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读书 > 正文

这样的“瑜老板”,没有理由大家不成全

时间:2017-08-14 10:02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杨雪梅


 

65264_500x500

  最爱听王珮瑜唱的《珠帘寨》里《昔日有个三大贤》那一段。三个呼啦啦,节节翻高,无处不佳。我这样一个五音不全的人也可以爱上京剧,倒是可以为王珮瑜的著名宣言加一个例证——“这世界上其实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京剧的人,还有一种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人。”

  同样的意思,她也会这么表达,“其实很多人这辈子应该是跟戏结缘的,只是还没到机会,没遇到合适的时刻。” 

“观众看不看王珮瑜、喜不喜欢王珮瑜,这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人在意京剧。” 这是王珮瑜的执念, “很多人如果因为王珮瑜而喜欢京剧,这是自我价值的最高实现。”

  以前知道她是中国第一女坤生,戏唱得极好,现在才知道她更会说戏,更懂如何让人爱上戏。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傅谨在《文汇报》发表了一大篇文章,《今天的戏曲,需要张火丁也需要王珮瑜》。大意是,京剧面临的主要问题,第一是传播上的短板,其次是继承上的缺失,而王珮瑜之所以重要,在于她极好地解决了这两个难题。 

  能解决好这两个难题,自然就有了老板的范儿。

帮年轻人找到京剧的正确打开方式

65265_500x500

 从2016年9月开始,王珮瑜在喜马拉雅开启了付费音频节目《京剧其实很好玩》,目前更新了80多期,订阅用户过万,已经有110万的播放量。

 这个订阅量和播放量也证实了她的观点,中国人只要肯花时间去了解京剧,都会爱上京剧。不过这个节目对她也是一个很大的约束,有时做了一整天其他节目,还得感琢磨着去更新。

 京剧唱的是中国人熟悉的历史故事,念的是中国人的儿女情长;京剧的拖腔与转音曲折迂回,与国画、书法的很多审美相通;京剧的唱词里有家国大事,有男欢女爱,有世态伦理,有江湖恩怨,有说不尽的兴亡、叹不够的英雄落暮;一部梨园史,更是由一个个流派、一段段经典串起的鲜活艺术史,怎么会在年轻人中没有共鸣呢?京剧为何会在年轻人中“遇冷”?是“听不懂”,还是节奏“太慢”?这些思考促成了以“瑜乐京剧课”为代表的京剧讲座。这个讲座,王珮瑜每年都会面向公众开办几十场,不厌其烦地从京剧的历史渊源、基本知识、主要流派讲起,跟大家介绍京剧的正确打开方式。

 她是一个务实的人。她上来会认真地问观众,有没有听过戏。往往没有一个人举手,她满心欢喜地感叹原来大家都听过戏。接着开始讲戏,说到了京剧响当当的那些个人物谭鑫培、余叔岩、齐如山,结果很多人不知道谭鑫培,不知道余叔岩,更不知道齐如山。她只好讲谭门七代,讲余叔岩是京剧中的极品,相当于奢侈品中的爱玛仕。讲没有齐如山就没有后来的梅兰芳。当然“有声必歌、无动不舞”这八个字也是她反复强调的。为了说明“有声必歌”,她更是煞费心思,从余叔岩的“三级韵”到京剧特有的“表情包”,她都亲自示范。嗓子宽,声音立,各种经典唱段信手拈来,给王珮瑜90分钟,她能让在场观众立刻折服于京剧艺术的博大精深。

 在她看来,你是门外汉,我可以把你引进门;你若已经是简单的爱好者,我可以让你变成资深发烧友;资深的发烧友,我可以让你成为骨灰级的票友……

65266_500x500

 仅仅在今年,她就频频出现在各种综艺舞台上,《朗读者》《奇葩大会》《跨界歌王》,哪个收视率高,哪里就有她的一席之地。“综艺节目不是戏曲节目也不是讲座,它会让人迅速走红。从零到一万的时候,这个数值还是相对纯净的戏迷,到十万、二十万,大家已经不在乎你是不是唱戏的。数量级的扩大和传播才是有意义的,只有量大了,才能保证有一定的比例真的沉淀下来。如果只是影响了那么微小的几个,这几个即使最后唱的比我还要好,其实是没有推广价值和意义的。”

 在《朗读者》中,她以京剧韵白朗读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尽显京剧念白的语言与形式之美。最新参与的节目是《喝彩中华》,一档弘扬戏曲的综艺节目,她说自己本来是做专业的观察员的,但却被热爱戏曲的人和事一次次感动。

 她也参加了人民日报客户端的“大咖有话”的直播节目,“比如说有一百个人同时看到我们今天的这场直播,其中有十个人觉得我讲的东西是他有兴趣的,这就如同我在一百个人的心里播下了一个种子,然后有十个人最后开花结果了,这就行了。我们不要求所有人都爱上京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只要那些原本有兴趣的人发现了自己的兴趣就好。”

大家说她是古老艺术的时尚演绎者,她对这个时代的贡献是让更多的人为京剧驻足。这个驻足,有时意味着大家会走进剧场欣赏一出京剧,有时只是让你打开电视碰到戏曲节目时不会一笑而过,而是会停下来几秒钟,然后就有可能变成几分钟、几十分钟。当然,这个驻足,也包括了某些人用手指点击一个APP,或者在走路的时候听听喜马拉雅的京剧专辑。

“让更多人多一个兴趣的选择艺术的选择,总是好的。” 

教观众该怎样“叫好”,梅兰芳肯定想不到

 很少有人如王珮瑜,在十几岁时就意识到自己的一生也许是为京剧而活。

 王珮瑜12岁时开始学戏。舅舅和外公喜欢京剧,甚至成了票友。舅舅喜欢拉京胡,外公喜欢麒派,而学京剧的过程比学其他东西要难,克服和学习的过程让她有无限的快感,“这东西对我来讲有挑战,不是一学就会,我觉得很有意思”。

 她的京剧之路顺风顺水。1992年,王佩瑜考入上海市戏曲学校专攻老生。为了提携后辈,70岁高龄的谭元寿主动与她合演《失空斩》,让年仅18岁的王佩瑜一下子名满京剧圈。也是在18岁,她在舞台上唱戏,一眼望去,台下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她想的是,等我们老了台下坐的会是谁呢?老观众一代一代逝去,舞台上的演员在推陈出新,但属于我们这一代或者下一代的观众在哪里?

65267_500x500

 你很难想象,舞台下生活中时尚的王佩瑜,化好妆、穿上戏服,就是《搜孤救孤》中的老程婴,是《游龙戏凤》中的正德帝,是《珠帘寨》中的李克用。这些个性鲜明的“老男人”们,在她的演绎下居然是那样的妥妥帖帖。 

“舞台演出,本身就是最好的传播行为。” 过去京剧一统天下,大家没有其它更多的选择,茶余饭后就是听戏,就是讲角儿的那些梨园八卦。今天大家选择的东西多了,你可以看电视、看电影、看话剧,可以玩网游,看综艺,京剧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变化。

“我们这个行业基本上是靠国家扶持,假如国家不管了,完全推向市场,京剧会怎样?现在国家不仅不会不管,而且会管的越来越专业。但在一个瞬息万变、信息量非常大的社会环境中,只闷在练功房里,在自己一亩三分地做自己熟悉的事,毕竟是不够的,我们不得不多读书多思考,还要有一种危机意识,才可能面对各种可能的情况。”

65268_500x500

  比如,“叫好”是京剧特别有趣味的一种文化。在京剧的舞台上,演员跟观众的互动是非常紧密的。演员出场时要有“碰头彩”,唱了一句非常精彩的大腔后,要有“可堂彩”。还有“塞缝叫好”,王珮瑜有次在天津演出,唱的是《乌盆记》,其中有一个技巧是“摔僵尸”,资深戏迷可以在“摔僵尸”整个动作流程中塞缝“叫好”。还有的时候,资深戏迷还会提前叫好给演员以鼓励,同时也暗示不太懂戏的人接下来的可是要出彩的经典唱段呢。

 现在很多时候,听众变得内敛了许多,不知道该如何叫好,甚至害怕“叫好”,怕影响到演员抑或在不适当的时间“叫好”而尴尬。王珮瑜调侃说,余叔岩、梅兰芳这些大师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需要培养观众怎样“叫好”。

“戏曲要发展,需要艺术家,更需要欣赏家、批评家。”过去有专门的批评家,听完戏立刻就能写出中肯的批评文章,现在比较少理性客观、站在专业层面的文艺批评,“希望将来在我们的粉丝中能够多产生一些批评的声音。有健康的文艺批评,京剧或者戏曲才有可能进一步发展。”

不管怎么跨界怎么玩,我回得来

 王珮瑜认为自己是一个在艺术上非常保守的人。“京剧是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经典艺术,所有的东西都有根有基,不是说我们今天因为要传播,就可以如何去创新,如何去颠覆,我们没有资格颠覆,因为颠覆的事过去已经做过了,在梅兰芳先生的时代已经完成了京剧程式化所有的东西。我们只要去传承就好了。”

 王珮瑜喜欢老戏。她的观众也喜欢老戏。戏是老戏,但这些戏之所以在当今的戏曲市场上产生了重要影响,主要还是因为她找到了把演出与观众相联通的好方法。

“余脉相传”系列始于2013年。这一年是喜欢余叔岩艺术的戏迷难得的幸运年,很多人从天南海北准时飞去上海,通过看她的表演,间接领略余叔岩大师的艺术魅力。

65269_500x500

 傅谨颇为欣赏地提到,尽管多年前王珮瑜就是京剧戏迷心目中的“小冬皇”了,但是在推出“余脉相传”系列余派老戏时,特地找到沪上余派专家李锡祥先生说戏,她找的不是名气,而是深切地触摸到余派精髓的大师。这是她始终在进步的窍门。

 她的所有品牌中,“余脉相传”总是一票难求。

 今年的“余脉相传”是两出戏。一出是再熟悉不过的传统戏《四郎探母》。熟悉到许多段落都可以台上台下大合唱;然而每到动情处,依然有人会落泪。这就是京剧的魅力。很多先生都说,老生演员拿下全本《四郎探母》,才算开启真正的舞台生涯。王珮瑜很幸运,年轻时就曾向谭派名家孙岳老师学习了《四郎探母》,2003年又遇蔡国蘅先生介绍了孟小冬先生的亲授版本,期间又先后得到王思及、童强、王琴生等诸位老师的指导。此番重演,对家国情感、亲情爱情,都有了更深的体会和共鸣。她感叹,年龄真是好东西。这个年龄,激情和活力会褪去,对生活的体悟却会化成淡然和沧桑,一点点体现在唱念做表里。 

  另一出《盗宗卷》是艺术含金量颇高的传统骨子老戏,念白与做工兼重,是谭鑫培、余叔岩、马连良等人的代表作。马连良先生在1930年自组扶风社以后,曾苦苦寻觅有关《淮河营》的剧本,并在翁偶虹先生等人的帮助下,根据《史记》《汉书》和《西汉通俗演义》等史料,交由吴幻荪先生整理改编成全本大戏《十老安刘》,1942年首演于天津中国大戏院。《十老安刘》以《淮河营》、《监酒令》和《盗宗卷》三折戏为主线,阵容豪华、服饰精美,在京剧舞台上是一出极会讲故事的传统戏,被誉为“莎士比亚式的宫廷大戏”。早在四五年前,为将《盗宗卷》搬上舞台,王珮瑜就请马连良先生的入室弟子、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朱秉谦先生对《十老安刘》的剧本进行了梳理。

  年逾八旬的朱秉谦先生是王珮瑜一位非常重要的老师,从1994年起为她亲授过《断臂说书》《审头刺汤》《琼林宴》等多出剧目。朱秉谦先生根据王珮瑜的特点,结合当代观众的看戏习惯,将原本近四个小时的内容作了删减,保留《淮河营》和《盗宗卷》两折戏进行整合加工,使舞台节奏更为紧凑。

65270_500x500

 王珮瑜将一人分饰《淮河营》中的蒯彻和《盗宗卷》里的张苍。前者以机智勇敢而富有说服力量的念白取胜;后者言语诙谐接地气,以表现忽喜忽惧感情急遽变化的演技擅长。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人设,需要十分丰富的舞台经验,非常考验老生演员的艺术功力。

依照惯例,她在演出前为这出老戏进行了导赏讲座,听众才知道了这出戏的厉害。

65271_500x500

  每年都要排演两出这样的老戏大戏,对王珮瑜来说,就是不断汲取不断成长的过程,她不会急功近利地把自己掏空,她希望自己有源源不断的营养输送给观众。

“传播京剧与传承京剧两者并不矛盾,只有传承得好,传播才有力量。艺高人胆大,专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最基础的东西,不管我走到哪里,怎么跨界怎么玩,我回得来,这是我自己觉得有底气的部分。”

 八月开始,王珮瑜将在成都、上海、石家庄、深圳四个地方进行巡演。这四个地方,已经成为她的大票仓,她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了京剧在今天的生命力。

“梅兰芳先生无疑是中国京剧的代言人,我希望自己今后也能成为梅先生那样的代言人。”

  这样的角儿,没有理由不红呀。这样的瑜老板,没有理由大家不成全啊!

65272_500x500

人物工作室的话:

  不知从何时起,我有事没事儿溜公园时会在喜马拉雅听听瑜老板的专辑。那些个经典唱段,百听不厌。

  正如瑜老板所说,喜欢老生和年龄无关,和心境有关。

  一直记得由谭元寿主演的电影《定军山》的一个片段。电影刚刚来到中国时想要吸引观众,于是第一部电影不得不借京剧的光,拍摄的就是当年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四海一人谭鑫培”的《定军山》。那时还是无声电影,谭鑫培在台上无声地唱着,台下的观众情不自禁地随着谭老板大合唱……这个情节的真实性不必去考证,但那一幕让我莫名的泪湿,那些抑扬顿挫的铿锵之声就来自再普通不过的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台上的繁管急弦拨动的无疑是大众在零乱的大时代中无所依傍的爱断情伤……

  还有一次看张火丁的《白蛇传》。张火丁出来谢幕,底下的粉丝不依不饶地喊她返场,掌声雷动,任谁也欲罢不能。那一瞬间让人想起了交响乐、歌剧以及大牌歌星的种种谢幕。

 总是有人质疑王珮瑜太能折腾,她自己说,“我今天其实什么都有了,如果我躺在过往的荣誉里,平平稳稳到六七十岁也会是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不会被怀疑也不会被批评,但我心里过不去,因为我喜欢,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她确实有这个能力,今天的京剧行业需要她,需要她唱戏,也需要她说戏。但靠一个人几个人来做传播,力量还是太微薄了。她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平台。什么时候大家看王珮瑜不再是一个另类,大家对她的热爱恢复到一个正常的状态,京剧也就不用担心了。

中国人爱讲风水轮流转,再过两百年,京剧和电影,谁会再借谁的力?

我们对王珮瑜有信心。王珮瑜说,她对京剧有信心。(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物工作室 杨雪梅)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