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爆料 > 正文

导演韩杰: 我成熟了,是时候放胆跳进大海

时间:2018-01-03 14:25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任姗姗


正在全国电影院线上映的影片《解忧杂货店》是韩杰的第四部个人电影。很显然,《解忧杂货店》有诸多卖点:根据东野圭吾的畅销小说改编,集结一众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成龙、王俊凯、迪丽热巴、董子健等),还有话题人物韩寒作艺术指导。而我更好奇的,是导演韩杰的变化。

半个多月前,在万达举办的一次小规模看片会上,第一次与韩杰面对面。未入场时,我们都坐在放映室外的沙发等候,他看起来有些局促,似乎在观察这第一拨的电影观众。他的眼睛里有坚定的自信,有渴望也有期待。

韩杰,一个被电影改变人生轨迹的导演。按照通常的人生剧本,他本可以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有一份踏实的工作、过上循规蹈矩的生活,但他要追寻自己的电影梦想。放弃原有的工作,读电影专业,跟随贾樟柯做《世界》《三峡好人》《无用》的副导演。入行10多年,韩杰有四部独立作品,《赖小子》《Hello!树先生》《冒险三勇士》(未上映),以及这部《解忧杂货店》。

众声喧哗的影视业似乎每天都在见证神话,也在见证神话的陨落。韩杰属于这个庞大的工业体系里最常见却不常被闪光灯聚焦的一类创作者。他们对电影有梦想,对现实有表达,对创作有坚持。他们试着理解资本或者商业规则,有时也不得不做出某种改变。他们的转轨、他们的执着、他们的理想,都是这巨浪中不可忽视的一朵。

所以,我与韩杰有了这样一次交流。 

文化劣势感是跨文化改编的陷阱

微信图片_20180102213807.jpg

人物工作室:东野圭吾是日本当代推理小说家,与他一系列以悬念推理为特色的作品不同,《解忧杂货店》独树一帜,充满温情和温暖。这个故事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韩杰:最初我读完小说惊讶又惊喜,当即决定好好改编这个故事。最重要的有三点。第一是它的哲学性、思想性,东方古典智慧和美德是这部作品的精神内核。第二是结构非常巧妙,它用一个时空自由穿梭的结构,讲述了人与人互相抵达、传递情感与困扰,进而互相鼓励互相揭示生命真相、寻找人生价值的故事。第三个是它传递出来的人性温暖和爱的力量。

人物工作室:把一部外国作品转译成中国故事,一定会遇到二者之间文化、社会、时代的差异,必须要解决本土化的问题。东野圭吾在中国有众多粉丝,改编他的作品风险性极大。你是如何把握的?

韩杰:我想,中国文化的根是最重要的。客观理性的看,日本文化深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我们改编日本作品一定要找到这个根脉,一切事情才好梳理。现在有一种心态,认为日本文化比我们先进,甚至一些创作者也有这样的劣势心态。这种缺少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心态,一定会造成文化翻译传播上的劣势感。拿过来就直接用,生搬硬套日本的故事,没有自己的文化基础,这样做是行不通的。我觉得,创作者一定要有文化的责任感。

之前几部中国版作品遭遇水土不服,根本原因是没有找到中国文化的根,找到中国文化的根,一切就梳理清楚了。第二层工作就是移植,找到两个国家的对应感。中日两国的伦理现状、时代节拍有时差,日本原著故事的时间起点是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个时代日本经济正在辉煌的时候,我们将时间起点后推到八、九十年代。对于中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具有更鲜明的时代特征: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经济快速发展,中国人的生活情感、伦理道德也在发生改变。从这些方面入手,我们找到了中国版故事的时代坐标,找到了符合原小说主题的人物坐标,就基本解决了改编的难题。

p2372937237.jpg

中国版电视剧《深夜食堂》口碑不佳

人物工作室:具体到这部电影,剧情的展开、人物的命运是如何体现你的文化观的?

韩杰:举一个例子,电影中最核心的灵魂人物——无名老爷爷。他从旧社会走过来,曾有一个没有结果的凄美爱情,经受打击之后,他一生未娶,对方也一生未嫁。两个人把这种伤痛转化为新的力量,转化成爱和慈悲,传递给一代一代孩子。老爷爷在杂货店给人写解忧信,张妈妈创办孤儿院,养育了一代一代孤儿。这样的仁爱,不就是我们儒家的美德吗?电影中还有一个新鲜的视角,整个故事是从2017年的一个夜晚3个孩子的出走讲起,就像一棵树从枝叶花果讲起。无知反叛的孩子,在解忧杂货店逐步发现爱,逐渐产生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美德。找到了这个文化的脉,整个故事的线索、情感力量、伦理观点也就随之树立起来。

人物工作室:其实你是借一个外来的故事讲中国人的情感和中国人的价值观。

韩杰:我们丢失了太多传统智慧和传统美德。我们是借助这次改编,把我们的传统文化做一次梳理,也做一次自省。

讲故事就是建立一种信任感

人物工作室:这部电影的演员比较多元,既有演技派的成熟演员,也有当下颇受关注的流量偶像,与你之前的《hello!树先生》等作品的选角方式很不一样。

韩杰:主要是资方的考虑。这在当下是一个普遍现象,大家在操作一部电影的时候要把各种优秀资源组合起来,努力让电影走向更高的业绩。我从创作者的角度也不反对用流量偶像。

我出道拍摄的第一部作品采用非职业演员担当电影主要角色。其实,我的电影作品里始终贯穿一个理念,不管演员还是非职业演员,明星还是表演艺术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她)合不合适这个角色,内心的能量能否激发起来,对电影是否有一种信任,对电影创作是否有一份探索的渴求。这个达成共识之后,我们才能创作作品。在《解忧杂货店》里,各个类型的演员都有,国际巨星成龙、实力派演员成泰燊、郝蕾、秦昊,文艺片演员董子健、李梦,流量偶像王俊凯、迪丽热巴,还有我的艺术家朋友等。

p2507995173.jpg

人物工作室:你提到一个关键词——信任感。一些流量偶像的表演,对粉丝来说,是明星大于表演或者角色的,而在非粉丝的观众眼中,明星与剧情也很难建立起一种信任感。你在实际操作中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韩杰:我想最重要的沟通,我跟演员之间表演方面聊的不多,我们很多是交流生活的感受,喜好什么,如何体会表演,对人的情绪有什么样的认识和经验,经由这些生活常态增进彼此认识,慢慢建立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和善意。我想,这样才能通向好的表演诉求。

电影的魅力在于对时空的处理

p1271127490_副本.jpg

《hello!树先生》里王宝强饰演主角

人物工作室:我是从《hello!树先生》开始关注你,它很独特,很犀利,带着乡土中国的特有质感。特别难得的是,它为中国电影塑造了树先生——充满魔幻色彩的“这一个”人物,也是迄今为止王宝强艺术性最强的作品。你的前两部片子比较文艺,这部片子商业元素多一些,是一种有意的转型吗? 

韩杰:细梳理的话,你会发现它们只是比重上有所不同。就像我们调一盘菜,这次咸味多一点、甜味少一点,下次甜味上来了,咸味少一点,其实,就是调菜的口味不太一样,组合菜的食材也不一样。拍电影,拍出一个好故事是最重要的,这是我一直以来坚守的理念,只是说,因为题材不同,我们讲故事的方法也不同,探索的边界也不同。所以每部电影都有不同的缘由,产生了不同的受众群,并不是我作为导演有什么转型的问题。

我的作品不多,但是你梳理的话会发现:《赖小子》是一个青春类型片,可看性非常高,只不过制作上用了写实主义的方法,看上去比较粗糙,不容易被大众接受。《hello!树先生》在故事探索上往前迈了一步,探索性更强,导致更多人看不懂,也不知道树先生的精神内核是什么,这部电影有长时期的发酵,后来越来越多的评价认为这是一个有探索精神、值得大家品味的一部电影。《hello!树先生》故事性、主题相对复杂些,但是论制作,我们已经与上影集团、博纳影业,包括贾樟柯导演的西河影业合作,是很主流的商业操作方法。到《解忧杂货店》只是说明星牌子搭的更大一些了,宣传力度更大一点了,其实我自己电影创作脉络上变化不大,我一直在做探索。

在故事特质上也有一个延续性。《hello!树先生》在处理时间的问题,它有魔幻现实的时间感,一会儿是精神世界的,一会儿是社会现实描写。《解忧杂货店》是对这个创作理念的探索,正好也是跟小说对应的。我2014年还拍过一部电影叫《冒牌三勇士》,那个是中间时期承上启下的片子,是《hello!树先生》之后的一个探索,也是做的一个时空探索。其实都是在做储备,《解忧杂货店》是对我这些储备的全新表达。 

人物工作室:《解忧杂货店》是一个关于时空的故事,《Hello!树先生》也有魔幻的时间感。你为什么持续对时间的概念有特别的表达欲望和创作兴趣? 

韩杰:电影本体魅力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对时间和空间的处理。当初我们学习电影的时候,就栽种下了这样的理念,对电影做本质上的探索,并且希望能够探索出一些有趣的东西。这是我从业以来一直努力的方向。

年轻人缺乏斗志,我很忧虑

p2192986809.jpg

人物工作室:还有一点贯穿你的创作始终,就是对现实的关怀。只不过,《Hello!树先生》是一种犀利、粗糙的关怀,而在《解忧杂货店》是一种被温情包裹的关怀。

韩杰:你说的没错。这些年,我自身的成长,对世界的感受和认识、理念和情感上也有一些变化。刚出道时血气方刚,拍青春片透露出来的是反叛情绪,到《Hello!树先生》表达对对人与世界的苍凉情绪,有一种绝望、悲观和暗讽在;到《解忧杂货店》,我自己成长了,对世界和人的认识上多了一分鼓励和渴望,鼓励人的力量生长出来。这是我这几年心态上的变化,也是创作观的变化,对世界认识上的变化。刚刚我们聊得是不变,现在聊得是一个所谓变,确实是这样的。 

现在,看到一茬又一茬年轻人的状况,我内心是挺担忧的。一个是网络文化的对他们的巨大影响,二是一些年轻人缺乏斗志,缺乏自省意识。《解忧杂货店》,我渴望给每个人的内心注入一种能量,传递一种觉悟的观点,每个人从自身改变,改变他自身,改变自己的家庭,所以我现在有点调转枪头的感觉了,以前是批判现实主义,现在觉得要鼓励每个人,通过每一个人的行为让我们的社会更好。 

人物工作室:《赖小子》《Hello!树先生》都有你的家乡山西的影子,《解忧杂货店》模糊了地域性,这里面有没有你的影子。 

韩杰:有的。表现在第一个第二个故事里面。第一个是音乐人秦朗,它是关于理想的故事。秦朗要脱离就业的机制,不愿意在老家呆着,不愿意进国企,他想去远方奋斗。这是八九十年代时代的普遍现象,那时候很多年轻人想要逃离体制,寻求自己的理想,我自身也是这样过来的。我是学完计算机技术,在国企工作过一年多,逃离出来了,因为电影给了我力量,后来我学习电影,从事电影这个行业十多年,把自己的命运改造了,所以秦朗跟我是有对应的。我的父亲也像秦朗的父亲一样,深沉、固执、刻板,这是他父爱的方式。 

第二个故事讲无名老爷爷和一个小孩子的忘年交。通过爱,无名爷爷给了他一个爱的觉醒,小孩长大后成为艺术家,对爱有了新的觉醒。我小时候一样奇思妙想,像影片中的小浩博一样充满幻想,领会不到家人对我的爱,甚至充满了误会和反抗,有一颗逃离家庭的心,渴望艺术,成为艺术家。这个电影也算是我的写照。

QQ图片20180102212905.png

韩杰在片场

人物工作室:你之前给贾樟柯做副导演,独立执导的前两部片子有很强烈的贾樟柯的影响,《解忧杂货店》由韩寒做艺术指导,又加入了韩寒的风格。这个反差还是很大的,评价一下两位合作者吧。

韩杰:要论创作的深入程度,还是贾樟柯导演对我影响最大。我是毕业的时候跟随他做副导演,他是我入行的引路人,也是我的导师,他鼓励我写作,给我创造拍片的机会,所以关系是不一样的。就像你成熟的时候要跳到大海里去游泳,不可能几十年如一日与导师一起工作。所以三年前我就出来了,现在有一个更加自由的合作状态。与韩寒合作也不是刻意为之,是资方创造的机缘。合作也没有太深入,只是在关键的角色上,在剧本、演员、后期剪辑方案等关键点,我跟韩寒有一些合作,当然也非常默契。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物工作室 任姗姗)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