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读书 > 正文

这一次,“他们”是主演

时间:2017-07-28 08:58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


“嫦娥奔月”这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故事,又一次被搬上了舞台。与从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嫦娥、后羿等所有人物形象并非由真人演绎,而是由“他们”——木偶来出演。

这个盛夏,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的舞台上,江苏省木偶剧团(又名扬州市木偶研究所)带来了木偶剧新作《嫦娥奔月》,让许多观众赞叹,“没有想到木偶戏也这么好看!”

戏——当木偶被赋予生命,“他们”同样精彩

你记忆中的木偶戏是什么样的?你所以为的木偶戏又是什么样的?

在这部木偶剧新作《嫦娥奔月》中,嫦娥不是因为想要长生不老而偷吃仙丹,飞往月亮,而是为了换回因后羿射日而躲起来的太阳,投入了火中,在火中涅槃,飞向月宫。“嫦娥奔月”的古老故事,在这部作品中被重新演绎。剧中,塑造了嫦娥、后羿、土地神、金乌、西王母、村民等多个木偶形象,他们都是由真人在舞台上的挡板后操纵演出的,面对观众,活灵活现。木偶之外,还用到了多种舞台呈现方式:使用了全息投影技术,舞台上的3D立体效果,使得云朵、山峰如真如幻;十个太阳,时而是杖头木偶,时而是真人出演,时而借助背景LED,令人震撼;嫦娥和后羿去寻找神弓、神箭的这一段旅程,通过皮影戏的形式,展现出山高水远的情境。全剧的音乐,有独唱、对唱、合唱等,烘托和推动着剧情发展……

 

(木偶剧《嫦娥奔月》剧照)

原来,木偶戏也会如此精彩。这一古老的中国传统艺术样式,不仅登上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而且还可以有着如此充满现代感和艺术性的呈现。

木偶戏在中国确实很古老了,它“源于汉,兴于唐”,有“百戏之祖”之称,又称“傀儡戏”。地处扬州的江苏省木偶剧团创作的木偶剧《嫦娥奔月》,就是用扬州杖头木偶形式表演的。扬州杖头木偶与泉州提线木偶、漳州布袋木偶齐名。所谓杖头木偶,是指在木偶的身体内部、颈部以下有一根木杖,另外还有两根细木棒连着木偶的双手,操纵者一只手举着木杖,并通过木杖上的机关控制木偶的头部动作,另一只手则通过两根木棒,控制木偶的手部动作。2006年,扬州杖头木偶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在历史的长河中,木偶戏这一艺术门类自身也在进行着不断地革新。

以扬州杖头木偶为例。从只能演出幕表戏,将一些京剧改为木偶演、人唱,到有了剧本、编剧、导演;从只有京剧演唱到歌舞、特技并茂;从只有神话题材到出现了现代题材;从只可以表演常规动作,到能够表演扇舞、变脸喷火、木偶书画等绝技;从乡间的田间地头,到登上了大剧场大舞台;从国内到国外——江苏省木偶剧团走遍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

(江苏省木偶剧团木偶剧《琼花舞》剧照)

(江苏省木偶剧团木偶剧《白雪公主》剧照)

正是承续着这样的历史源流,我们才在今天的舞台上看到了这样的一场木偶剧《嫦娥奔月》。

偶——探访“他们”诞生的秘密

与其他剧种不同的是,木偶戏里,木偶不是道具,而是重要的台前“演员”,人,反而退到了幕后。

那么,那一个个“不是真人,胜似真人”“能人之所能,亦能人之所不能”的木偶,是怎么诞生的?

说到木偶的制作,不能不说到江苏省木偶剧团。戴荣华团长介绍,“我们团木偶制作行当齐全、规模最大,目前全国木偶艺术院团的木偶,有近三分之二在我们扬州制作。”以杖头木偶为例。一般长约80厘米。最早是用木雕,一个木偶约五六斤重,现在技术改良后,木偶的头部和身体都是纸做的,一个木偶约两斤半重。正常的制作流程是,泥塑、翻模、底拓胎、整形、打磨、装置(装眼睛、嘴巴)、化妆、上色、头饰,除此之外,还有内部结构(控制机关)要做。别看木偶的个头不大,它的制作工艺流程却不少,而且,包括了服装、头饰、设计、装置、造型、化妆等多个行当,一个木偶需要10天到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戴荣华正在进行木偶制作)

这里面的学问很大。比如装置方面,现在的木偶眼睛和嘴巴都能动,有的眉毛、胡子也能动,脸颊还能鼓起来,这就涉及到不少机械上的原理。再比如服装方面,要结合这部戏具体的时代背景,是古代还是现代,什么年代是什么样的衣服。而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会影响木偶的操纵是否方便,表演效果是否美观。木偶重了不行,轻了也不行;水袖长了不行,短了也不行。

一个小小的木偶,凝聚着多少人的智慧和汗水。

今年已经60岁的匡九龙,在江苏省木偶剧团艺术造型制作中心工作了近40年,一直从事木偶制作。说到这个行当,他真的太熟悉了。

“做木偶制作,得有立体的形象化的思维。你要考虑木偶的舞台呈现效果、透视角度。”匡九龙说,“还得理解人物的性格和身份。这个角色是威武的还是柔弱的,是笨的还是聪明的,都要在木偶的外形上体现出来。”他举例说到了制作手的细节。如果是老年人,手上骨头要多;但如果是小孩,手上则肉多。一双手,也需要体现出这个人物的年龄、性别、性格、职业、爱好等诸多特征。一个普通的木偶制作师如此细致地谈手的特点,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中,对于手的堪称经典的描写。木偶制作与小说描写,木偶大匠与文学大师,两者之间,是如此异曲同工!

人——是他们,赋予了“他们”鲜活的灵魂

如果说木偶制作给了木偶身体,那么木偶演员们的操纵则给了木偶以灵魂,让木偶真正地在舞台上“活”了起来。

扬州杖头木偶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华美霞,是30多年前老版《嫦娥奔月》里的嫦娥表演者。说到木偶操纵,她说,刚进入剧团的演员,首先要练的基本功是“静举功”。即人举着木偶,右胳膊、右腿要成一条直线,眼睛还要一直看着木偶,做到“稳、正、直、平”。另外,还要练好手部动作,因为木偶的所有动作都是由人手控制木偶身上的装置来完成。“我演木偶戏都是由人先演一遍,然后再使用木偶。你要让木偶也表演得细腻传神,那就要发自内心地去感悟这个角色。”华美霞说,“比如,嫦娥是古典美女,那么她应该是身段细腻,水袖飘逸。”说着,华美霞起身演示起来。瞬间,她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举手投足、眉眼之间都是戏。这样优美的身姿,这样丰富的表情,如果传给了木偶,木偶怎能不美?

(华美霞正在教授木偶操纵)

同为扬州杖头木偶传承人的颜育,则笑称自己是个爱“折腾”的人。她喜欢创新,在每个节目中都会加入自己的特色。为了让《扇韵》从过去的三人合作操纵木偶,变为一人完成所有表演,她和木偶制作师合计怎样改良装置。京剧里有《天女散花》,颜育琢磨,木偶戏能不能也演《天女散花》?为此,她向魔术师、机械师请教,研究花瓣是用什么做的,又该如何像变魔术那样漂亮地“变”出来。在颜育排演的木偶戏《咏梅》中,有一段木偶写书法的表演。一般来说这段表演里木偶都是背对观众,但颜育做了改进,让木偶面对观众,在扇形的透明玻璃后面写字,这样观众便可以看到木偶的正面,但这也对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用左手操纵木偶的右手,握着毛笔写出反着的字。“别看我们是小木偶戏,功夫下不完。”颜育说。(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工作室)

(颜育正在教授木偶操纵)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