“长乐说”得到政府部门的认可。而福建省文史馆原馆长卢美松一直是“福安说”的有力支持者。

福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哪里?东南快报(微博)的记者与您一起探寻这段有趣的历史之谜。

火烧水浇移除巨石

人力开凿6年才建成

甘棠港是唐天祐元年(904年),唐昭宗赐名,颇有深意。“甘棠”一词源自《诗经·国风·召南·甘棠》。召公在主政的时候勤勉、廉洁、体恤百姓,取得了百姓的爱戴,后世的人怀念他,保护他曾经用来休憩的那棵甘棠树。甘棠是善政的一种文化符号,甘棠港也是王审知善政的重要证据。

一千多年前,开辟港口,使“江海通津”,其难度可想而知。但是有趣的是,书籍和民间传说里对甘棠港的建造过程多以“神话”带过。

五代荆南人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当时福建水道因黄崎山阻隔,横石峰峭,常为舟楫之患。后王审知梦见金甲神,许诺帮助他开凿港口。王审知后派判官刘山甫前往祭祀,想要完成梦中之事。第三次祭祀时,风雨暴兴,神灵显像。三天后,风雨皆息,甘棠港已经筑成。

而实际上,这项浩大的工程,并非一蹴而就。“根据史书记载,甘棠港的开凿时间为六年。”福建省文史馆原馆长卢美松告诉我们,甘棠港的工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当时用的方法也很原始,就是火烧水浇。水道里有险滩怪石,就先用大火烧,再用水浇,石头裂开一些。再反复进行,最终把巨石移除。”卢美松感慨,一千多年前,甘棠港的开凿全凭人力,十分艰难。

长乐说

支持人:王忠义 福州市王审知研究会执行会长

长乐“猫山摩崖石刻”道出“黄岐澳”地理位置

2013年11月,福州市王审知研究会执行会长王忠义与一行专家学者在长乐海边的“猫山摩崖石刻”上,发现了清朝长乐县令为黄岐澳题刻的“定界勘语”,道出了史书所记载的“黄岐澳”的地理位置。

现场专家一致判定,从福州闽江出海的避风港“黄岐澳”,就是闽王时被朝廷赐名的“甘棠港”,系文岭港口的黄岐澳(面向东海)至金峰街(古名甘棠街)再延伸到潭头镇文石码头(明朝郑和第一次出海的港口)。全长大约30公里。

“这一带古时候是水域,两岸是群山,后来被沙暴掩埋。本应是天然的避风港,既可停靠大量的船只,也方便船上货物的装卸。古时的琅岐岛上有个巡检司,检查完海外归来的货船后,便可从闽江航道进入福州城内。”王忠义介绍道。

2014年,王忠义与相关专家学者又到长乐,考察了具有千年历史的“棋山禅寺”与石壁村“白马忠懿王庙”,看到了不少唐代的砖瓦、福莲柱础等古迹,以及相关古书,上面记载着王审知曾到长乐17次,来“甘棠港”8次。王忠义认为:“这些内容,还有待文物部门的进一步考证与核实。

从2013年至今,福州市王审知研究会共组织过5次专家学者到长乐考察,林廉、高宇彤先生写的“从长乐黄岐澳考闽国甘棠港”(见《吴航乡情报》2014年6月25日4版),福建社会科学院刘传标先生写的一篇“海上丝绸之路起点闽国甘棠港辨析”,全文22000多字,通过大量的文字、图片,论证了“甘棠港长乐之说”。

王忠义将资料整理成几十页的文件,提交给长乐市有关部门,希望他们能协助对“甘棠港”遗址的勘查、考证与保护宣传工作。

福安说

支持人:卢美松福建省文史馆原馆长

甘棠港入海口在黄崎流经《三山志》记载黄崎在福安

原福建省文史馆馆长卢美松有《福州甘棠港位置考》,他是甘棠港“福安说”的坚决支持者。

《恩赐琅琊王德政碑铭并序》载“闽越之境,江海通津……途经巨浸,山号黄崎,怪石惊涛,覆舟害物。”卢美松说,王审知就是在这岩崖处,碎石破崖,开辟甘棠港的。

“《三山志》指出,‘黄崎岭’在长溪流经的甘棠港边,今为下白石镇地。”卢美松表示,《三山志》是公元1182年,南宋状元梁克家在任福州知州期间,搜集古籍资料,与地方文人一起完成的福州地方志。其内容广博、体例周备、行文优雅,以立场客观著称,有权威性。《三山志》是最早记载“黄崎”这一山名的,是黄崎岭在福安的有力证据。至于后人的“《三山志》误载误传”之说,也并不能站住脚。

关于甘棠港的具体地点,世人多有争议,主要有“福安黄崎镇说”、“连江黄岐说”、“甘棠港福州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黄崎”呢?

卢美松认为,甘棠港名为港口,实际上并非定点港口,而是一条水道。这是“黄崎”说纷纭的可能因素之一。

“《康熙字典》中指出:港乃‘水中行舟道’。而非固定的码头、道头之类。”他指出,琅琊王德政碑上的《恩赐琅琊王德政碑铭并序》有记载朝廷“赐名其水为甘棠港,神曰显灵侯。”这也可以证明,甘棠港实际上是一条古时的水道。

甘棠港建成,黄崎岭被毁,如今无处可以考证。“甘棠港水道所至之处,港口、城镇,或以黄崎来命名。”卢美松说,如今确实有很多“黄崎”之名,但福安是最早有古籍记载的“黄崎”。

福安最早有甘棠港记述 明朝福安县志等文献为证

“福安的县志中有很多甘棠港、黄崎港的明确记载,但是在其他传为甘棠港遗址的闽县、连江、福州等地的古籍中,并没有相关记载。”卢美松告诉我们,古籍记载是福安黄崎说的坚实后盾。

早在明代,知县陆以载修《福安县志》,多有甘棠港的记述。同样是明朝,王应山《闽都记》卷33在“福安县”下“甘棠港”条,同样记载开港之事:“在黄岐镇。港上接东平、秦溪、穆溪、大梅溪诸水,南出古镇门,入海。”这说明,甘棠港就是黄崎古镇门以内的宽阔河道水域。

同时,黄崎镇从唐代开始成为海上贸易的重要中转地,到明代时还设有“盐运分司”、“白云巡检司”,而且还有驿站和官渡,这些在古籍中也均有记载。

“福安黄崎说距离福州州城甚远,而且黄崎港又深藏于现在的三沙湾内、白马河边,地势比‘官井洋港’更为隐蔽。”卢美松表示,他认为甘棠港应该是在今天福安市的白马河沿岸、下白石镇一带,但是这样不便的地理交通,又怎么成为外贸名港的?这仍然值得深入研究。

东快记者陈兆荣朱亚琴/文(本篇报道借鉴了卢美松先生《福州甘棠港位置考》)图为资料图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
精华推荐
猜你喜欢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